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王爷你命中缺我

第19章 是我的

李泉一夜未眠,天色刚变白他就穿戴整齐去了海师爷的房间。

海师爷还在做梦,突然,房门被朝外推开,他猛地睁眼看向一身灰袍着身的李泉走了过来。

他惊坐起身地看向李泉。

见他脸色微沉,目光里带着一丝冷光,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他心头微怔,“大,大人,您这是?”

李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可把他给惊出了一身汗,“大人,您这是怎么了?”他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来到他身边,“大人,您快起来,这是出什么事了,您快起来说话。”海师爷被惊得一脸懵。

只听李泉突然放声哭了起来,他声音粗哑难听,海师爷只觉头皮渗人。

“老爷,您这是?”海师爷被急得团团转,聆听着李泉铺天盖地的哭声从他房间传出,他担心会把下人给引来,急忙将窗户和门给掩上。

这才回头瞧向李泉,老爷,您先别哭啊,出啥子大事了?”

见李泉不说只是闷声哭泣,海师爷猜测道,“难道是夫人给您戴绿帽了。”

谁知,他的话音刚落,李泉立马回他,“你才戴绿帽了。”

海师爷被骂的一脸尴尬,他迟疑了半秒又道,“既然不是,那您哭啥子嘛!”

“你懂什么,这次本官可真的要完蛋了!”李泉说着又放声哭啼。

“大人,您别哭啊,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学生替您顶着!您……”他话才说到一半,李泉的哭声戛然而止。

海师爷徒然怔住,李泉欣喜若狂地扯住他的衣摆,“真的么?”

顿时,海师爷缄默无语,“大人,该不会是……杀人了…”李泉呸呸了两声,回眸白了他一眼。

“你才杀人了!”

“那既然没杀人,那你哭个毛啊!”海师爷不悦地回了他一句粗言。

“你敢辱骂本官,我……”抬手就要揍他,海师爷立马求饶。

“大人,学生知错,学生只是担忧大人,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哭成这般模样!”该不会是砒霜之事被张大人给发现了,要治他的罪,所以他才哭成这般模样。

想起砒霜,他就心悸,原来那是他买来毒杀傅瑾年用的,想想他都后怕。

“大人,傅瑾年与您一无怨二无仇,您总不能一次次的下毒吧,他可是张大人请来跟我们一起查案的,你我这么做是不是……”

徒然,头上被李泉狠敲了一下子,“胡说些什么鬼东西,有些事,你我再心里知道就好了,你说出来干嘛?”他又重重敲了他一个脑门,眼神冰冷地瞪着他。

海师爷吓得闪躲,自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立马捂住了嘴,李泉斜倪了他一眼,这才说道,“我找你来是有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做?”

“什么事?”

李泉先是一脸神秘兮兮地朝他房间巡视了一眼,再确定房门窗户被关屋子里再无别人,他才凑近海师爷的耳朵。

他把傅瑾年是妖怪的事情告诉给了海师爷,听到这个消息的海师爷明显被惊得差点失语。

“大,大人所言可可是真的!”

“你说呢?”李泉白了他一眼说,“昨晚他来到我房间,亲口对我说,让我帮他去找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叫,叫什么来着,让我想想,对,叫回魂珠!”李泉说完,海师爷面容一怔,神思飘向了旁处。

李泉见他蹙眉不语,不知再想些什么,一把扯住他衣袖询问,“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海师爷暗吞了吞口水,点点头。

“到底是什么东西?”李泉追问。

海师爷捋了把胡须,“那回魂珠可是前朝的镇国宝物,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大人,您居然不知道?”他用狐疑地眸子看向李泉。

李泉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他立马反驳道,“你都说是前朝的东西,本官怎么知道,何况,议论前朝之事可是要掉脑袋的,本官怎敢好奇!”

听了此言,海师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险境,立即不再说,反而问他,“既然是前朝的东西,傅公子找它做什么?”

被海师爷这么一提醒,李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眸光变大,惊呼道,“怪不得她要着找它,原来她……”

“她什么?”

一抹邪魅的声音传了出,李泉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一旁的海师爷则双眼紧紧盯着李泉身后徒然出现的傅瑾年。

他吓得浑身发抖,颤抖着手拉了拉李泉的衣袖,提醒于他。

可李泉完全没留意到那抹声音,以为是海师爷再问他。

他竟毫不避讳道,“她目的一直是回魂珠啊,从她第一天来府衙,我就猜到此人不太寻常,果然不出我所料,她果真是个大妖怪,可是让我一脸不明白的事,她一个妖怪,要什么宝物,难不成那宝物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他此话一出,傅瑾年的红眸陡然变大,伸出青色的利爪,勾住了李泉的脖颈。

“没看出来,你也有聪明的时候,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听到此话,再意识到脖颈处的凉意,李泉若是再没意识到危险,那他可就真是个十足的草包了。

李泉吓得屈膝一跪,当下颤着音地道,“傅,傅傅傅公子…您您怎么来了?下下官有失远迎,还还请公子息息息怒!”

海师爷也吓趴了,他身子一软,跌坐在地。

一双眼紧盯着傅瑾年那只锋利的爪子,李泉更是不敢抬眼对上那双看不出喜怒的红眸,想到刚才他说的那番话被她给听了进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既然两位都知道了本公子的身份,那以后你俩就好好的为在下做事,能不能活到朝枝之年,就看你二人的表现了!”她侧眸瞧向李泉和海师爷。

李泉和海师爷抖动着身子,回应,“是是,傅公子!”

“李大人,莫要忘了昨晚在下交代给你的事,你要务必完成。否则,你这府上几百条的人命可就……”她青色的利爪握紧了拳头,那咯咯作响的声响仿佛是对他俩的一种警示。

李泉吓得魂不附体,忙磕头应道,“公子放心,下官保证完成您的吩咐!”

傅瑾年闻言满意地勾了勾唇,她目光落在了海师爷,“刚才你说回魂珠它是前朝镇国宝物。”

海师爷愣神中点了点头,却见傅瑾年脸色一变,“它不是什么镇国宝物,它是我的,属于我傅瑾年的!”她嘶声力竭的吼声吓得海师爷连连点头。

“是是是傅公子,它是傅公子的!是是小的一时失言,小的这就认错!”海师爷头结结实实磕在地面,都忘记了疼痛。

与君醉笑三千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