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炼妖师

第9章 南城卫

天刚蒙蒙亮,起来练功的王山便发现了张正带着他的徒弟在门口等候。

王山也不好意思再拖延,简单书写了一张便条留在房间中,便与二人一同前往城主府。

“王兄弟,可真是刻苦啊。正奇学着点,看看你着疲惫样。”张正将手中的干粮递给王山,冲正奇的脑后瓜就是一巴掌。

“师傅,我......”正奇一脸无辜。

王山接过干粮淡淡一笑并没有回话,张正瞪了正奇一眼继续说道:“王兄弟,之所以这么早,主要是昨天你走后,城主府居然又派人来通知。让我们武馆早点过去,说江边突然出现了一只上位的凶兽,已经咬死了数十人。”

“上位凶兽?”

“不错,听说还是一只凶鳄,我们还得把他引到岸上才能出手斩杀。”谈到这只鳄鱼的时候,张正脸色出现了凝重之色。

王山则是口中咀嚼着干粮不知道在想什么。

城主府外此时已有数百名手持佩刀的城卫集结在那里,待命行动,空旷的场地上弥漫着金戈铁马之气。

王山三人到达不久,其他去引龙江的武馆也匆忙到场。

城主曹武君身似韦陀,缭颊纠髯,大步走到城主府门口的台阶上,威猛至极地吼声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汝等皆乃吾南屏城好儿郎,诛杀凶兽妖类乃吾辈之本分!昨日江边村落传来消息!江中有凶兽登录岸边肆意吞杀百姓!试问汝等应该将这凶兽如何处置!”

“杀!杀!杀!”

“好!非常好!南池都尉听令!”

“末将在!”只见一名头戴铁盔、身穿护心甲的凶猛粗狂大汉应声回到。

“我现在命你带领百名南城卫携手五大武馆配合两位供奉立即奔赴江边,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将那头凶兽给宰了!江岸边其他凶兽不论品级一个不留!”

“诺”

“出发!”两大供奉与那都尉走在前面,张正则是拉着徒弟与王山和其他武馆的人牢牢跟在南城卫后面。

“你前日与我所说的人来了没有。”看到一行人离开,曹武君扭头对着身后的师爷问道。

“放心吧,大人,都已经安排好了,保证他有去无回。”

“嗯”曹武君得到答复,索性便站在那闭目养神等待其他武馆的人过来。

“师傅,这些南城卫好像大部分只有内壮期啊。”走在后面正奇看着面前走路整齐划一的南城卫小心的问着张正。

“嘘,别瞎说!”

王山听了之后,也下意识的看了前面的军卫两眼,看到王山有兴致,张正便小声对王山说道:

“这南城卫别看都是内壮修为,可是他们所修炼的乃是军中战阵。这百人大阵一旦演化完成,这先天初期的妖兽都能硬抗几回合。”

“嘿嘿,张馆主在这教授徒弟吗?也教教我呗!”看到张正与王山在低声诉说什么,和他们并排走的黑虎武馆的馆主也嗡声跑来凑了热闹。

“怎么哪都有你,这位可不是我的徒弟,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炼妖师王山王兄弟。”说完指着王山对黑虎武馆的馆主说道。

“哎呦,我这嘴,失敬失敬!我叫马修!黑虎武馆的。”听到张正介绍王山是炼妖师,马修连忙摸了摸光头。

“王兄弟,不要介意,这马修乃是我的好友之一,平时玩笑开惯了。”

“无妨,马馆主幸会!”

“嘿嘿,幸会!幸会!我说张不正怎么什么好事也都有你一份?前些日子还在我那死去活来的,这一转眼就有王兄弟这样的炼妖师助阵。”马修一脸郁闷的看着张正。

张正打了个哈哈没有回话。

“你说这次他们会让我们打头阵吗?”马修突然脸上担忧的问了一句。

“打头阵,怎么可能?正奇他们.......”被这么一问,张正脸上瞬间没了笑容。

“什么打头阵?”王山本听二人在那里开玩笑突然气氛沉重起来,开口问道。

张正一脸惨笑愧疚的看着王山:“王兄弟,我可能害了你。”

“怎么说?”王山云里雾里不知张正在讲什么。

“唉,还是我来说罢。”马修拍了拍张正的肩膀。“这打头阵的意思就是遇到上位凶兽,让我们负责去引凶兽出来,南城卫则负责消耗凶兽体力,最后由供奉们将凶兽斩杀!”

“若是以前就我们几人也就算了,毕竟我们几个都是神壮期的,打不过可以跑,可这次带来徒弟可都是内壮期的。这南城卫只要稍微一个聚集不及时,那便要落入凶兽口中。”

听到这,王山也大概明白了什么意思,脸上神色不变继续问道:“每次都这样吗?你们也不闹腾一下?”

