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王爷你命中缺我

第117章 夫人呢

她拿起针在他一处比较柔软的肉上扎了下,蹙眉询问道,“痛吗?”

夜陵霄摇了摇头,傅瑾年又重新找了另一处扎了下,又问了一遍,“这里呢?”

他再次摇摇头然后说道,“一旦感觉都没。”听了他说的话后,傅瑾年便知晓麻沸散已经起了效果,她这才放心大胆地开始缝合起来,她将裂开的皮肉用针线一点点地将其穿好,很快原先裂开的皮肉被缝合成了一条像蚂蚁似的黑线。

她将上面打了个结,才将线咬断,最后把针放置在了针线包里,才抬眼对那丫鬟道,“把这些都收拾了吧!”

丫鬟被刚才的画面看得目瞪口呆,回神时还不忘再看了一眼夜陵霄,然后她才手脚麻利地将桌子上的东西收起,才缓缓离开。

傅瑾年缝合好伤口后,又给夜陵霄涂抹了一些消炎地药膏后,又敷了一层伤药这才用纱布将其包裹了起来。

她将这一切全都弄好以后,才放下他衣服然后走到了一旁,抬手擦拭了下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

夜陵霄轻轻地挪动了下身子,傅瑾年乍见立马按住了他手臂道,“你要干嘛?”

他闻声抬眼瞧向她,见她红眸紧张地看着自己,他惨白着脸看向她道,“你,不生我气了。”

听到此言傅瑾年又想起了在街央上他与胡离儿的那一幕,她的脸瞬时垮了下来,一双暗红眸子渐渐变冷,她的手缓缓地从他手臂上移开,神色冰冷地道,“生气?我为什么生气,为你一时风流生气,我不值得!”她将手伸进了旁边的盆里,盆里恰好有水,她在水里洗了洗手,拿出来抖了几下。

水渍溅到了他的脸颊上,夜陵霄的表情微微僵住,抬眸看向傅瑾年,乍见她盯着架子上的铜镜,整理自己容颜。

他盯着她这副模样看了好久,见她挑眉一脸邪笑,眼中也没了怒意,这让他十分失落。

难道她不在乎自己了吗?夜陵霄开始思绪乱飞,心下疑惑地暗自肺腑,那刚才她恨不得要了胡离儿的命又是什么?想到此处,他又抬眸看向傅瑾年道,“瑾年,我知道你还在气头上,你听我跟你解释好不好,其实我和她……”

“你和她是什么,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居然品位那么差,居然喜欢上一只狐狸?”傅瑾年挑眉冷笑,红眸里充满了鄙夷与冷嘲。

这鄙夷的目光如同针一样扎进了他心里,他顿时愣住像看陌生人一般看向傅瑾年,傅瑾年勾了勾冰冷地唇角对他道,“好了,伤我也治了,你休息吧,我走了。”

说完她也不等夜陵霄回话,人已经离开了厢房,一出厢房门,傅瑾年原先还满不在乎地模样瞬时垮了下来。

她神色哀伤地走出院落,刚出院落就被一盆冰水泼在了脸上,随后就听到李夫人破口大骂的声音传了过来。

“妖怪,你,你还敢来,还,还不快从我们家滚出去。”李夫人颤抖着身子,手里拿着空盆站在一边,周围跟着十几个衙役守护着她。

傅瑾年甩了甩脸上的水渍,抬眸看向颤颤巍巍地李夫人,拧起红眸看向他们。

李夫人乍见傅瑾年抬眼看着自己,一双本来还气势十足的双眸顿时软了下来,不过她回眸看了一眼周围,见自己身后有着十几名衙役,她谅她也不敢拿她怎样,她一双眸不怕死地挑衅她道,“你看什么看,你若不想死的话,就给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人就被一道猛力吸了过去,周遭的衙役们见了吓得各个后退了数十步,李夫人吓得大气不敢出,立马张着嘴对他们喊,“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我把她拿下。”

衙役们哪还敢过去,傅瑾年的厉害他们可都见识过的,他们若不是受了她的胁迫,他们才不敢来这里找她麻烦。

李夫人乍见衙役们杵在一旁不敢上前,她一脸微怒地道,“瞧你们一个个酒囊饭袋,府里养你们这些饭桶,全都是吃干饭的,等老爷回来,看我不让他扒了你们的皮!”

衙役们才不理会她的威胁,她能不能活着还是未知数,还敢威胁他们。

李夫人乍见衙役们根本不搭理自己,她也就不再理会他们,而是回眸看向傅瑾年,只见自己被傅瑾年不知用了什么妖法,直接吸到了她跟前。

她原本要说些什么,可看到傅瑾年近在咫尺的红眸她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双惶恐的眸子紧盯着眼前这双血红的眼睛发呆。

傅瑾年勾了下唇角,似乎扬起了一抹冷笑,她微微张开了嘴,露出洁白细长的獠牙,李夫人看着獠牙,双眼顿时变成了斗鸡眼,紧接着啥话都没说耷拉着脑袋晕死了过去。

傅瑾年乍见李夫人晕了,她眸色微愣了下,心想就这点胆子还敢来挑衅她,真是活得不耐烦。

她拎着李夫人动弹了下,围着看热闹的衙役们吓得打了个激灵,见他们各个用惊恐万状地眼神瞧着自己,她也就直接将李夫人松开,朝前走了几步。

衙役们见状纷纷为她让开了一条道,谁都不敢抬眼看向她,生怕被她看到了惹怒了她挨揍,傅瑾年旁若无人般地从他们身边走开,她浑身上下湿答答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任何狼狈的模样。

听到李夫人去找傅瑾年麻烦的海师爷带着两个衙役急匆匆地赶来,刚要进院子,就见到浑身湿漉漉地傅瑾年站在眼前。

他看着她浑身湿透了的样子,傻呆住了眼,抬手询问道,“傅公子,您……还好吧!”见她衣服湿成了这副鬼样,他自觉自己问得有些多此一举。

傅瑾年叹了口气息道,“去给我找几件干净的衣服吧!”

海师爷闻声立马点头哈腰地道,“好,好,我这就去派人准备。”

傅瑾年没再逗留也没再说话,踏步走出了院落,海师爷看着傅瑾年离开,他立马走进了院子里,正好看到准备散去的衙役,他便对那些衙役道,“夫人呢,夫人怎么样?”

与君醉笑三千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