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又被娘子克死了

第46章 生意人程凉

第48章 生意人程凉

“行吧,那明天什么时候见面?在哪里会合?”陈安年细心的问着。

“下午三点吧,我们四个在文艺街见面。”

“好,那明天不见不散。”

两人挂断电话,陈安年和花釉说了一声,便继续开始自己的逆向上分之旅。

第二天下午三点,四人在南城的文艺街见面。

然后路冲开车,在一个快要被拆迁了的老街口停下,说道:“这里车子开不进去了,我们只能走路进去。”

白小小打趣着问道:“什么地方这么神神秘秘的啊,连车子都进不去,你小子不会想着把我们卖了吧。”

路冲卖着关子道:“等会到了就知道了,绝对是个世外桃源的好地方。”

这条狭窄的小巷子里只有寥寥几盏路灯,哪怕在大白天,也显得昏暗,世外桃源看不出来,阴森的感觉倒是有。

十几分钟后,巷子终于是走到了尽头,四人望着前面一条充满文艺气息的街道,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城南故事主题音乐餐厅”的招牌,豁然呈现在四人的眼中,这地方,绝对是个小文艺聚集地,四处充满着文青的气息。

“这地方这么偏僻,你小子怎么找到的?”陈安年对这地方挺喜欢的,有些好奇的问道。

路冲熟练的点上一支烟,狠狠的吞吐了一口烟雾后说道:“我这人虽然有些不着调,但偶尔也有失落的时候,就一个人在城里乱逛,最后偶然就穿过了那条阴暗的小巷,然后就找到了这个地方。”

“哦哦,这地方看起来不错。”陈安年由衷的赞扬了一句,“我们过去吧。”

四人走到餐厅门口,正准备进去的时候,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把毫无准备的路冲撞的捂着鼻子半天都直不起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有事着急去处理,你没事吧。”一名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职业西装的女人朝着路冲慌忙道歉着。

路冲摆了摆手,抬头后喊道:“Q姐,你这么着急忙慌的,干啥去啊。”

看来路冲是认识这女人的,一开口就喊出了对方的外号。

“你......帅哥,我好像不认识你。”Q姐仔细打量了一下四人,再三确认之后回道。

这餐厅每天来往的客人那么多,她怎么会记得每一个客人,更何况,路冲在这里也不算是熟客。

“我知道你不认识我,你现在有事去吗?出个门都这么风风火火急急忙忙的,差点把我鼻血撞出来。”路冲揉着鼻子,丝毫不在乎自己与Q姐的陌生人身份,自来熟的说道。

“抱歉,我现在的确有要紧事,你去前台找服务员要点跌打药抹一下,我有事,先走了。”

Q姐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做事极其果断而且有胆量,否则也不可能一个女人开着这么一家大餐厅。

此时Q姐一张绝美的脸上满是紧张神色,眉尖都快拧到了一起,高跟鞋在路上的青石地板上踩的“哒哒哒”的响,急促的往前走着。

“老板走了,那我们......”陈安年对这里一点不熟,所以只能向路冲寻求意见。

路冲咧嘴一笑,说:“进去吧,再等会,程凉就到了。”

“程凉?”

“哦,就是我找的那个老板,他有办法送我们去要去的地方。”

四人在餐厅里等了一会,此时时间还早,没到用餐的时候,所以餐厅里的人不算很多。

这家餐厅最有意思的地方,除了十足的文青气息外,那就是在餐厅的中央,有一个K歌台,只要你想唱,那就可以上去,餐厅会在一定的时间段内,评选出唱的最优秀的人进行免单。

路冲给了白小小一个眼神,说笑道:“小小,你以前不是校园歌王吗,去,上去唱一个,给我免了这一单,这地方吃饭挺贵的。”

白小小瞪了路冲一眼,竟然真的朝歌台走了过去。

此时,餐厅内的人虽然不多,但大家见到有人上去,自然而然的开始起哄,一下就把气氛烘托了起来。

白小小的唱功的确很好,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各种歌唱比赛的奖拿到手软。

一首简单的“起风了”,就让餐厅的氛围热闹起来,也因为她的带头,不断有人上去尝试,很快,餐厅的人就多了起来。

陈安年看花釉一眼艳羡的看着那些上台唱歌的人,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便小声的劝道:

“师父,你不是会唱一两首现代歌了嘛,想唱那就上去,没什么害羞的。”

花釉摇了摇头,微笑道:“算了,这么多高手在,我就不献丑了。”

陈安年还想劝一下,但此时一个穿的跟电影里那赌圣差不多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身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皮鞋擦得锃亮,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绅士帽,嘴上还韵味十足的叼着一支不知真假的雪茄。

派头拉满的坐在了陈安年的旁边。

路冲嘴角一扯,心想您这是专门过来cosplay的?谈个生意,装成这样,不是沙比就是脑子里都是豆腐脑。

这人就是路冲所说的大老板程凉,程凉不是南城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人是个十足的生意人,只要钱给够,啥活都干,而且都能干好。

路冲主动介绍了一下四人,程凉很是惊讶的看了一眼萝莉身的花釉,但惊讶也只是在眼神里,嘴上并没有说什么,并且很主动的自我介绍道:

“很高兴和你们合作,我叫程凉,来自于一个叫做大树村的小村庄,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你们跟我做生意,只有赚,没得亏,我程凉的口碑,杠杠的。”

陈安年第一次见到这种生意人,居然一见面就在那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都快把自己给夸上天了,仿佛陈安年四人能与他合作,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所以,不管是陈安年还是花釉,甚至是白小小,对这个什么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憨憨,都没什么好的印象。

倒是路冲这愣货,和他尤其聊得来,可能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通性,二货与二货之间,才能找到那种二的快乐和自豪感。

荆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