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证仙录

第48章 四十七章:把对头全做掉,就天下太平了。

话说世人常爱用闪电,迅雷不及掩耳,或者风驰电挚之类的词语,来形容“疾速”的意思。

这就说明一个道理,雷电这东西,速度非常快捷!

所以秦诤放出三阶神霄符,却是比龙霸先前放出的塑脉级古符,要快得多,简直就是绿皮火车和高铁的差距。

眨眼间,就已经劈到龙霸的头顶。

龙霸感应到上方传来一股巨大的毁灭性力量,还未劈下,只是余威,就激得他头皮一阵发麻,不由得亡魂大冒,不假思索的,就屈膝缩头,双手抱住膝盖,把头往胸腹部收缩。

狂喝一声——变!

瞬间,就把身体收成一团,再施展出大小如意之术,就化为一颗足球大小的丹丸,滴溜溜的矗立在虚空。

于此同时,丹丸表面冒出了片片密密麻麻的细小龙鳞,把丹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全都包裹了起来。

而三阶神霄符所化的百丈紫色雷霆,几乎在龙霸完成这一系列的同时,就狠狠的劈了下来!

顿时,龙霸所化的丹丸,就被紫色雷霆光海淹没了。

秦诤本来就眼尖,加上又觉醒了破法真瞳,再融合了真实之眼,目力就更上一层楼。

故而虽然雷霆包裹住龙霸所化的丹丸,两者相持,纵是爆发出一阵能把人眼睛都闪瞎的白光。但秦诤还是看了个真切。

龙霸化身的丹丸,居然顶住雷光,在其中缓缓游走,眼看再有个十几息功夫,就能飞出雷光覆盖的范围。

而丹丸表面的片片细小龙鳞,被雷光迅速磨灭的同时,又不断的冒了出来,堪堪抵住了雷光的侵袭,看这架势,暂时还能顶住一会儿,足够他遁出雷光之外。

同为玄部体修,这招自然是瞒不过秦诤!

原来这厮却是施展出了,不漏境的最强防御,练身成丹之术。

话说玄部功夫,大体分为两个途径,一个是挖掘自身血脉潜藏力量,以返祖成就神魔真身为追求;一个是注重打磨肉身,把身体当初法器、法宝来锤炼,最终把身体打磨成一具不灭宝体,像法宝一样,长存于世的地步,自然就成就长生了。

而这两者,只是有无血脉加成的区别罢了。境界和修炼的指导方向,都是一致的,都是以玄功变化为旨圭的。

比如前三关淬炼皮膜筋,三关圆满,就能获得“法天小术”的神通。换血境,就是要用能量浓度更高的新血,替换一身老血,此时的神通,就是“大小如意”。

而不漏境,这个不漏,就是指锁住一身气血精气不泄露,把身体练成了一颗金丹一般。

所以不漏境,除了前两个神通初步圆满之外,还能获得一个“炼身成丹”的神通。也就是龙霸施展的手段。

学过中学物理的都知道,同样重量的物体,体积越小,密度就越大,就越坚固嘛。

所以不漏境施展出“练身成丹”之术后,其防御力,立马就比正常状态下,提升了好几个台阶。说坚不可摧倒不至于,但高出自身一阶的法术、法器之类,也能顶住一时半会儿的,就是了。

话说凡事就怕行内人拆场子,比如一般在公众平台上揭秘魔术的,往往自己就是魔术师;对相声名家讽刺、剖析得最到位的,往往自己就是相声大师;而常人想挑翻一个明星,千难万难,而内行只需要放出一段聊天记录,就能轻易放倒一个艺术家,磕了海狗丸都顶不住!

故而秦诤只是瞄了一眼龙霸的玄功变化,就知道这厮接下来的应对手段。

于是又取了一张神霄符,扣在手中,提声喝道:

“龙霸道友,不愧是不漏境体修,‘练身成丹’之术果然厉害,居然能硬抗道爷的三阶神霄符。只是,道爷我别的不多,唯独就是符箓多。不知你的气血强度,还能抗住我几道神霄符?”

龙霸闻言,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这特么可是,至少超出他一个大境界的三阶神霄符啊!他能抗住这波,都已经是修为精深,足以自傲了。要知道他可是散修,而不是宗门修士!

也无需多的,最多还来上两符,他就完蛋球了!

龙霸也浑没有料到,自家没有败在修为、境界,经验。而是败在了出身和财力。

龙霸心中苦涩,知道今日难有幸理。但所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最是惜命的修士呢?

