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雪

第7章 【伍】分殊途

看到这里,晏平笙回想起在千峰谷见到的那一伙绿衣服的人,他们应该就是碧海仙城来的了。蓬莱仙岛参与千芸仙都的入门大典是因为他们的公子要加入千芸仙都,那碧海仙城的人,想来也有宗室弟子在千芸仙都所收弟子之列,才以这样大的排场出席大典的吧。而那个人,会是谁呢?闻说掌教尊者会收三个嫡传弟子,吴莫萧应该是其中之一,那另外两个中应该有一个就是碧海仙城那个宗室弟子了,毕竟他们与千芸仙都关系特殊,千芸仙都应该会给他们这个面子。想着想着,晏平笙就想起了朱余歌。那个话很多的红衣女孩,一直想要成为筝云真人或者掌教尊者的嫡传弟子,现在筝云真人收了自己为徒,那余歌呢?

心思一变,那些由书中变幻出来的景象便都消失不见。晏平笙慌忙摒弃杂念,重新开始阅读。

宁隽楼里,筝云真人正在施法窥视晏平笙的一举一动,心里想着这小子悟性不错,人也不错,整体上还是令她满意的。于是用手指凭空带出一只仙鹤,顺手写了张纸条交给它。仙鹤朝主人点了点头,便呼啦一声飞向窗外。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仙鹤就飞到了馨悦馆。起初晏平笙像入定了似的对仙鹤不予理睬,后来仙鹤啄了啄他的头发才把他的注意力从师尊给的书中吸引过来。他好奇地打量着这只仙鹤,它头顶上是红色的,看来是传说中的丹顶鹤。嘴巴呈橘红色,又长又尖。通身雪白,只在翅膀羽毛末端有些许黑色。最后他终于在仙鹤左脚上发现了一个小纸卷。

他抽出纸卷,展开来看。上面写着:宁天阁浣念池。他好奇地看了看仙鹤:“这是师尊交代我的?”

仙鹤点了点头。

他接着问:“那,你会带我去吗?”

仙鹤又点了点头。

他还是有些疑虑,盯了仙鹤老久:“你不会是只会点头吧?”

仙鹤二话不说把他叼起来就飞。他连忙求饶:“哎哎哎仙鹤仙鹤我知道错了你放我下来啊!”

仙鹤在仙山那可是几百年没见到生人了,连筝云真人都很少传唤它,这下子筝云真人收徒了,宁天阁又要热闹了。它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可以玩乐的好时机,看样子这个人还在只能任自己摆布的阶段,它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当下便左摇右晃玩了个够才把晏平笙放到自己背上飞向浣念池。不过,它是开心了,晏平笙可是差点吓出半条命,一个不会飞的人被叼着在高空里晃来晃去,换作谁都会胆战心惊。好在这仙鹤还算有良心,最终把他放回背上了,否则他可真是要吓死了。

在宁隽楼里透过镜水传像看见这一切的筝云真人再也严肃不起来。她想起来小时候刚上山那会,她和师兄也是这么和仙鹤一起玩的,她和师兄还被它从上面丢下来呢。那时候师兄在那样危急的关头还把她护在上面,幸亏师尊及时赶到,要不然自己是没什么事,师兄可要惨了。那时候师尊是不是也和自己现在一样,是通过镜水传像时时刻刻都关照着自己的徒弟呢?

罥烟眉上一抹愁颜缭绕,久久不曾散去。岁月荏苒,仙鹤上的人既不是她,也不是师兄了。她不再是被保护的那个人,而是保护别人的人。通常,保护别人的人,都是孤独的。

镜像中的晏平笙已经到达浣念池,筝云真人挥挥袖子收了镜水传像。

晏平笙跳下仙鹤的背,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仙鹤得意地朝他叫唤了两声,他只得无奈地说:“是是是,你最厉害。”回头看见池边石头上放着一套叠放整齐的衣服,白底蓝线绣着蓝龙、祥云等图案,布料是棉质的。“这是师尊特意为我准备的?”晏平笙抚摸着质地柔软的棉布,眼眶有些发红。师尊是看见自己身上穿的旧粗麻衣服怕是不舒服所以才准备了新衣服吧?自己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换得师尊这样的照顾啊!

在浣念池里洗去执念,换上师尊为他准备的衣服,晏平笙顿时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一名英俊潇洒的仙门弟子。仙服迎风飘飞,晏平笙坐在仙鹤背上又回到师尊的宁隽楼。

筝云真人看到他装束整齐了,于是让他下山带领被分配到宁天阁的一众弟子,并吩咐他将他们安排在离馨悦馆较远的一处别院。晏平笙领命,由仙鹤带着下山。

远远地看见一众弟子在千峰谷抽好了签,晏平笙下了地,心想着都是同门师弟,没理由自己当了大弟子就可以坐在仙鹤上摆架子,所以他打算徒步走过去。挥手告别了仙鹤,他走向人群,高声宣布:“宁天阁所属弟子随我回山。”

可是呢,没有人回应,就连一个看向他的眼神都没有。他以为自己不够大声,于是清了清嗓子,用更大分贝的声音道:“宁天阁所属弟子随我回山!”

