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之从给路鸣泽打工开始

第117章 源稚生

尚卿文望着那空荡荡的位置,挑了挑眉毛。“老哥,你这路数我看不懂啊。”

“我只是不想兄弟相残。”源稚生轻笑着,“我一直很讨厌那种皇子夺嫡的戏码,你不觉得那种剧情应该只会发生在野兽之中,而不是在人类中吗?”

“人类只是聪明一点的野兽罢了,而且我们本来就是怪物啊。”尚卿文放下了茶杯,“我可不是从小陪你长大的兄弟,我和你的亲密关系甚至还不如你后面那两个保镖兄弟,而且,你就不怀疑我是假冒的?不先和我来一场滴血认亲?”

“昂热校长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但还是不会做骗自己学生这样低劣的事迹,他一直是位好教师。”源稚生笑着,“而且,这个东西很好检验啊,我们有比滴血认亲更方便的东西。”

源稚生的乌黑眼瞳瞬间化为金黄。

言灵·王权。

恐怖的威压瞬间施加。

乌鸦和夜叉瞬间变了脸色,那言灵虽然没有直接施加在他们身上,但就是源稚生所散发的余威,都让他们感觉身体沉重,险些朝他跪拜而去。

尚卿文缓缓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瞳也缓缓变为金色,迈开步子不紧不慢地走向了源稚生面前的位置。

“无视王权?”夜叉小声的惊呼着。

“不是无视,而是影响极小。”果然印证了乌鸦的猜想,这小子真的不简单。

他最初看到这家伙的照片时,就莫名觉得这小子很强大,但又说不出缘由,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样。

尚卿文走到了那个位置前,先开口说话的却是源稚生。

“我的言灵,王权。他会让不属于王的人向我臣服,而你很显然,有做王的资格。”

尚卿文摇摇头道,“这位置,我可不敢坐啊。”

“怎么了?你以为我在试探你?”源稚生问着。

尚卿文心道,这小子,心里城府可真是深厚。自己现在要是坐上了个位置,那就是不仁不义之徒,不但现在坐不稳位置,就连以后也坐不稳。

而现在要是不做,那就是,尚卿文自己表明了对少主之位没有兴趣。以后要再坐就太难了。

这几个还留在现场的外人,就是绝杀。

他们一定会把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放出去。“新来的人是少主弟弟,但他直言了自己对家主之位没有兴趣。”

这样的消息传出去,想要借尚卿文这个机会动摇源稚生的其他派系也会变得很不好下手。

好个一石三鸟!面对危机不但不慌张,反而会想着如何利用危机稳固自己的位置。

“哎,我现在对这个家一点也不了解,你就会来让我坐这个位置,你是巴不得你这失散多年的弟弟死?”尚卿文轻笑了一声,将话题敷衍了过去,随后回头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那你得快快熟悉这里,我相信你比我更有资格坐这个位置。”源稚生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取消的王权,缓缓坐会了座位。

“有些失望吗?”尚卿文心道,臭小子,计划落空了吧,老子可机灵着呢!

“对啊,很失望。”源稚生喝了一口茶,苦笑了一声,“我还以为我终于要解放了呢!果然没那么简单。”

“好了,说回我关心的事情。”尚卿文将一个空的试管瓶摆在了茶几上。“这是什么?”

“药。”源稚生回答着。

“这药,不简单。”

“你感兴趣?”

“我家的那个特派员姐姐感兴趣,我帮她问问,毕竟我也算是卡塞尔那边的人。”尚卿文撑着脸笑着,“而且,喝这个东西的人可是想把武士刀刺穿我的肚皮呢!”

“我为我们的疏忽感到抱歉,而且我要在这里声明,我们和卡塞尔学院永远都是同一立场的。”源稚生说着,“那帮人叫做猛鬼众,是我们的对头。他们应该是想借着刺杀你挑拨本家和学院的关系,请你不要中了奸计。”

“哦,原来是奸人的计谋啊,我都说本家和学院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哈哈哈。”尚卿文哈哈大笑,像个纯良的孩子。

“回头我和那特派员姐姐说说好话,让她给报告润润色,别破坏我们和睦的大家庭嘛。”

夜叉抬了抬眼皮,心道,本家的心思不就早就和那司马昭之心无异了吗?我这样的蠢蛋都知道两边不是一条船上的。

这两亲兄弟,真虚伪。

乌鸦知道夜叉在想什么,回头瞪了那小子一眼,示意他要管住嘴,不要胡言。

“这药是猛鬼众在贩卖的一种血清,他能纯化龙血同时带来幻觉,你应该知道这后果。”源稚生继续说着。

“嗯,就和毒品一样呗。”

“但毒品只会蚕食人的力量,这东西似乎会让人力量变得疯狂,它比罂粟花还要危险的多。”源稚生将一份资料递给了尚卿文。“这是我们一年来,一直追查这东西的案件。”

“哦,这么危险的东西确实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这要是用多了,一个不小心,会变成怪物啊。”尚卿文随意地翻阅着那些血淋淋的案件。

有的人磕了药发了狂,将一直和自己争吵的母亲用钉子钉在了木板上,然后汽油将其烤成了焦炭......

有的人血脉失控化作了死侍,咬断了自己女友的脖子,将他所挚爱的她慢嚼细咽的吞入肚子中。

“你比我想象的冷静。”源稚生又给自己杯中添加了新茶。

“毕竟我是要来见黑社会嘛,心里已经做好了面对血腥的准备,什么切手指头,挖眼珠子和耳朵之类的,我现在勉强还能接受。”

“哈哈哈,没办法人世间就是有这么丑陋,我们生活在阴暗面,虽然自诩为阴暗面的秩序维持者,但终究还是阴暗面。”源稚生笑的很温暖,像是阳光的大男孩儿一样。

谁又能想到,这个男人会带着这样的笑容,毫不犹豫的斩掉这些人的头颅。

“我不排斥阴暗面,我们混血种本来就是属于阴暗面的。”尚卿文放下了那份资料,那上面的那些所有结局全部都只有一个:

死刑已执行,执行人,源稚生。

闲人贤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