于是龙霸便提声喝道:“这位道友,我只是想要回自家兄弟,并不算冒犯到你们黎山教吧?我若束手就擒,加入你黎山教,立誓任凭驱使,你方能否绕我不死?”

死到临头了,才知道求饶,早干什么去了?

秦诤心中不由洒笑不已!他生平最推崇的,一是对等法则;二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三就是坚决不圣母!

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只有死了的对手,才是好对手!

这龙霸既然够胆来捋黎山教的虎须,可千万别说只想着成功后的风光,就从来没有想过失败的后果?

所以秦诤心硬如铁,怜悯全无,见说话的功夫,龙霸化身的丹丸,已移至雷光边缘,便打出手上的三阶神霄符,化为紫色雷光,与先前那道雷光无缝连接。

“咋了,后悔了,现在想做个好人了?跟道祖他老人家说去吧!”

懒洋洋的回道:“算不算犯忌,绕不饶恕什么的,是道祖他老人家才有资格定论的问题!我一个小小修士,却是无权决定。我所能做的,就是送你去见道祖,你跟他老人家争辩去吧!”

龙霸扛过第一波雷光后,一身气血,就至少已经消耗了三成,没想秦诤又发了一道神霄符。心中大急,连忙喝道:

“道友,真要赶尽杀绝?我手里可还是有着几道塑脉古符。须知凡事不可做得太过,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就不怕我和你拼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

所谓咬人的狗不叫,叫的不咬人。你丫若是真有与我拼个玉石俱焚的勇气,就不会哔哔出来了?

秦诤心下腹诽,不过手上却不慢,扣了一张三阶神行符在手,并且立马氪了一张三阶金刚符符,一起拍在身上,处于随时可激活的状态,以防对方狗急跳墙。

“那咱们就试试,到底是你这条鱼先死,还是我的网先破?”

回了一句后,又扣了一张三阶神霄符,紧紧盯着雷光中龙霸的身影,一见有个风吹草动,就可以随时打将出去。

他正盯着龙霸的动静,忽然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赞许的声音。

“说得好!你这小辈,倒是杀伐果断,知道除恶务尽的道理,却是颇合老道的脾胃。”

秦诤全无察觉既然还有外人,就是一惊,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前方十里外的虚空,出现了一个高冠长袍,大袖飘飘的道人身影。

这道人大步一跨,就豪无一丝烟火气的,越过十里,至到秦诤身前,眼带嘉许的,看着秦诤。

这道人身形圆润,长得慈眉善目,脸上笑眯眯的,一脸喜气。颇有些魔童那咤版太乙真人的感觉。

这胖道人脑后还有一重七彩光圈。若非须发皆全,一身道家装扮。任谁看了,都以为是笑口常开,大肚能容天下事的弥勒佛来了。

总之,这胖道人长得人畜无害的感觉,单凭这长相,就当得起一枚诺贝尔和平奖。

唯独嘴上的话语,却显得不是那么和平,笑眯眯的道:

“若是捋了我黎山教的虎须,道个歉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那我黎山教上下,一天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只是打发这些别有用心之辈,就够得忙了。小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秦诤连忙回道:“前辈说得在理,不知前辈是…”

胖大道人瞄了一眼,秦诤还扣在手上,没有放下的三阶神霄符,却是不以为忤,反而目露嘉许!

笑道:“你这小辈,警惕性还挺高的,不错哦!还是让你的熟人给你说吧!”

随即就一拍脑后的光圈,就从中跌落出两个人影出来,却是明虚道人和云鹤。唯独不见了心魔附体的龙傲,想来是被这道人收起来了。

秦诤心下就是一松,暗自收起三阶神霄符。想起以前青松老道闲话时,曾经说过。

神部修士,到了阴神之时,肉壳就不再是累赘。阴神修士既可以托住肉身一起飞遁,也可以索性舍了肉身,以一身气血精气,反哺神魂,壮大阴神。

等到了渡过风火雷三劫之时,就可以借渡劫时,与天地元气、法则交融之机,就可以自虚空中拉出一个两界虚实洞天,融练在阴神中。

到了这步,对敌或飞遁的时候,就可以把肉身藏于虚实洞天之中。另外,用此洞天纳物御敌,也是无往而不利。

每渡过一劫,洞天就会增长凝实几分。到了阳神之时,就可将此虚实洞天,凝练成一方真实的小天地。

秦诤正回忆青松老道的话语。就听到明虚道人说道:“这位是本宗和平师叔祖,真鹤还不快来拜见?”