“唉,也不是每次都这样,上一次让我们打头阵还是五年前,那次足足有三名馆主死掉,其中就包括丹鹤武馆的上一任馆主!至于闹腾?吃穿住行都是南屏城给的,有什么理由闹腾。”张正一脸唏嘘的说道。

王山皱了皱眉,没有接话。

兴许是刚刚的话题太过压抑,几人路上也没有兴致再继续聊下去。

“南池都尉有令,全体人员原地修整!”

王山等人跟随南城卫走了两三个时辰才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此时在一片竹林中修整,本是炎炎夏日,可这竹林中却有点寒气沁人!幽静如虚!

“此次有劳两位供奉了。”南池都尉此刻站在远处凝视着王山这边。

“无妨都是为城主办事。这开胃菜不知道会不会把这小子的魂吓掉!”其中一位黑色长衫,约五旬左右,阴柔紫黑脸色的供奉嘎嘎的笑道。

正盘坐在地上吃着干粮的王山,只觉得头上生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本能侧头躲避,还不知是什么东西,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王山赶忙起身戒备,只见一只莫约两个成人手掌大小的黄鼠狼,此时爪子里捧着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在那里啃食着。

“小默!”马修一脸悲愤的看着黄鼠狼脚下的男子。

“内壮期的弟子,都注意!躲到后面去!”张正一把拉过正奇往后塞去。

黄鼠狼发出一声似鼠非鼠的叫声,丢下了手中的心脏,发红的眼睛向着王山等人扫视而去。

众人连忙戒备起来,南城卫听到这边的动静也都围了过来,被围的黄鼠狼好像一点也不害怕,脸上仿佛还露出了讥笑。

“当心!”一直盯着黄鼠狼的王山,发现它又向张正袭去,口中猛的发出一声熊吼一拳砸了过去。

“吱吱。”黄鼠狼灵活的躲过这一拳,四肢扣着地面,红着双眼看向了王山。

“结阵!”百名南城卫瞬间将武馆众人挤了出去,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成了一个圆圈。

“可惜了,南城卫不能损,麻烦了!”看到南城卫关键时刻上前挡住了黄鼠狼,南池都尉道了一声可惜。

黑衣老者嘎嘎一笑,向着王山等人那跳了过去。

阵中的黄鼠狼一脸凶残的看着南城卫,准备寻找突破点,只是南城卫此刻均是手持利刃,最前面一层南城卫仿佛有一层刀网保护,让黄鼠狼难以下手。

“给老夫闪开。”黑衣老者几下跳跃到王山等人面前,瞬间变成了一条身长三米,浑身覆盖黑色鳞片的巨型蜥蜴,落入战阵之中。

黄鼠狼当即如临大敌浑身毛发树立。

“丝丝,小老鼠,哈哈,丝丝。”黑衣供奉变化的巨型蜥蜴此刻来回吐露着舌头,戏谑的看着面前的黄鼠狼。

“吱吱”黄鼠狼也许是感觉到了危险,化作一道黑影向蜥蜴袭去。

“啪”黑衣供奉巨大的蜥蜴尾巴抽在了黄鼠狼身上,强大的力量瞬间将黄鼠狼抽在地上爬不起来。

“咕噜”黑衣供奉一口吞下了还在挣扎的黄鼠狼,而后变回了人形。

“嘎嘎,还想放屁,没门。”黑衣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阴森的说道。

“都散了吧!”黑衣供奉说完往回走去,临走前往王山这边看了一眼。

“是!供奉大人!”

这便是妖变期的炼妖师吗?虽然没看清阵内的情况,但是黑衣供奉刚刚变身的一瞬间,王山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好强!”王山捏紧了拳头。

“还好刚刚有王兄弟你,不然我今天就悬了。”张正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凶兽都如此厉害吗?”王山脸色凝重的问道。

“不,一般的力量型凶兽,我们还能招架一二,最怕的便是这速度惊人的凶兽,我们普通武者根本来不及反应。”看着马修抱着弟子的尸体在那痛哭,张正难受的说道。

张正叹了口气走到马修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力量型与速度型吗?刚刚的那供奉所变化的蜥蜴,也应该是偏速度型的,只是不知道是妖变期几层的修为。”王山看着黑衣供奉离去的方向,心中默默盘算着张正所说的话。

大约半柱香之后,整个队伍又重新出发了,马修的弟子也被暂时埋葬在了这里,等回去的时候再带回去。

因为‘小默’的死亡让几个第一次参加清扫活动的武馆弟子,均是神色惶恐的跟在自己师傅身边,一刻不敢离开。

寒门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