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拂衣行

青萝拂衣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回府

就在这时,巷子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初听时还有些远,似乎倏地一下便到了近前。

不是脸色难看的南武侯还有谁?

远远见着了夫人的车马,他心底下就像是被砸了一个大洞,心从这个洞里头掉下去,掉下去,一直落不到地上。

空落落的。

悬着。

完蛋了。

清汮会怎么想?

完蛋了。

自己在外头的形象怎么办?

真是!想骂人!

他们怎么找过来了!

再一看,那个小舅子正一马当先的欺负自己儿子呢!

杀千刀的小舅子!

就知道是他,又是他!

坏他的事!

朴志刚骑着快马,一瞬间就到了近前。

拉开打架的人。

侯府的人见着了南武侯来了,都退下去了,不敢动手了。

清府的侍卫本就不是什么会打架的人,和清河一起被拉开了。

朴寅虽然勉强招架住了,可是还是有些狼狈。这些人口中不干不净的谩骂中,他也回过味儿来了,知道了出现在此处的是何人。可不正是那个鸠占鹊巢、恬不知耻的皇都女人并其家人么?

清汮方才想要阻拦的,可是突然胸口难受,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越是着急越是咳得厉害。

只是,此时,却也不用说什么了。

巧遇的妇人、神似丈夫的少年、出现在此处的丈夫。

什么都不必说,什么也不必问了。

答案就像是巴掌一样,一下一下的抽的她的脸生疼。

往日两情相悦、一生一世一双人,让众人羡慕的自己,就是全皇都,最大的笑话!

清汮止住了咳,还有些微喘,她沙哑着声音说道:“回府吧”,语调平平,听不出来情感。

从刚刚打起来起,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今日这事儿,瞒是瞒不住了。

回府,不是为了瞒。

只是不想站在这儿,看着这母子两个。

只是想尽快把一切都做个了结。

“姐。”清河捂着脸,跑过来。询问似的眼神,似乎再说,姐就这么算了?

南武侯握紧了拳头又放开,看着这个挑事的小舅子,如果不是看在夫人面上,早就把他揍一顿了。

好在夫人打定主意要回府了,放了马车上的帘子,不理任何人。

回府,是该回府,在这大街上像什么样子。

忙活了一整晚,他心里觉得是有仇的人都去搜了一遍,如今,庶女没找到,还被吐了一身,还想着回来找找线索再去找呢。

现在倒好了。

真是屋漏偏风连夜雨。

南武侯深深吸了一口气。

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转头低声朝着逐渐汇合过来的手下说:“你们继续找,我先回府了。”

随即,大马追着侯府已经走远的车马而去了。

半句话也没同吴氏和儿子讲。

·

清老爷子的车马也跟在后头。

他的脊背有些累,坐回车上就不用挺的那样直了。

他叹了一口气,掀开车帘,回望着这一地鸡毛,不知怎的,眼睛就瞟到了烟雨巷二十七号,正是当初偷听到那婆子和媳妇说是隔壁的那家。

那家人也出来了,一家三口,正站在门口看热闹呢。旁边还有丫鬟婆子给撑着伞。

只是,这家主人不是当初茶馆见着的那媳妇呀!

·

侯府灯火通明。

南武侯看着夫人摆在他面前的《和离书》。

脸色像吃了一泡屎一样难看。

他挤出一丝笑来,“夫人,你听我解释。”

清汮看着他,语气平静如一潭死水,“嗯,你说。”

“夫人,夫人,当初我在南边打仗,有一次,快要死了,是这个蛮女把我给救了。后头发生的事我一概不知。”

“嗯”清汮只是应了一句,并不说其他的话。

“然后,然后,来年再去,这女人就找到了我,说是,有一个儿子……”南武侯说,“他们……”

一个巧舌如簧的辩解。

一个哀莫大于心死。

……

清老爷子和清河在外堂坐着。

一众侍卫丫鬟在屋外头伺候着。

屋里面只有清汮和南武侯二人。

清汮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听着。

南武侯搞不清楚妻子心里头的想法。

就把前因后果磕磕绊绊的讲了一遍。

说罢,妻子还是淡淡的。

不说话,也不问问题。哪怕问一句,“那儿子多大了?你准备怎么处理?”或者哭喊着说,“你当初都是骗我的吗?”都可以。

可是没有,清汮只是坐在那里,垂头,像是离他很远。

南武侯咬了咬牙,跪在了清汮面前。这是极不容易的事儿,男儿膝下有黄金,要是传出去了,他的面子都没有了。

他还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

清汮叹气,“你这又是何必?”

“你要怎么样都行,我不同意和离。”南武侯咬牙,“你要我赶了那女人回去,你要去母留子都可以。”

“我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我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人。我,我只是想要一个儿子而已……”

清汮叹气,“你要儿子,也要我。这世界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呢?”

清汮莲步轻移,走到桌边,轻轻的捏起了和离书。

走到了跪下的南武侯面前,轻轻的蹲下,和他平视。

用手捧起了南武侯的脸,轻轻的摩挲着。

年轻时候的南武侯,面如冠玉、玉树临风。马场相见,他一袭白衣,身手矫健,在疯马前不顾自己的安危,救了她,她一见倾心。

他父亲虽然是伯爵,可是父母走的早,除了一个爵位就什么都没有留下了。这个少年刻苦努力,武艺不凡。

如今这清隽的面庞已经悄悄的添了富态和皱纹。

当年的志气也被岁月磨平。

那开始不被看好,后来却被传为佳话的婚姻。现在却像是一个笑话。

比朴萝还大的儿子?

现在却还说这辈子只爱她一人。

清汮轻轻笑了一下。

手离开了他的面庞,南武侯不舍的去拉。却被用力的挣脱。

像是做最后的诀别一样,离开了,就不再流连。

“你签了吧,我们好聚好散。”

“不,夫人,我不签,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

“唰”的一声,一柄闪烁寒光的小匕首出现在清汮的手上。正抵着她自己的脖颈。用力似乎有些猛了,有一丝鲜血从刀尖儿上流淌了下来。

清汮像是感受不到一样,只盯着南武侯的眼睛,“你不签,我就死在这儿好了。”

焦糖色小黑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