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奥运冠军我都要

第63章 懒得自找没趣

“去吧去吧。”

徐韵致拿起手机,起身回了屋里。

房间里干干净净,四面墙都是灰色的墙漆,一席大床是早些年的款式了,近几年不太流行了,但是很欧式。

是徐韵致和薛长庚的婚床,徐韵致走到床边,打开了床边的小柜子,从最下面的一层抽屉,抽出来一个相框。相框里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是笑得甜蜜的一对穿着婚纱和西服的新人,整个相框都很干净,玻璃片上甚至没有摩擦的痕迹,看起来是有人在经常保养。

徐韵致看向照片上笑着都很般配的两人,她也开始笑,可是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

这应该是她和他唯一的照片了吧,当年闹离婚的时候,记得把所有的照片全部烧了,扔了。只有这张,拍摄的最好,她舍不得扔了,才完好无损。

这么多年,她都会把这张相片拿出来看,甚至在特定的时间,甚至向来怕麻烦的她,特意去定制了这个相框,有时候枕边不放着这个相框,她都睡不着。

他要送女儿去报道…

那是不是代表她能和他见一面了?

/

八月十九。

北大体育特招系开始报道。

其实说是特招,基本上都是国家级运动员,可能年龄相对小一些的,就比如特别看中年龄的体操队还有跳水队等等。或者年纪相对而言大一些,通过成人高考进来的,已经退役或者进修的运动员。

这些都是比较普遍的。

/

薛长庚在十七日就来了BJ,住在了之前说要送徐文茵的房子那里。

跟薛长庚一起来的还有杨明月和薛皓轩。

八月十八日,薛长庚就给徐文茵打了电话。

薛长庚显然在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旁边有些吵:“粒粒,待会儿带你出去吃饭吧?”

彼时才下午四点,由于徐韵致女士又出差了,徐文茵自己在家也无聊,便答应了。

“行,你在哪里啊,爸爸。”

“故宫。”薛长庚道,“皓轩长这么大,还没来过故宫,我带他来瞧瞧。”

听到这话,徐文茵就很厌倦。

她无比讨厌这样,明明是打着送自己报道的旗号,却带着薛皓轩来了BJ,甚至带他到处去玩。那不如直接说带他来旅游得了,隔壁打着自己的幌子呢?

还以为是渣父亲从良了,没成想倒是她自作多情了。

“哦,”徐文茵道,“晚上我不去了。”

显然薛长庚不明白徐文茵怎么就突然变了卦,“爸爸已经订好了位置,就在康乐会所,晚上去吃点好吃的。”

“嗯。”

拒绝起来也麻烦,徐文茵干脆就答应了。“几点?”

“到时候我去接你,都小区了给你打电话。”

“好。”

说完,徐文茵利落干脆的挂了电话。

她在想,是不是前几天脑子抽了才会想着渴求那一丢丢的父爱,然后就鬼使神差得答应了让薛长庚来送她报道。结果还是一样,薛长庚心里只有自己的儿子…

大概到了六点,薛长庚就给徐文茵打了电话。

到了楼下,徐文茵才发现薛长庚并不是只带了薛皓轩一个人。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女人,面色柔和,眉眼间也很精致。

“茵茵。”

在沪A车旁边的就是薛长庚,他此刻下来吸烟,见到徐文茵过来就向她招了招手。

“爸爸。”

刚和薛长庚打了招呼,年过四十的薛长庚丝毫不显老,笑起来眼角添了几丝皱纹,但是却让他更有魅力。尤其是一双和徐文茵相似的眼睛,格外的明亮。

此时,徐文茵也看清了副驾驶的人。

“杨阿姨好。”

好了,徐文茵这下彻底的死心了。这渣爹哪是特意为了送自己报道呢,这明明就是一家人来夏秋游了嘛不是。

徐文茵坐上了后座,薛长庚有好几辆车,这个是他的奥迪mpv7商务车,用来旅游的。

果然是来旅游的,徐文茵心里一阵无语。

“茵茵来啦,”杨明月向后排转了一下头,“真是大姑娘了,越来越好看了。就这眼睛,真是跟你爸爸一模一样的,真漂亮。”

“对了庚哥,”杨明月对着薛长庚道,“茵茵今年奥运拿了两金一银,爸妈都激动坏了,一个劲儿的在我面前夸她。”

“茵茵,爷爷奶奶都特别特别想你的,有时间记得去老家看看。”

薛长庚开着车:“是吗?前几天确实跟你奶奶打了电话,倒是没有提起茵茵。”

三年前徐文茵还小,去了上海也就呆了一天,对杨明月不是很有印象,但是偶尔从薛长庚和奶奶口里了解到,杨阿姨真的又温柔又大方。

但是从今天短短的一面,甚至几句话,徐文茵就感觉她有些怪怪的。

“皓轩,跟姐姐打招呼。”

从徐文茵上车坐了中间的位置开始,就一直注意后排座椅上的薛皓轩。才十岁左右,应该得有一百多斤了,胖胖的脸把眼睛都挤的小了一圈。

“姐姐。”

跟视频里一样的声音,徐文茵莫名的不喜欢,但她还是出于礼貌的“嗯”了一声,“皓轩看着白了很多。”

“在家里捂的,”杨明月笑着应道,“男孩子嘛,黑一点健康。”

“不像你爸爸,白的我都自惭形秽了。”

杨明月笑着打趣道。

“哪有呀老婆,你可比我白多了。”

正开车的薛长庚,很有求生欲的回道。

薛长庚本来就很白,徐韵致也是白皮,徐文茵完美继承了两人优秀的基因。徐文茵见过薛峥,也是比较白的男孩子,但薛皓轩就不是那种,三年前见到七岁的他,又黑又胖的小男孩,脾气又差,徐文茵对他印象深刻。

杨明月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提起来薛皓轩的肤色,她从前就是属于偏黑黄那一挂的,直到嫁给事业有成的薛长庚后,凭借着每年投入到美容院大把的资金,才能维持到现在这副模样。

饶是如此,还会被不甚保养的薛长庚的皮肤比下去。

见徐文茵直接挑出来自己最忌讳的地方,杨明月就特别生气,徐文茵真是跟她那个妈妈一个德行。

仗着自己的身份,直踩别人的痛处。

就这种看起来极为单纯没有心机,仗着家世好的女人,杨明月勾起嘴角,心道,活该被她夺走薛长庚。

没人搭理了徐文茵,她也懒得自找没趣,直接往后靠了起来,开始拿着手机聊天。

等到了康乐会所,徐文茵才发现不仅仅是他们四个。

未至惊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