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老祖宗又被天道宠野啦!

第214章 凤帝不好受,别人也别想好

魔蛟直接跪在凤帝的面前不停的说道:“这位大爷,小的知错了,小的当初狗眼不识泰山,竟然没认出您的真面目来,还请大爷饶了小的一命吧。”

凤帝斜靠在山洞壁石上,看着伏低做小的魔蛟,她踢了踢它。还不等凤帝开口说话,魔蛟竟直接肚皮朝上的倒在了地上,它将舌头伸到了嘴外,“啊~我死了!”

凤帝眯着眼看着躺在地上努力装死不喘气的魔蛟道:“再不起来的话,本帝不介意帮你将假死演变成真死。”

魔蛟依旧没有动静。

凤帝抬抬手,乾坤三叉戟瞬间破空而出,朝着魔蛟的命门刺去。听着那乾坤三叉戟划破虚空的声音,魔蛟吓得瞬间睁开了眼睛。

此时,乾坤三叉戟已经到了他的嗓子眼处,它吓得猛咽了口口水,直接朝着旁边翻滚而去。下一秒,乾坤三叉戟直接穿透了它刚才所在的位置。

魔蛟吓得一下就爬了起来,他踮起粗壮有力的后腿,抬起前爪作揖,似招财猫状,用一副可怜巴巴的声音对着凤帝道:“这位大爷,小的是真的知道错了,您就饶了小的吧,就当是看在小的在天道内帮您挡住了幻魔蛛族的攻击的份上,好不好嘛~”

还别说,这孔武有力,外貌粗狂的魔蛟,撒起娇来倒是有一种莫名的喜感,让人不由的生出了逗弄的心思。

凤帝欣赏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要是不说,本帝还真忘了,若不是你的话,本帝和楚辞也不会被吸入天道。而且,当初进了天道之后,就是带着暗黑族和幻魔蛛族想要杀了本帝和楚辞做口粮的吧。”

魔蛟一听凤帝开始翻旧账,它急的狠狠地用爪子拍了自己的嘴巴好几巴掌,“这破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感受到来自凤帝的威压之后,魔蛟连挣扎都不挣扎了,直接给凤帝来了个五体投地,一副反正我是躺平了,你随意的姿态。

“大爷,小的知道自己百死难赎其罪,您想杀小的就杀吧,只求您能给小的个体面,留个全尸就好。”

“好,本帝成全你。”

凤帝直接抬起了乾坤三叉戟就朝着魔蛟刺去,魔蛟闭紧了双眼,等待着死亡。在即将要刺穿它身体的前一刻,凤帝停了下来。

有那么一瞬,她真的想杀死这魔蛟,因为这一切因果皆因它而起,但当真的要扼杀它时,凤帝却想开了,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缘由的,或许他们就是有缘无分的,何必去牵连他人呢。

凤帝踢了踢魔蛟道:“喂,楚辞是不是教你烧烤了?”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魔蛟瞬间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对着凤帝千恩万谢,一边道:“是的,请问大爷你有什么需要?”

“别一口一个大爷的,叫本帝凤帝女帝吧。”

“是,凤帝女帝大爷!”

“......”

原本还满心悲伤的凤帝瞬间就破防了,她气笑道:“就不能不加大爷两字?”

魔蛟将他那硕大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般,“大爷是我们北封的尊称,说明您是最牛掰的存在。”

凤帝回怼道:“那大爷在凡界还是春楼里面妓女招呼恩客的叫法呢,难道你也要履行那春楼里姑娘的职责吗?”

魔蛟瞬间用四肢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副人家可是良家好蛟的模样,还用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凤帝女帝的表情看着凤帝。

但看着凤帝越来越黑的脸色,魔蛟还是害怕的心里一抖。

在凤帝的死亡注视下,它缓缓地舒展开了四肢,向凤帝敞开了自己的白花花的肚皮,直接往地上一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道:“如果是凤帝女帝的话,那就来吧!我能行!”

看着一副视死如归模样的魔蛟,凤帝真的是要被笑死了,她攥紧拳头,对着魔蛟的头就是一下,她看着抱着头泪眼汪汪,一副委屈模样看着自己的魔蛟道:“你能行,本帝不行。”

凤帝敲了敲魔蛟的背,在他匍匐在地上之后,她直接跨坐在了魔蛟的身上,声音淡淡的道:“走了,随本帝回仙界。”

魔蛟不敢反抗,它直接忽闪着自己的大翅膀飞了出去。这速度,倒是比玉麒麟快了不少。没多久,便载着凤帝回到了仙界。

原本三日一过,看酆都大帝引忘川河水倒灌冥界,又见凤帝尚未回来,便以为凤帝挂了而大摇大摆继续在仙界大显神威的帝辛和舞芽看着骑着魔蛟从天而降的凤帝他们的脸都绿了。

这个煞神,竟然连忘川河水都弄不死她吗?还有这魔蛟不是被仙祖封印在北封了吗?怎么又被她搞到了?

帝辛的心思转的飞快,而舞芽就显得没脑子多了,她见着凤帝之后忍不住的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凤帝,你竟然没死!”

看着嘶声力竭的舞芽,和面色苍白的帝辛,凤帝笑的一脸邪魅,“拖你们挂念着的福分,本帝活的好好的。当时灭鲲鹏后天帝许下的承诺也拖得够久的了吧,既然你们现在都在这,那就别等了,直接开始吧。”

既然她心情不好受,那大家就都别想好过了。

凤帝看着面色瞬间惨白的舞芽,和捏紧了双手沉默不语的帝辛,她问道:“怎么?很难吗?天帝是要背上违背诺言,哄骗小孩的闲话吗?”

“毕竟~当初灭鲲鹏之前,本帝可是三界传音了这件事儿的,你身为仙界天帝,一界之主,总不能真的言而无信吧~”

凤帝对于拿捏帝辛这一块向来都是手拿把掐的,只短短几句话,便将帝辛刺激的不轻,他咬牙看着凤帝道:“本帝自然说话算话了,本帝现在就做!”

“这就对了嘛,”凤帝拍了拍魔蛟,魔蛟立即翻了个身将白嫩嫩,软乎乎的肚皮露在了上面,凤帝直接躺在了它的肚皮之上,而后大手轻轻一挥,瞬间便将帝辛和舞芽的影像投遍了三界。

凡界的凡人因此频频驻足,讥笑道:“今儿年的海市蜃楼怎么这般别致,是老夫少妻的情景呢。”

暴躁的哑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