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锦鲤小娇娘

第74章 无题

正坐在后台的孙钱氏惊慌地扔掉手中的抹布,一边喊,“大奎,你这是咋了?”

孙老实原本在门口,听到老婆子的喊声,也往屋里跑。

徐琛离的最近,他忙起身,快步过去,胡松落后一步,他上前,跟徐琛一起,将孙奎扶着坐起身来。

“还有气。”在徐琛摸上孙奎的脉搏时,胡松也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探向孙奎的鼻下,孙奎呼吸微弱。

“徐兄,你帮我把他扶起来,我背着他去医馆,方才过来时我瞧见巷口南面没几步就有一家医馆。”胡松自觉比徐琛胖些,力气应当比徐琛大的。

徐琛却摇头,“我背。”

“我儿,好好的,你咋就晕了?”孙钱氏扑上前,他捧着孙奎的脸,轻拍了几下,孙奎却一无所觉。

“婶子,先送他去医馆。”孙钱氏跟孙老头已经荒的失了神志,徐琛安抚地拍了拍半跪在地上的孙老头的肩膀,又抬头,跟孙钱氏说。

这会儿徐琛最沉着冷静,孙钱氏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她拼命点头,连声说:“好好好。”

“还是我来吧。”眼瞅着徐琛蹲在孙奎的正前方,小心将人背在身后,孙老实担心徐琛是个读书人,背不起他儿子。

下一刻,徐琛轻松起身,他背起孙奎,往外走,刚到门口,想起锦儿还在饭馆,他回头,才发觉锦儿无声无息地跟在他身后。

“锦儿,你不喜医馆,便先在这里等我?让胡松陪着你,可好?”徐琛没忘记楚锦儿极排斥去医馆。

“不好。”楚锦儿上前,紧紧攥住徐琛的衣袖。

她不愿意跟徐琛分开。

“那锦儿跟紧我。”将锦儿一人放在饭馆,徐琛也放心不下。

没再耽搁,一行人往巷口去。

好在医馆离孙家饭馆不远,徐琛走的又快,没用半刻钟,他背着孙奎到了医馆门口,今日街上人多,医馆看病的也不少,不过孙奎的情况紧急,大夫直接将徐琛将人背到内室。

内室专门有个小房间,好安置无法动弹的病人。

这家医馆的大夫医术不算高明,不过普通病症还是能看的,大夫翻了翻孙奎的眼皮,又掰开他的嘴,而后问了孙钱氏几句后便开始切脉。

过了好一阵,孙钱氏双手不停地搓着,她小心问:“大夫,我儿子如何了?他身子一向好,自小病都少生,这,这咋就晕了呢?”

大夫没做声,良久,他收回手,叹了口气,“忧思过度,心有郁结,怕是不好了。”

孙钱氏只觉眼前一黑,她往后倒去,好在孙老实正好站在她身后,堪堪将孙钱氏扶着,“老婆子,你可别吓我。”

说着,伸手掐住孙钱氏的人中。

孙钱氏清醒过来,她整个人软了下去,连孙老实都搀不住,“怎会不好了?大奎他咋就忧思过度了?”

他儿子在他们老两口面前整天都是笑呵呵的,活都抢着干,无论赚多少银子都给他们,自己一两都不留,孙钱氏心疼儿子,总塞银子给他,可孙奎总拒绝。

这么好的儿子怎么就心有郁结?

孙钱氏是怎么都接受不了的。

大夫收回手,他叹口气,“他这种症状我也见过,好多年前的事了。”

饭馆跟医馆离的不远,这大夫跟孙老实老两口又是差不多年纪,平日也能遇到,这大夫还在孙老实的饭馆吃过饭,他不免有些唏嘘,大夫回忆道:“那是个小妇人,她跟你家奎子也差不多,她家男人是个猎人,有一回上山遇着野猪,就没了命,这妇人是个良善人,看着平和,可没过几年,人就没了,后来我才知晓,她早就病了,最后是生生疼死的。”

孙钱氏捂着心口,痛哼,“我可怜的大奎啊!”

“就没旁的法子了?”孙老实反倒是冷静了些,他嘴唇哆嗦,闷声问。

“我医术浅薄,等奎子醒了,你带他去城北回春馆,让杨大夫瞧瞧。”杨大夫是县城医术最好的,要是他也没法子,恐怕这奎子就悬了,除非有银子去江州,甚至是京都。

大夫又叹口气,他方才替奎子把脉,这奎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等大夫替奎子施针,过了一阵,奎子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就看到围在一旁的几人,他声音有些沙哑,“爹,娘,我这是咋了?”

孙钱氏捂着脸呜呜的哭。

“大奎,你,你咋啥都不跟我说?有啥事你跟我说,我与你娘会帮你的。”孙老实嗓子哑的厉害。

孙奎看他爹娘脸色不对,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他转头,看向还算熟悉的徐琛,“徐公子,我这是咋了?”

他这段日子身子是有不适,不过不严重,他也没放在心上,看他爹娘的神色,孙奎心直直往下沉。

“孙公子可还能走?”徐琛没回他,反倒先问。

孙奎有些不好意思地连连拒绝,“徐公子唤我奎子就成。”

“我能走。”

话落,孙奎坐起身,在徐琛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齐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