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凡劫之英雄出少年

乱世凡劫之英雄出少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六子的直觉 (求收藏,求推荐,求鼓励)

既然自己扮演的是个纨绔,索性利用这个人设再傻点也无妨。反正表现的像个雏,别人也只会耻笑而已,不容易联系到其他方面。

想到这,张海涛表现出满脸的好奇问道:“哦?这么说,李兄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不知能否满足小弟的好奇之心?”

姓李的神秘人皮笑肉不笑的道:“薛公子的好奇心还真不小啊,可是公子是否知道,这里可是混乱之源,好奇心是会死人的。知道的秘密越多,就越危险。李某谢谢公子的酒席,可只要是秘密就没有白来的不是?”

张海涛像个雏一样,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拱手做恍然大悟状道:“孟浪了,孟浪了,多谢李兄教诲。”

气氛稍显尴尬,孙大拿打岔道:“这把,老夫有感觉,还是开大,我下两千两。薛公子要不要跟一手?老夫今天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公子信得过的话,帮公子改改运?”

“哈哈,谢孙兄。孙兄的话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今日带来的银票都输光了,让小弟想想如何借运?”

众人听他这么说,心想,果然是个纨绔,这都输了几万两了,还不知道收手。谁出门带这么个公子哥,还真是心累。

而最着急的是站在一旁的刘耀文,好不容易碰到个肥羊,这才刚拿了个酒席的回扣,其他的打赏都还没到手呢,这就玩光光了?心中闷气归闷气,可嘴上不能这么说,还是要伺候好了,来日方长。

要让雇主舒服,要会递台阶,于是刘耀文低声道:“爷,应该玩累了,小的带爷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张海涛眼睛一瞪,“怎么?觉得本公子没银子玩了?难得有孙兄这样的前辈愿意借运,岂能错过。银子?银子算个屁!”

说着,张海涛从怀中摸出一块三彩灵石。将灵石在手中抛了抛,说道:“这不就是钱嘛。”

众人一愣。虽说这只是三彩灵石而已,灵石中的初阶灵石,在座的都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不稀奇。但是,这是修炼之人的必需品,从没看到过有谁随随便便地拿出来当赌注玩的。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纨绔啊,纨绔中的纨绔。自己家里要是有这么个后辈,现在非一巴掌拍过去不可。

站在赌桌里面的荷官马上拱手道:“薛公子,本赌坊可以为公子折换成现银。三彩灵石价值十万两白银,这是公认的价格,去除手续费用,公子可得九成五,这是绝对公道的价格了,公子觉得可否?”

张海涛手中抛着灵石说道:“跟你们换?那怎么借运?借赌坊的钱和赌坊赌?本公子可不乐意。给你们赚差价不如给李兄赚呢,大伙说是不是?”随着话音落下,灵石抛向空中朝李兄飞去。

看到李兄接住灵石,张海涛接着说道:“李兄,可愿意借小弟一些运气?用这灵石和李兄换个八万两银票来试试运气。”

众人一听,这可够大方的,那边九成五,这边直接只要八万两,这姓李的换个手就赚了两万两。

李兄将灵石放下笑道:“薛公子客气了,银子而已,拿去便是。”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沓银票,数出了八万两递了过来。

张海涛接过银票,看也不看,甩手就扔到了赌桌上代表大的圆圈里。众人都是一惊,这小子喝多了,疯了吧。

荷官说道:“好叫薛公子知晓,这是地字厅,上限一万两,如果公子要玩更大的注码要到天字厅才可以。由本坊博主直接主持。”

张海涛不耐烦的道:“怎么?本公子在这张台子上已经输了几万两了。就这最后的赌本,赌这最后一把都不行?你到底开不开?不开的话,叫你家博主过来说话。”

荷官无奈,只好叫旁边的小厮去禀告博主。不大功夫,九宫坊今日值守的钱风扬来到了地字厅。听完荷官小声的汇报,抱拳道:“哈哈,我当多大点事。这位薛公子一看就是玩高兴了,不如麻烦公子移驾到天字厅,老夫陪公子玩两把?”

张海涛喝了口酒,懒洋洋的道:“请问,这位是?”

