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族开始的封神之路

从龙族开始的封神之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她不在人间

太阳越升越高,在骄阳的照耀下,海面仿佛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海鸥在天空中翱翔,时而发出悦耳的鸟鸣,海浪互相追逐,拍打着舰船的身躯,一切是那么和谐自然。

“伊薇特!”

一道悲伤欲绝的呼喊声震动天际,打破了这份海天相接的祥和。

王恪没有半分犹豫,直直地冲了出去,绘梨衣下意识地跟在王恪身后,一起循着哀嚎声跑去。

在二层舱的过道,源稚生、樱、优玄三人从甲板上飞奔而来,王恪和绘梨衣来到声源地的房间,与他们相遇。

“绘梨衣!”

源稚生低沉着声音,本该在舱内的标间里,防止他们探索南海海沟出现意外的绘梨衣,为什么会跑出来,而且还跟在这个人的身后!

绘梨衣嘟嘟嘴,从王恪身后走了出来,来到源稚生身旁,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捏住源稚生风衣的一角。

王恪没有在意,快步走进了这间房,日式榻榻米的装修风格,桌椅、床榻简单明了,安静地摆放在原地。

只有淡绿色的榻榻米上,躺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她的胸膛被洞穿,暗红色的鲜血覆盖了半个身躯,周围是星星点点的血迹,好似下了一场血雨。

古德里安跪在一旁,双手掩面哭泣,语无伦次着,“伊薇特,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的!你不是一个没有灵感的学生......伊薇特,都是我的错!都是我......”

樱走上前,“胸膛被一击洞穿,周围的碎屑肉块和血渍,应该是她的心脏被取出来,粗暴地捏碎导致的......正面躺在榻榻米上,眼中惊恐,嘴巴微张,说明有注意到凶手,但是凶手速度很快,她来不及反应,甚至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

源稚生一手扶住无线耳机,“所有人进入警备状态,三人一组进行搜查。注意,敌人的实力很强,遇到情况第一时间撤退呼救!”

“古德里安教授,节哀。”王恪蹲伏下身,拍了拍古德里安的肩膀。

伊薇特的惨死同样让王恪的内心十分难受,虽然伊薇特和他不熟,但这几日的相处也让他认知到了身边这个来自卡塞尔学院的女孩。

没事的时候就会追剧看电影,学着明星的妆容给自己买化妆品,偶尔上网和人对喷,维护自己的idol,有事的时候害怕得要死,却仍旧会使用言灵提醒大家有危险。

只是现在,她躺在榻榻米上,暗红色的鲜血像玫瑰色的幕布,封盖上了永远长眠的躯体。

“为什么?”王恪深呼了一口气,“为什么要杀了伊薇特?”

“......”

房间内陷入了沉默,本就压抑的环境更显抑郁。

没有人知道凶手的动机和目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们只能下令手下进行船头到船角的搜查,进行每一个人员的甄别,但最后一无所获。

优玄俯身,闭上双眼,双手合十,一串又一串低沉而又有节律的话语从他嘴中发出,良久,他才站了起来,“会不会,是因为她的言灵?”

“言灵?”

“血系结罗?!”

古德里安从悲伤中惊道:“血系结罗能提升自己对血统感知的敏锐程度,以自身的血统和周围的龙类或者混血种产生共鸣,从而定位对方,难道......”

“难道会是那头龙?那头次代种?他之前就一直想要杀了伊薇特!”优玄沉声道。

古德里安继续背书,“......龙血纯度越高的个体越容易被发现,但也有些个体能够隐藏自己隔绝共鸣,更强大的个体甚至能利用血统共鸣反过来杀死释放者,因为释放者在使用言灵的时候精神是不设防的......”

源稚生接问,“所以,伊薇特之前使用过言灵吗?”

古德里安摇摇头,“我一直和伊薇特在一起,她说再来这片海域,有点害怕,想要看剧吃点零食,我就......”

说到这里,古德里安又哽咽抽泣了起来,散落一地的零食像无人看管的玩具,围在无助如孩童般的古德里安身旁。

“古德里安去了舰船食堂,来回最多不过十分钟,这十分钟没有任何人经过这里......”

源稚生的无线耳麦里,传来了乌鸦的声音,乌鸦坐在监控室,调集了当时的监控画面,但监控屏幕上,除了古德里安的身影,再无他人。

源稚生转述着乌鸦的话,“从古德里安教授出门到回来的十分钟里,这条走道上没有任何人出现过......什么样的人,能够快到连监控摄像头也捕捉不到?就算速度再快,至少也会留下一个身影。”

“会不会,不是人?”

王恪缓缓说着,走到房间的窗户旁,这扇圆窗正对大海,可以看到外面深蓝如墨的海水。

源稚生思索着说道:“窗户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就算不是人,从船外窗户爬进来,我们监控摄像头也能捕捉到,而且伊薇特也不会是这样的死状。”

优玄猜测,“会是拥有言灵冥照的混血种吗?”

“冥照的领域会残留出淡墨色的痕迹,所以很显然不是。”

“......”

众人本以为再临南海海沟会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屠龙战争,结果尼伯龙根没有发现,龙没有找到,反而船上发生了诡异的凶杀案。

房间内再度陷入沉默,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要怎么样做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一名混血种,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政哥儿,你一说完感知到徐福的气息,然后这边就出事了,你觉得,这会是巧合吗?”王恪在脑海中问道。

“不知道。”嬴政双手枕着头,翘着二郎腿,一幅放飞自我的姿态。

“能不能靠谱点,政哥儿!你可是千古一帝秦始皇!”王恪痛心疾首。

“嘘!”

嬴政食指放在嘴边,“朕一统天下,奠定华夏之国千秋基业,都死了两千多年还不能享受享受?”

“......”

王恪头疼道:“政哥儿,人命关天,而且已经有一个人牺牲了!她的牺牲,我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嬴政想了想,“对方能够悄无声息的消失,肯定有某种手段。”

“政哥儿,你说了句正确的废话。”

“呵......所谓消失,隐形,并非一定是肉眼看不见,也许只是那些监控设备看不见罢了。”

“!!!”

王恪的思路一下子被打开了,回到现实,对着源稚生等人快速道,“会不会是凶手在某一时间段屏蔽了监控器!”

源稚生否定,“如果凶手屏蔽了监控,那监控室一定会立刻回馈,除非......”

“乌鸦!收到请回答!”

源稚生对着风衣领口的麦大声喊道,耳麦中只激起了一丝电流杂音,便再无人回应。

一阵疾风掠过房门,源稚生化身为一道黑影,飞速奔向监控室,众人紧随其后,一起向监控室狂奔而去。

王恪没有跟从他们,而是双手握拳,形如熔岩般的拳头三两下便将铁皮船板破开一个大洞,他纵身一跳,直奔向第三层舱的监控室。

大米水小米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