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征服时代

第61章 先生

“大哥,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吧?怎么会有空闲?”

菲琳微微有些惊讶,看着到来的希维,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应当事务缠身的大哥会突然跑来。

“我是来拜访勇者大人,希望能聆听您对卡加王国的治理意见,让我能够在父王离开之后,将卡加王国打理得更好,不辜负父王对我的厚爱。”

希维先是对菲琳含笑点点头,而后就此看向旁边的方恪,带着几分谦恭的语气说道。

显然,希维这个时候到来是要确认方恪这位外来者的立场,确定他是否还会相助。

“迈隆陛下要离开卡加王国?怎么没有半点消息?”

传位仪式就在两天后,这已经公告全国,方恪自然知晓,但他还真不知道迈隆准备去哪。

按说纵使旧王退位,新王登基,即便是自愿如此,也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才对。

既然是自愿,在新王登基之后不该帮扶一程才对?

“是的,父王已经决定在传位于我之后立即启程前往迪曼帝国。无论如何,迪曼帝国的使者都是死于国都之内,如今无法抓到真凶,唯有父王亲自前往迪曼帝国才能暂缓两国之间紧张的关系。”

这不算绝密之事,加上方恪如今依旧是为‘勇者’,因此希维并没有隐瞒,但话语中隐含不小的悲愤,显然对此事很有些懊恼。

国弱、力微,一国之主也要甘为人质。

是的,方恪一听就明白,迈隆这是以自己为人质,以此换取迪曼帝国不再过多的压迫卡加王国,可以说这是将国家的希望完全放在自己的继承人希维身上。

这是一步险棋,也是一步妙棋,若让方恪来评价,只能说:这真不愧是一只老狐狸。

“我明白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自然愿意为卡加王国的强盛贡献我的力量。不过现如今,我实在也没有什么可以帮助到卡加王国的地方。如今整个局势混乱,原先的计划已然被打乱,不可能再继续,必须要重新找到更适合卡加王国的道路。”

微微沉默,方恪没有立即给出什么建议,依旧延续自己之前的说法。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

方恪不会因为一时之利就莽撞行事,一下就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意图,更不会让人认为自己有着筹谋而不愿道出。

“如果是因为职权的话,等我成为卡加国王之后,可将大权交托,绝不会有所掣肘。勇者大人你的智慧完全在我等之上,若连你都没有了办法,我还能向谁求教?”

不得不说,这位即将成为国王的年轻人终究还是少了几分沉稳,只是被方恪一拒绝,他自己就将底牌掀开,再三进行求教。

正如方恪所想,迈隆之所以一直压着不给予实际的官职、权利除了最大程度利用自己的智慧,就是想让下一任国王进行示好。

可惜,希维这个未来国王本身显然不似迈隆的老奸巨猾,根本藏不住半点秘密,这么简单的说来,根本不像是拉拢,此时反而有些恳求的意味。

“自从我成为勇者以来,一直都在尽我所能的为卡加王国所谋划。如果我真的有那份能力,早就对迈隆陛下直言,何必等到此时再说?权利虽好,对我来说却不如一份安宁的生活。”

方恪微微苦笑,即便权利当前,也没有冒然开口讨取,反而依旧加以拒绝。

不过,他也没有真的准备完全推辞,若不然一个不慎,只会让自己一番心血白流。

此时话语到这个地步,自然不可能一点实质提议都没有,好在对此方恪也依旧有所准备。

“不过,我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卡加王国未来的道路,但却知道有一点却是现在就必须要做的,刻不容缓。”

“不知道是哪一点?还请勇者大人直说。”

听到这话,希维眼睛一亮,好似早就等着这话一般。

如此看来,若不是他早有预料,就是前来之时已经得到了指点,而从他的表现来看,方恪更为倾向于后者。

“迪曼帝国使者被害之事。”

方恪恍若没有察觉希维的异常,只平静地说道。

“这事到底是因为缘故发生并不重要,事情导致的结果也同样不重要。因为这些都由迈隆陛下一肩承担下来,对卡加王国的未来不会有太多影响。重要的是,持有这份力量的人,是否还会做些什么。异世界侵略者,是这么称呼的吧?既然是侵略者,那么若真有这么个敌对之人,你认为就只会那么小打小闹?废那么大的功夫就为击杀个小小的帝国使者?”

有着‘前辈们’在这位面的具体事迹为证,方恪这话足以让希维为之重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话在哪个位面都为之适用,不说此时还十分‘稚嫩’的希维,哪怕是迈隆那样的‘老狐狸’在听到这话也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

“可是……”

希维同样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可他同样也准备重用那一批人,自然也同样不愿在此过分追究。

“如今要追查的是可能凭借异世界侵略者的力量威胁到卡加王国者,而不是事情的真相。当迈隆陛下一肩承担起这事之后,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了。现如今卡加王国所需要的是增强自身力量。”

微微停顿,见到希维不解的神色,方恪只能慢慢加以解释。

“虽然我之前提议的政令因为一系列的事情有了偏差,没有能取得更好的效果,甚至难以承接原先打算实施的政令,但有一点,如今卡加王国其实已经具备一定的实力,令迪曼帝国也垂涎的实力。”

神启位面毕竟不同于周戌位面,即便是普通百姓其本身也有减强的实力,在接受训练之后,提升的速度要快上许多。

“这部分军事实力放在同帝国交锋的异世界侵略者战线上或许不足,但若用在后方,却已经是一股强大的势力。如果这些收集来的情报没有错的话,异世界侵略者的实力是同其率领的士兵多少成正比,那么只要是在后方,如今卡加王国的将士也足以一战。”