老者还没回答,站在身后的刘耀文赶忙说道:“禀公子,这是今日九宫坊的博主,钱风扬,钱老爷子。能当博主的都是阴阳境以上的高手。”前半句是卖弄自己的见识,在雇主面前表现的有问必答。后半句是提醒雇主,对面的不是一般人,可不好惹,怕自己雇主不明所以吃了亏。这狗腿子当得那是相当的合格。

钱风扬笑眯眯的看着对面,并未出言打断,这样的公子,他见得太多了。

张海涛听得刘耀文的介绍,抱拳拱手道:“失敬,失敬,原来是钱前辈,后辈末学初来乍到,不知深浅,多多包涵。”

钱风扬回了一礼,“呵呵,好说,公子是客,只要公子玩的尽兴,就是本坊的荣幸。”

“说的好!就是要尽兴,这注码也下了,博主也到了。地字厅也好,天字厅也罢,只不过是个场地而已。难道说这么大的赌坊,还会出千不成?不同的厅有不同的安排?还是博主怀疑在座的我等会出千?如若都不是的话,那博主所在便是天字,这盅,你是开,还是不开?”

钱风扬闻言一皱眉,这小子故意找茬?不像,应该是喝多了,赌上头了,这注码是灵石换的。应该是想最后搏一把,这种货色老夫见得多了,就算赢了,也会继续上头玩下去,不输光不会停止。你自己找死,老夫成全你。

想到这,钱风扬笑呵呵地道:“薛公子豪气,那老夫就为薛公子破个例,开!”

钱风扬朝荷官点了点头,荷官抬手开盅,“开!四四五,大!”

“哦哦!!大!大!大!公子威武!神了,大啊!大!”刘耀文兴奋得歇斯底里地叫着。

张海涛也哈哈大笑着将赢来的银两揽入怀中。抽出一张百两面值的往后一扔,“喊得好!赏!”

“谢爷赏!公子威武!”刘耀文这声爷叫得那个亲,真的是发自肺腑,估计他亲爹都没听过。

张海涛懒得理他,转头,数出一万两银票递给孙大拿,“多谢孙兄借运,别嫌少,大家沾沾喜气。”孙大拿大喜过望得一边说兄弟太客气,一边毫不犹豫地接过了银票。

张海涛又数出十万两银票,递给李兄说道:“多谢李兄借运,小弟可否赎回那颗灵石?”

这可厉害了,这姓李的朋友,可是什么风险都没担,一转眼的功夫,这真金白银的就到账了啊。

“兄弟客气了啊,应当的,物归原主。”李兄欣然递过灵石,收回银票。自己也觉得,这钱太好赚了。

张海涛将剩下的银票整理了下,收入怀中。本来张海涛想的是,大手笔地输掉银两后,再表现出没了灵石回去难以交差的戏码,让姓李的等他拿银子来赎回,好让两人之间产生交集,有利于下一步地深入。

没想到,运气不错,赢了。八万变十六万,送出去一万,再用掉十万,还剩五万两,那今天几乎没什么亏损,这是意外之喜。也正好趁着这热乎劲,直接进行下一步。

想到这,张海涛站起身形,“各位,今日赌的尽兴,但也乏了,不如小弟请几位哥哥去春宵楼,乐呵乐呵,托了两位哥哥的福,大家多亲近一下,弟弟做东,请各位哥哥务必要给小弟这个面子。”

确实,连续赌了几个时辰,大家都有些累了。这正好有个请客喝花酒的,不去白不去。今天入得天上人间,本就是找乐子的。众人起哄,“走,走,谁不去就是不给面子,难得玩的如此开心,大家同去,同去,一块乐呵,乐呵。”

张海涛开心地打开折扇,在胸口扇了扇,“癞子,前头引路。”

“好嘞!各位,各位,这边走着,请,请。”

众人开开心心地携手而去,钱风扬坐蜡了。什么情况?自己看走眼了?哪有玩上头了,赢了一把就走的?

这里钱风扬还在怀疑人生,那边有个小厮却紧皱着眉头,看着离去的众人中,那貌似纨绔的薛公子。

这个小厮,正是引着张海涛进入地字厅的吴六子,也是柳伯簺众人口中的小六子。是影卫在甘泉镇的外围人员。若干年前此地影卫的后裔。

吴六子早就注意到,这个薛公子,一直在打探有关柳伯簺驼队的信息,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必须要将消息送出去,一边想着一边急忙往楼下走去。

凉拌糊涂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