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来,紧接着便响起那鄙夷的声音:“哟,这不是那个穷小子嘛,现在换了身衣服,就以为咱们不认识他了,以为自己长脸了,摆起谱来了!”

“哈哈哈哈哈……”一时间嘲讽声此起彼伏,让晏平笙有些不知所措。他想了想,说:“我奉师尊之命,前来率宁天阁弟子回山。”

那些人继续起哄:“既然如此,看在师尊的面上,你请我们去我们就去。你请啊!”

晏平笙懵了,不知如何是好,先前只想着被师尊收为嫡传弟子,却不曾料到会遭到这么多人的白眼。这可怎么办呢?

正当晏平笙手足无措之时,远在宁隽楼的筝云真人看着镜水传像突然拍桌而起:“混账东西!”

这声怒吼很快传达到千峰谷:“混账东西!你们配称本座为师尊么!本座让笙儿去接你们已经是给你们面子!在本座的亲传弟子前摆大架子是什么意思!你们将本座置于何地!还不快快上山,否则便逐出师门!”

一下子所有人都跪地求饶:“真、真人!弟子谨遵真人教诲!”

晏平笙面无表情地转身,却听到后面有人叫唤:“平笙!”

他转头,看见气喘吁吁跑来的朱余歌。

“余歌……师妹,你有何事?”晏平笙想起了自己在馨悦馆里看过的千芸仙都门规,仙都弟子必须辨清身份,称呼规矩,所以并不像以前一样称呼朱余歌。

可是这一声在朱余歌看来却是疏远了再疏远。“没事……大师兄,余歌已经是掌教尊者的嫡传弟子了。”

晏平笙听了这话是打心眼儿里替她感到高兴,但是他还有师尊交代的事情没有完成,不方便说出来,只是“嗯”了一声便转身上山,不再理会。一众弟子乖乖地跟在他身后,一个个越过呆在原地的朱余歌。朱余歌看着他的背影在夕阳下被拉得老长,蜿蜒迤逦,顿觉凄凉。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很失落,很失落,就好像她与晏平笙这一错身便咫尺天涯,再也不见一样。明明,只是把他当做哥们儿看的……

“哼,不理就不理,谁稀罕你。”

暮色降临,千峰谷人潮退去,素心苑一千弟子仍旧在重云偏殿下榻,而掌教尊者新收的三名弟子则由幻琴衣亲自准备房间。

果然当了掌教尊者的嫡传弟子就是不一样啊!朱余歌兴高采烈地在自己的源音轩里上窜下跳好不快活,一会儿东瞧瞧一会儿西看看的,欢喜得无以复加。可是只一会儿她就没了兴致。她想,晏平笙现在是筝云真人的嫡传弟子,待遇应该不会比自己差吧?他该不会换了环境,就把自己忘了吧……“不会的不会的,朱余歌你胡思乱想什么啊!都是同门师兄妹,你有什么好烦恼的?”她自言自语地说了好一会儿,才熄了灯躺下睡觉。

然而有的人高兴,有的人却憋着一肚子不高兴。吴莫萧躺在追音榭卧房的床上,心里满是怨气。他不能按照父亲安排的线路进入千芸仙都已是颜面大失,如今更是低人一等,只当了千芸仙都的二师兄。都是那个晏平笙害的!筝云真人眼光真是差,找谁不行非要找一个资质平平的穷小子,那意思摆明了就是宁收一个废物也不收他吴莫萧啊!这怎能不叫人生气呢!而且还不许人找那个晏平笙挑战,这不就是护短吗!还有那个晏平笙……一定是那个晏平笙从中捣鬼,才让他吃瘪的。这笔账,他迟早要算清。还好,他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作为掌教的首徒,只要足够努力,继承千芸仙都就是迟早的事,到时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自己还是可以当老大。还有掌教的女儿幻琴衣,她迟早都会拜入掌教门下,那不就是他的师妹了吗?那么漂亮的一个小美人儿啊!哼,这本生意看来还是稳赚不赔的。走着瞧吧……

至于掌教的第二个徒弟许默笛的房间里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套上了一个隔音结界,里头正在用千里传音,谁也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入夜的时候晏平笙已经安排好了师弟们的住处并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把玩着那个散发着淡淡青光的灵仙环。那上面不仅有千芸仙都的标记,还有师尊独特的印记。师尊从自己尚在襁褓就替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此等恩情早就胜过父母。对了,阿爹说他是白发青衣的仙人送到农家的,现在看来师尊就是那个送自己去阿爹家的仙人,那自己的亲生父母又是谁呢?难道自己也是师尊从半路上捡来的么?

真不可思议啊。从一个弃婴,到一个农家孩子,现在成了师尊名正言顺的嫡传弟子了。师尊事事都为自己着想,还在其它弟子面前为自己出头树立威信。师尊真的是什么都替自己想好了,看来明日师尊就会指引自己如何修仙了。那本修仙的书他不是看不懂,只是里面说的引气出体,他怎么也感觉不到气是什么啊。明日会发生什么呢?真期待啊,自从上了仙山,日子便再不是和从前一样一天天过得没有变化。他第一次有了期待明天的感觉。

樱木岚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