“真鹤见过师叔祖。”

和平师叔祖?观其言行,貌似不是那么和平啊!——秦诤面上难免露出几丝古怪之色,却不敢怠慢,连忙躬身行了个道礼!

“免了,老道不好这些虚礼,起来吧!”

和平道人何等眼力,秦诤眼中的异色,自是瞒他不过。

大袖一拂,托起秦诤后,呵呵笑道:“有些好奇老道的道号吧?”

秦诤老实的点了点头。

“明虚给他说一下。”

明虚道人连忙就小声解释道:

“和平师叔平日里,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把天下的对头,全都尽数灭了,自然就天下太平,和平无事了。故而自号和平道人。”

说来也巧,此时龙霸道人去了半条命,好不容易才从第二波雷光中,脱身出来,恰就听到明虚道人这句话。

当下就是面若死灰,丧心欲死,如同一个木桩一般,立在原位,动也不敢动。

和平道人宛如没看见他一般,自顾和秦诤说着闲话:

“你小子擒住心魔,为宗门立了大功了。老道就做主了,赏你五个道功,你到本宗山门,或任意一处驻点,都可凭此道功,兑换等价的功法、丹药、法器等!”

说罢,摸出一枚玄金令牌,扔了过来。

秦诤连忙接过:“真鹤谢过师叔祖!”

“嗯,宗门道功之外,老道我看你小子也颇为顺眼,你自己说说吧,需要个什么,无拘法器、符箓、灵材,三阶之内,老道都可以给你一样。”

秦诤略一思忖,就回道:“真鹤斗胆,还请师叔祖赐下玄武真身,不漏境之后的功法!”

话说秦诤入门之后,也算是搞清楚了。玄武圣体品阶倒是极高,却还真算不上如何珍贵。只因当初龟蛇二尊离开此界时,已将功法普传天下仙门,让仙门代为传承自家的道统。

所以,大凡是正经宗门出来的高阶修士,几乎是人手一份。这和平师叔祖身为脱劫阴神,身上肯定也有《玄武圣体》的全本功法。

“也罢!看你小子也颇有些身家,也不像是缺法器符箓的样子。这功法我恰好就看过,索性就提前传你了。”

果然,和平道人一笑,一指就点在秦诤额头上,传来一股信息。

龙霸道人,见和平道人正在传法,貌似抽不出手。

终是心一横,借此机会,举手就打出两张塑脉级古符,然后也不看结果,闪电在自家身上连拍五道三阶神行符,再奋力鼓动全部功力,顿时就化为一道人头龙身的三米小龙,破空就走。

看这架势,遁速既然比先前还要更快上几分,速度已然突破了金丹层次。在虚空几个闪烁之后,瞬间就遁出十几里之外。

眼看龙霸化身的迷你小龙,就快要消失在天际。

和平道人才轻笑一声,收回点在秦诤额头的手指,做握拳状,轻轻一握,那两张半激活状态下的塑脉级古符,顿时就凝固在空中,再无丝毫响动。

再伸掌冲着前方虚虚一抓,十余里外的龙霸道人头顶,就出现一个完全由天地元气组成的百丈大手,大手再轻轻一捞,就如同笼里捉鸡一般,一把就将龙霸捞在了手里。

和平道人再轻轻吹出一口气,两张古符上就燃起了一道火焰,眨眼功夫,就将两张古符烧成了虚无。

同时,捞住龙霸道人的元气大手,也变成了一团火焰,隐隐听到龙霸在其中惨叫求饶。

数息功夫后,惨叫声就戛然而止!于此同时,秦诤识海中的大光球就猛然一跳,一下子就多了十一万元力。

秦诤无暇关注外挂。就看见和平道人再伸手轻轻一招,“咻”的一下,就自十里外飞来一道黑线,落入和平道人肉乎乎的手掌中。

秦诤三人定睛一看,却是一颗龙眼大小,通体玄黑,异香扑鼻的丹丸。

秦诤心下隐有猜测,就见和平道人将丹药抛了过来,嘴上呵呵笑道:

“这龙霸道人已练至不漏,一把火全烧了却是甚为可惜,老道就稍花费了些功夫,去芜存菁,将之练成一颗人元玄丹,可大补气血,加快练体进度。老道取之无用,便一并给你吧!”

复阳道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