方恪自然清楚主位面的情况,但此时所言却是依据原住民所收集到的情报。

这些情报其实有许多谬误,但方恪也没有指出的意思,只提取其中对自己有用的部分,以此做为自己推断的论证。

人最容易信任的还是自己,这些情报都卡加王国所给予,自然也就让方恪的推论为之可信。

“可如何在卡加王国内找到异世界侵略者?卡加王国虽然不大,但国民也是众多,妄加行事,恐怕其中多有冤枉。”

单以外表而言,其实主位面来人也没有任何异常特征,不然方恪的身份早就被人所识别出来,也正因如此,混入帝国内部捣乱的事情在过往也不是没有发生(因为事后暴露,在已经攻略到一定程度的现在,这样的事反而少见),这也是希维认可方恪所言的缘故。

“其实是不是真的有异世界侵略者并不是重点,毕竟同异世界侵略者可没打过交道,一切都只从情报中有所了解,无法判定是否有人潜入卡加王国。可卡加王国却必须要尽可能大张旗鼓的搜捕,乃至切实的‘击杀’异世界侵略者。”

微微摇摇头,知道希维或许一时间想不明白,所以方恪当下直接给出了解释。

“所谓的异世界侵略者可以山贼盗匪,也可以边境游民,甚至可以是他国士兵,但却不可能没有。不说那样委实有些不符合情势,而且若真有异世界侵略者在,岂不是凭白给了对方机会,让其颠覆卡加王国?”

“也就是武力威慑,令其无法煽动平民,而且即便真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希维能被选为继承人自然不是平庸之辈,方恪说到这里他已经明白了过来。

“的确,此事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另外还能实战练兵,先生前些时日就曾说过,我们现在的士兵最缺的不是训练,而是实战,只有真正经历过实战的士兵才能成为真正的士兵。”

这时,旁边的菲琳补充说道,话语中的‘先生’一词自然是方恪所教,虽然他借用了‘勇者’的称号,但成天被人以‘勇者’相称还是感觉有些古怪,就让她以此称呼。

这称呼也算方恪有意为之,算一步闲棋。

“大哥,你不知道。我在派人查探后,才发现卡加王国如今有不少贼人聚众,不时骚扰民众。若能将之斩除,完全可以让民众的生活好上许多。”

其实这些就是方恪最擅长的以军事实力解决政治问题,只要战争一起,立即能将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再加上所针对的敌人多是山贼盗匪等等实力薄弱者,有着更大的胜机,可谓百利而无一害。

不过此时方恪为何要做此提议,他又重新转变了想法?

当然不是,方恪为人还不至于如此善变。

之所以在这个时节提出建议,正是针对希维此人。

不是希维有什么弱点短处被拿捏,而是因为他乃新王登基。

新王登基,最大的弱点无疑就是手中没有足够多有才能而又足以信任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王往往要亲自坐镇王都,过问诸多事务,并将之一一处理。

可如果这时出现重大的事务让其分身乏术呢?

这就要看其本身的手段,也正可让方恪看看对方的能力如何。

“这事不能拖延,此时关注着卡加王国的绝不止是迪曼帝国,还有其他三大帝国也同样万分关注。”

方恪缓缓开口,必须要让希维明白如今紧迫的局势。

“卡加王国之所以能保持安宁,是因为四大帝国直面异世界侵略者。如此,卡加王国就等于其后方。没有哪一个帝国愿意见到自己在同异世界侵略者在前线交战的时候,却被对方袭取了后方。因此,在出现异世界侵略的矛头之后,卡加王国必须要给所有人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确保卡加王国不会有异世界侵略者冒头。”

“这……”

方恪的‘详细说明’一出,希维顿时真正理解到就现在的处境,情况此他预想中的还要糟糕。

“这该如何是好?”

希维自然也明白自己之后应当在国都稳定局势,想办法增强国力,难以分身,可同样的,让他轻易将兵权赋予他人,更不可行。

没有迈隆的威望,仅仅凭借希维自身,若派出的人选有异,到时反戈一击,足以令他王位倾覆。

做为卡加王国的继承人,希维有勇气为卡加王国的未来而赴死,但却绝不愿意见到他人倾覆自己的王位。

“不知道。我能做的也就是提醒此事,具体如何选择,或许你可同迈隆陛下问问,以他的明智,应当能给你可行的建议。”

方恪轻叹一声,并没有丝毫自荐的意思。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方恪已经看出对方同样不会轻易授予兵权,因此连半点意思都未曾表露。

“这……先生请不用那么忌惮。父王之前也有苦衷,所以未能善待先生,如今我必定不会如此。”

若是迈隆在此闻听这话,绝不会再相请求,但希维毕竟年轻,又知道方恪每每在事前就有所觉,因此见到他不愿多言,毫不犹豫地就此说道,甚至下意识地也用起了‘先生’的称呼。

这是好事,哪怕方恪本来真心不想多提议也被此所打动,只在微微迟疑过后,就径直说道。

“我不知道怎么选择最好,但兵权不可失,若能亲掌兵权,纵然卡加王国内部生乱,也可将之靖平。”

这不是正确的建议,但却是符合对方心思的建议,只一听这话,希维脸上就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冲着方恪微微颔首,语气更见亲近。

“我明白了。不过此事重大,我还需要同父王再行商议,待到有结果之后,再来同先生一说。”

急匆匆而来,急匆匆而去,就是不知道希维到底能否‘分身有术’。

虎万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