这个仙人有点猛

第7章 走火了

法河思量许久,憋出一句:“施主所说的情况,在贫僧这里不会发生,以贫僧的修为,可以将孩童全部救下!”

黄枫直接朝李墨棠喊道:“这和尚答非所问,强词夺理,你快削他!”

李墨棠这次没有沉默,看向法河:“这么说,大师今天是执意要拆散他们了?”

“你还不明白吗,在这和尚看来,杀千万人为救一人,是为罪,杀一人而救千万人,是为德,更何况是欺负一只妖了!”

黄枫嗤笑一声,接着说道:“很明显,他这佛法修的并不到家,也可能……你懂的!”

有些话,只适合说一半。

李墨棠不接话,旁边小暖满是疑惑,懂什么?

很快她灵光乍现,脱口而出:“我明白了,也可能是他出身的佛门就……唔,小姐,你敲我干什么?”

黄枫蹲在墙上赞扬:“小暖真聪明,不过这是你说的,和我没关系!”

小暖大惊,难怪黄枫话只说一半,他只得罪法河一人,自己这是把和尚的佛门都得罪了!

“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小暖十分委屈,双眼泪汪汪的,生怕给李墨棠添麻烦。

“你呀!”李墨棠手指在小暖脸蛋上轻轻捏了捏,没有责备,又抬头狠狠瞪向黄枫,她现在真想削了他。

青锋出鞘!

她抬手一剑,却是斩向法河笼罩在小玲上方的降魔印。

要不是黄枫突然出现与法河斗嘴,她早就出手了!

凛然的剑气,轻易斩碎了降魔印。

金光消散,脱困的小玲并未反击,而是朝着跑过来的刘成顺,弱弱的说道:“相公,如今人尽皆知我是妖,娶了我,你在东石镇再难生存,要不你休了我吧,我跟这位高僧离开就是。”

刘成顺握住小玲双手,死命摇头拒绝:“绝不,娘子,东石镇无法生存,咱们就去别的地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行!”

刘成顺娘亲听了大惊:“儿啊,你在说什么胡话,还不快离她远些,她是妖啊!

“大师,他一定是被妖术迷惑,神志不清,请你一定要降妖除魔,将他救下。”

她又朝法河苦苦哀求,却不敢和出剑的李墨棠说话。

仙人都能飞天遁地,修为高绝,应该保百姓平安才对,这持剑的女子藏头露尾,竟然帮一只妖,必不是什么好人!

她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明日便去找辑妖司主持公道。

至于墙上的黄枫,刘成顺的娘亲想到了经常去庙里拜佛时听过的话。

佛门有云,相由心生,这茫茫夜色都无法掩其分毫的长相,怎么可能是坏人,一定也是被迷惑的,绝对!

降魔印被斩碎,法河没有生气。

他抬起佛杖重重一击,上方盘旋的六字真言分六个方向印在地上,金光升起,汇成一尊罗汉像,推开刘成顺,将他和小玲罩在其中。

罗汉像内,小玲彻底变回地鼠原形。

法河拎起小玲,面向李墨棠:“阿弥陀佛,此乃东石镇内,大动干戈怕是会伤到镇内百姓。

而且我也不想与三位施主为敌,不如我们各退一步,若三位施主能破了我这罗汉像,我将此妖归还,若是破不了,便容我带她离开,如何?”

这罗汉像高三丈有余,熠熠生辉,刘氏族人何曾见过这等景象,忍不住拜伏在地。

李墨棠表情凝重。

黄枫看在眼里,了然于心。

他发现这和尚虽然顽固,却不愚钝,若是不答应他的要求,便落了下乘。

可若是答应,法河偏偏不去镇外比试,又特地提醒这是在东石镇内,罗汉像周遭如若白昼,镇上百姓赶来围观拜伏,他可以全力守御,李墨棠却不能倾力出剑。

此消彼长,李墨棠的迟疑也在情理之中。

“小姐,这和尚很强!”小暖低声道。

“是很强!”李墨棠淡然的应了声,纵然没有绝对的把握,她也必出此剑,断没有退缩的道理!

大院内,夜风婉婉。

罗汉像内,法河不动如山。

李墨棠剑尖斜指,轻衫猎猎,剑气薄发。

可就在这时,李墨棠和法河面色一变,接着在他们二人全无反应时,罗汉像自眉心处寸寸碎裂。

旋即,他们听到蹲在墙上的黄枫惊呼一声:“不好,走火了!”

走火了?

什么意思?

李墨棠不敢置信,她刚刚只捕捉到一股强大的灵气威压出现黄枫的位置。

接着这汇聚于一点的强大灵气,就以超出她神识捕捉的速度,贯穿了法河的罗汉像。

这是什么功法?

她竟然从未听过见过!

法河始终没有太多表情的没面庞,也流露出震惊之色。

他在外游历多年,虽然很少和人争斗,但强大的妖祟和鬼物,遇过太多,能一路无虞,全凭这罗汉像护佑,哪怕强他几筹的妖祟鬼物,也难以伤他分毫。

可刚刚打破罗汉像的那股灵气,在击破罗汉像时就像撕碎了一张草纸,摧枯拉朽,去势不减,消失在天际!

“阿弥陀佛!”法河心生敬服,望向黄枫,“施主实力强大,之前却未蛮横出手镇压贫僧,而是肯与贫僧论道,贫僧佩服,既然已经言明在先,是贫僧输了。”

法河将手里的小玲放下,又施一礼,不再理会刘氏族人,转身离去。

黄枫见李墨棠瞪过来,有点无辜。

这种对方不会还手的较量,他还是挺感兴趣的,平时在宗门内少有练手的机会,刚刚手痒,看着罗汉像似乎挺强悍,就伸手瞄了瞄,没想到走火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

黄枫试图解释,抢别人风头不太好,这他还是懂的!

“既然你抢了我一剑,那本应朝法河出的这一剑,就递给你吧?”

李墨棠作势要出剑。

刚刚她有预感,若这一剑可以斩开罗汉像,于她磨砺心境剑意均有益处,没想到被黄枫抢了。

抢也就抢了,不是故意的是什么意思?!

黄枫连忙喊停:“别急,先把眼下的事情处理了。”

法河离开,刘氏族人没有倚靠,有些慌乱,他们有心冲上去打死地上的小玲,但是连法河这样的高僧都不敌退去,他们哪敢有丝毫妄动。

黄枫从墙头跃下,等地上的小玲重新化为人形,才朝他们说道:“事已至此,你们商量一下,如何抉择吧!”

40警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