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雪豹,开局奖励巴雷特狙击枪

第34章 成婚

南辰剑道武馆的四个日本人,相互看了看对方,点了点头。

两个都打不过你,还想一个一个上?

门都没有。

我们偏要四个人一起上。

肥胖日本人用憋足的中文,嚣张跋扈的指着宁毅说道:“我们不一个一个上,也不两个两个上,我们就是四个人一起上,看你双手怎么敌八手。”

宁毅嘴角微微上扬,蔑视道:“要打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别耽误我回家!”

“混蛋(日语)”

随即,四个日本人不在废话,肥胖日本人和另一个持刀的日本人率先冲向宁毅。

肥胖日本人挥拳直迎宁毅的门面,持武士刀的日本人,挥刀刺向宁毅的胸口。

另外两个日本人也同样对宁毅发起进攻,瘦日本人掏出短刀,另一个日本人手持木棍,同时攻向宁毅。

就在这时,系统看不下去,四个人欺负一个人也就算了,还动刀动棍,那可就过分了。

这四个日本人不讲武德。

系统直接奖励宁毅武器“双截棍。”

“叮,由于宿主受到不公的待遇,系统特意奖励宿主“双截棍”以别放在宿主身后裤带上,请放心使用。”

宁毅听完脑海中系统的提示,瞬间感受到身后腰部上有一个异物。

宁毅活动了一下筋骨,用右手掀开身后的衣服,露出一个双截棍,宁毅将其拿在手里。

与此同时。

持武士刀的日本人即将刺到宁毅胸口时,宁毅挥出双截棍打在武士刀的刀身,直接被打偏方向,随后宁毅又一脚踢在持刀日本人的胸前使其吃痛后退。

接着宁毅又一双截棍甩在肥胖日本人挥拳的手上,还没等肥胖日本人吃痛喊叫,又同样一脚踢在其脸上,肥胖日本人直接向左倒飞倒在地上。

瘦日本人和另一个持木棍的日本人见状,改变攻击方式。

没办法,刚才宁毅手里什么都没有,现在又掏出武器,不得不改变攻击方式。

宁毅哪里会让这两个日本人喘息,直接一个箭步,冲向瘦日本人和持木棍的日本人。

宁毅行云流水般的步伐和矫健有力的姿势,在瘦日本人和持木棍日本人之间来回穿梭,每一次挥手双截棍都在两个日本人身上招呼。

几秒后,瘦日本人和持木棍日本人躺在地上打滚着。

持武士刀的日本人举着刀,不敢上前轻举妄动,没办法宁毅太厉害了。

宁毅扫视了一圈躺在地上和持刀站着的四个日本人用日语呵斥愤恨说道:

“我华夏也曾有过汉唐盛世,大唐时我华夏国民是如何与尔等交往的,河时失了礼数!

尔等的衣物茶书,哪一样没有我华夏风俗的印记,你我是交好的友邦啊!看尔等今日仗着西洋人的法度利器,竟把厚德友邦当成了半羊一般地宰割啊!

如此胡作为非,毁了千年情谊,也寒了我华夏百姓的心。我华夏百姓数以纪万计,你杀得过来吗!”

三个日本人缓缓站了起来,怒视着宁毅。

宁毅看了一眼,又继续用日语淡淡说道:“日本国不过是弹丸之地,竟与邻邦结下了如此的仇恨。日后,你们的子孙,如何再去结交天下众生!谁还--信得过你们哪?我华夏有发达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以我华夏以德报怨的本性,未必会和你日本国寻仇。

但是,你们记住了!如果尔等同类仍旧不改这禽兽不如的作为,天!会灭了你这帮畜生!

而我也将投身战场,奋勇杀敌,将华夏旗帜插在你们京都。”

四个日本人闻言,还想反驳什么时,宁毅那犀利的眼神望向四人吼道:“滚!”

四个日本人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宁毅,便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回剑道武馆。

宁毅看向围观群众,叹气无言。

走到墙角拿起自己买的大包小包,往家的方向走去。

夜色降临,新的一天过去了。

……

一夜过后,新的一天开始。

今天可是个大喜日子,因为宁毅要和温婉雅,萧雅成婚了。

宁家,温家,萧家。

经过商议,婚事一切从简,现在局势动荡,不得太招摇过市,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宁家,萧家,温家,大门挂起了红布,客厅里都有着个大大的囍字。

温家,闺房内。

温婉雅身着红色嫁衣坐在闺房内,一袭红色嫁衣映着她桃花般的容颜,目光流盼之间闪烁着绚丽的的光彩。

嘴角时不时的上扬,别提多高兴了。

温母在一旁看着女儿,眼里不禁湿润了起来,女儿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真替她高兴。

“婉儿,娘给你梳个漂漂亮亮的头,一会儿你就要和宁毅成婚了。”

温母收起神情,走到温婉雅身后温柔笑着说道。

“嗯,娘。”

温婉雅将头往温母怀里靠去,温母拿起梳子开始给其梳起了头。

与此同时。

萧家,闺房里。

萧雅同样一身红妆,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动人的娇媚,白皙的皮肤如月光般皎洁,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

两女要是生在古代那可真是倾国倾城,恐怕会引起诸侯纷争。

萧剑如和萧母笑呵呵的走了进来,既开心又不舍。

萧雅看见爹娘过来,便要坐起身来,萧母连忙制止笑道:“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可要好好休息休息。”

萧雅闻言也是一脸喜悦,想不到自己就嫁人了,而且还是嫁给自己从小喜欢的人宁毅,内心既期待又兴奋。

萧剑如眼睛湿润无言,驻足看着萧雅,眼看女儿要出嫁心里很不是滋味,都说女儿是爹的小棉袄小情人,现在看着自己的小棉袄要嫁人心里还是很难受。

也许不想破坏女儿嫁人的心情,萧剑如收起伤感的神情,努力咧开嘴微笑。

宁家,客厅。

管家已经把囍字张贴在客厅里,大大的囍字落于供台中央和四周柱子上的红布相衬,显得格外喜气。

宁毅身穿一袭降红色的黑边金绣锦袍,上面绣着雅致竹叶的镂空花纹,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菊花,显得格外贵气。

宁毅紧张的左右来回在客厅里走动,时不时的握紧手指,缓解紧张的心情。

这时,系统提示音响起:

“叮,由于宿主成婚之日,系统送上三枚结婚戒指。

PS:此戒指无加成,只是普通的戒指。”

听完系统提示音,宁毅感觉口袋里有东西,便用手摸了摸,拿出一个精致的婚戒盒,打开盒子,三枚漂亮的钻石婚戒躺在盒里。

“谢谢,系统。”

宁毅客气对系统的说道。

“宿主不用客气,由于系统怕宿主体力不支,顾破例送上一颗“大力丸”以便帮助宿主提升体力。”

系统说完,宁毅左口袋里又多了一个白色小瓶子。

宁毅先把婚戒放到右边口袋里,再从左边口袋里掏出白色小瓶子,看到瓶子上有一个“大”字,随即打开小瓶子闻了一下,气味清香,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宁毅把白色小瓶子拿在手里,不停念叨着:“系统我需要这个?你还是给那些需要的人吧。”

说完之后,宁毅把白色小瓶子放入裤兜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系统:……

你不需要,肾需要啊!

这时,宁志远从书房走了出来,身穿红色中山装,毕竟今天是宁毅的大喜之日定穿得喜气些。

“都准备好了吧?”

宁志远来到宁毅面前询问道。

“都准备好了,爹。”

宁毅恭敬回复道。

SH市,中午十二点。

宁志远看了一眼时间,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温国忠和萧剑如的声音。

温国忠和萧剑如两人同样都是红色刺绣的中山装,开心的相互吹捧着走进来。

“哈哈~,远哥,恭喜恭喜啊!”

温国忠笑着边走进来边向宁志远恭喜道。

“是啊,远哥!可喜可贺啊,想当年你和嫂子要不是因为…”

萧剑如也是一样恭喜说道,可是说到一半他就不说了,因为现在这个时候要是让宁毅知道她母亲的事情,估计宁毅会很急,所以他差点因为高兴说漏嘴了。

温国忠和宁志远眼神紧张的扫视着萧剑如和宁毅。

他们两个也害怕宁毅知道其母亲宋慧玲的事。

特别是宁志远,内心紧张,面露镇定,好不容瞒着宁毅到现在,差点让萧剑如这个老家伙说漏嘴。

不是不想告诉宁毅,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等时机成熟了,自然而然就会知道了。

宁毅也不傻,既然父亲温伯父和萧伯父那么欲言又止,自己也是个明白人,等到父亲什么时候想说给自己,那自己在做好心理准备便是。

这时,主持婚礼的司仪走到宁志远温国忠萧剑如三人面前,恭敬道:“三位老爷,时辰已经到了,可以开始拜堂成亲了。”

三人相互看了看对方,点了点头。

宁志远看向司仪道:“那就开始主持婚礼吧!”

“好的,老爷。”

司仪恭敬回答完后,转身走到宁毅面前笑着说道:“少爷,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咱们就走婚礼流程了!”

宁毅深呼吸几次后,点了点头示意准备好了。

谁不紧张啊?

第一次结婚没经验,能不紧张才怪。

宁宅,客房内。

温婉雅和萧雅两女早就在宁宅客房歇息等待着了。

两女心情似乎也是很紧张呢,两只玉手在不停的揉搓着,以便缓解紧张的情绪。

宁宅,客厅。

司仪收到宁毅的示意,便让人下去通知两位新娘子过来客厅拜堂了。

三分钟后,温婉雅萧雅两人头盖红布,身穿红嫁衣,在自己母亲的搀扶下缓慢走了过来。

宁毅看着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两女,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胸前的大红菊花,格外显眼。

前世他为了女方提出来的要求,拼命挣彩礼钱,房钱,死命加班,搞副业,等钱攒够了,女朋友嫌他没钱,没出息,转身投入富二代怀里,背叛了他,这让他原本以为狗血淋淋的小说剧情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结果还是发生了,曾一度让他陷入恐婚恐恋。

宁毅前世因为救一个溺水的女孩而死亡,无意中穿越到雪豹世界,在这个战争四起的时代,没有平静的生活,只有战火硝烟。

很幸运,他来到雪豹世界,遇到了温婉雅,她的纯真无邪,勇敢和直率打动了他的心,还有萧雅这样的纯洁丫头,太纯~洁了,让人难以忘怀,还有她们身上的品质忠贞不渝。

前世宁毅看“雪豹”电视剧的时候,最想娶萧雅这样的。

现在好了,温婉雅萧雅都成了自己的妻子,真好!

可能我和大多数男人一样都喜欢温婉雅,萧雅这样的女人:相处让人舒服不压抑,知、善、温、忠,和这样的女人处,不是男人也会变成男人。

宁毅楞想片刻后,温母和萧母把两女送到宁毅面前后,对宁毅笑了笑,接着走到高堂温国忠和萧剑如身旁坐了下来。

宁毅走到两女中间,司仪看了看,刚好吉时已到,便对空喊道:

“一拜天地。”

宁毅温婉雅萧雅转身对着客厅门口下跪一叩头,司仪看到后,又继续喊道:

“二拜高堂。”

宁毅温婉雅萧雅三人起身,转身面向高堂,随即叩头跪拜高堂上的父母。

温国忠夫妇,萧剑如夫妇看到后笑着满含泪水的点了点头。

宁志远也是老眼湿润,想起了自己的妻子。

他们那是喜悦的眼泪。

宁毅温婉雅萧雅三人起身,司仪又继续喊道:

“夫妻对拜。”

宁毅后退一步以方便对拜,随后三人相互弯腰对拜。

司仪高兴的最后喊道:“礼成,送入洞房。”

萧母和温母连忙起身,去搀扶自家女儿回婚房了。

温婉雅,萧雅被其母搀扶走后,宁毅突然向高堂上的温国忠萧剑如宁志远下跪认真道:“爹,此次完婚后,孩儿将奔赴中央军校学习,投身战场,抗击倭寇,敌寇心胆寒,

孩儿远望春光镇日阴,三年苦斗献吾身,从来燕赵多豪杰,驱逐倭儿共一樽。”

“好!中华理应有如此之热血男儿,为父看到你能有如此豪情壮志,深感欣慰。”

宁志远闻言严肃说道。

“保家卫国,驱除鞑虏,我儿还家时!”温国忠接着宁志远的话说道:“切记!”

“如此豪迈热血澎湃,我们将女儿交给你也就放心了!”

萧剑如也是一脸欣慰说道。

“孩儿谨遵教诲。”

宁毅说完,温国忠连忙起身把其从地上扶了起来,哈哈大笑起来:“哈哈~难得有这么好的女婿,咱们一起喝点。”

“是啊,远哥就让宁毅陪我们哥几个喝几杯,不让他喝多,耽误不了洞房~花烛夜的。”

萧剑如看了一眼宁毅,看向向宁志远笑道。

宁志远本身就是严禁宁毅喝酒的,这次是大婚之日,那就破例一次吧,随即回道:“好!点到为止即可。”

随后,四人坐到管家备好的酒菜餐桌椅子上,喝酒聊起来了家常便饭,萧母和温母送完女儿回婚房后,也走了过来,坐下吃起了饭。

他们大老爷们喝酒,她们不便说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SH市,晚上八点半。

温国忠被温母架着上了车,萧剑如直接被萧母和管家搀扶着回去。

宁志远喝得也不轻,便回房休息了。

宁毅独自清醒着。

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宁毅拍了拍脑袋,卧了个槽,忘了正事,还要洞~房呢。

随即摇了摇脑袋,缓缓走向婚房。

婚房内。

温婉雅和萧雅两人盖着红布头,端庄紧张又期待的坐在床边。

“咚咚~”

宁毅开门进入婚房。

……

后半夜三四点,空气中弥漫着异味,三人困乏难睁眼,才相继入睡而去…

赴京考生

作家的话
今天,就一更了。
因为今天考生有点忙,抱歉了!
再次求推荐~求收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