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念力实在太均衡了

第8章 杂谈

日期:2018年12月12日,星期三

数据:「

1.质量:6.4kg

2.数量:3!

3.精度:0.036mm(36μm)

4.视圈半径:10m

5.极限控速:35m/s(小物体)

6.极限控距:202m

(心力的第二次蜕变)

日记:今天是个可喜可贺的日子,早上刚醒过来,照常把闹钟震飞,随手唤来校衣校裤。

我蓦然发现,这三个想法是同时产生的,衣服裤子也不在同一边,衣服在床头,裤子在床尾,闹钟还是在窗台上,对了,此刻已经飞进了窗外的草丛里。

我好像可以一心三用了?

来回试了几次,果然如此,于是我将目光瞄向了窗外的草地。

只有我家刚好在草地中央,其他亲戚里草地都挺远的,就是防野兔、老鼠之类潜入家中。

不过这正中我下怀,因为没人,所以我敢把闹钟扔出去,就敢把它召回来。

闹钟的声响惊动草丛中的小虫,顿时,原本静谧美好的草地也躁动起来。

十米的视圈半径已足以覆盖半个家和很大一片草地,感知中,我能看到这些小生物的活动,就像一个立体生物沙盘一样呈现在我眼前,无论是草里还是地下。

一层土幕缓缓升起,这些是细小的土壤微粒,还有一些大东西——蜷曲成球状的西瓜虫,疯狂扭动的土狗(虫子),无处落脚的蛐蛐……

当然,也是外面没人我才敢这么干,要是被村里人看见了,指不定被人嚼舌根,说我家风水不好,闹鬼!

——

我还是照常出门上学,背着个重的要死的烂书包,高中生的书包总是装满了厚重的课本,相比初中更加可悲,重的甚至能达到10斤,我的也有6斤重,不过今天上学异常的轻松,因为我抵消了书包带来的负重。

除了横向的惯性,纵向的重力刚好和念力抵消,也就相当于我背着一个无重力的书包,于是我背着书包跑出了正常人飞奔时的速度。

出于把稳,到了人多的地方,我会稍微撤掉一点念力,让书包果断下垂,不然书包一飘一飘的,难免被人看出异常。

走在路上我在想,等到我成长到可以把自己的重量抵消了,自己离上天也就不远了。

之所以肯定了这个年头,是因为我发现,念力这种东西似乎没有源头,它几乎是凭空产生的。

为了证明这个才想,昨天我站在家里的电子秤上,右手用念力拖起一个花瓶,可我本人的重量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我不用考虑相互作用力的影响,念力真的可以把我脱离原地。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飞上天空和雄鹰一起遨游在苍穹之下,那将是多么美妙的感觉?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不停锻炼念力的最大推动力,有这样宏大的目标,何尝会让生活无味呢?

——上学

所有老师都疯了!

我的天呐,我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今天课堂上我被叫到的频率高到突破天际,每科都一样。

数学课:“陈醒天,举出十种常见的裂项相消情形。”

语文课:“做阅读理解题中感悟类解答题的三个要点是什么?为什么这题只需要两个要点?”

英语课:“chenxingtian,and now you are sitting in experiment 4 classroom,where you always live with your classmates,怎么替换where使句子维持原意?”

我:……

有病吧,就连铁憨憨王新也察觉到好像我被老师针对了。

王新:“你不会嚼老江舌根被听见了吧,不然老师这么折腾你干嘛?”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

付谨行似乎看到了我的窘境,他跑过来对我说:“陈醒天,如果下午再有老师针对你,不要虚,就说你不会,王小枫这女人针对你一早上,下午要是再搞你,我帮你搞她。”

哇,这家伙胆子是真的大,果然谨言慎行,心里给他点个赞,不过还是拒绝道:“放心,在针对我也没用,只要我答得出来,他们就有力也无处使。”

付谨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离开了,我瞥了一眼某个在旁边偷笑的人。

我:“笑什么笑,还不是都怪你,要不是你,我至于被老江针对吗?”

常秋月:“???

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着你了?”

我:“不信你可以去问老江,我可没嚼他舌根,他嚼我舌根还差不多。”

我转头离开了教室。

——淋雨

厚重的乌云将天空一整片的遮住,没有一丝阳光透露下来,给我本不美丽的心情再填上一丝阴霾。

躺在冷冷清清的草地上,我出神地仰望着惨白的天空,一只手在空中轻柔地拨动着。

可惜,我什么都触碰不到,云层的高度至少有一公里,以我现在的控距根本接触不到。

“啪嗒”。

一大滴水重重砸落在我额头,很清凉,也很忧伤,我想把雨拨开,却连轨迹也无法偏移。

“哗啦啦”。

大雨倾盆而至,整片操场烟雨蒙蒙,风雨飘摇,操场上早已不见人身影,隐约能听见上课铃在轻吟,看见树影在摇曳,而我却浸没在这冰凉的秋雨中。

“哈哈,哈哈。”

原来,就算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会感到不快乐。原来,就算拥有念力,却还是感觉无力。

任凭雨水打湿我的衣裳,我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我要这雨,再也碰不到我的衣角。

我要这天,再也挡不住我的脚步。

我要这人,再也无法左右我的心。

——结梁子

回到教室,课堂早已开始两分钟,我在门口喊报告,生物老师仿佛未曾听闻。

两分钟后,他淡淡道:“不要以为你湿透了我就会原谅你迟到的罪行,滚去后面站着,别在前面戳我眼睛。”

“呵。”我冷笑一声,默默走到教室后墙。

“你什么意思?觉得自己很拽吗?这节课你别听了,转过去。”

我能感受同学们异样的目光,有不屑,有疑惑,有戏谑,可我不在乎,老子比你们出类拔萃,老子比你们与众不同。

不听,你觉得可能吗?我可不是只会跟老师怄气的幼稚鬼,我讨厌你,跟我学习你教授的知识有关系吗?呵呵。

于是我真的站了一节课,也学了一节课,他用白板笔写的字我能清楚的感知到,何愁不能听课?

至于笔记,幸好我提前用书围住了抽屉外围,然后用念力悄咪咪地在里面记笔记。

这波不仅不亏,反而有点小赚,为啥?

教室前后距离超过10米,视圈无法覆盖到,我一着急,心想能不能改变视圈形状。

然后,就成了,真的可以改变形状,只是很难控制,需要集中精力,而且似乎体积不会变,弧度也只能稍微改变一点点。

可是足够了,球变成了椭球,刚好可以覆盖整块白板,他讲什么我都听的一清二楚。

也许是我错了,可是这梁子还是结下,我只是单纯讨厌他而已。

——在意我的人

“笔记在你桌子上了,你肯定听课了,但有些点他没细讲,我帮你在书上勾出来了,待会儿你誊抄一下。”

说话的是常秋月,头也不抬一下就走开了,似乎还在跟我怄气。

我呆了一下,随即心头一暖,似乎这个班里还是有值得我真心对待的人都,也许这就是我还能待在这个班的理由。

虽然我已经不需要了,可还是把她的心意收下,稳一手总归是好的。

可我不由得还是疑惑,我有什么理由值得被你偏爱?这我不懂。

——停鸟

上午很糟心,下午就快乐起来了,因为我发现一个新玩法——停鸟。

一中周围应该有人养鸽子,傍晚总有成群结队的鸽子在天空中盘旋,有鸽群就有头鸽。

我恶趣味的截留了头鸽,然后整个鸽子群队形就散了,可能这世界只有我会这么玩,因为硬件不允许啊。

不过令我感动的是,带头的鸽子出问题(被我控制着来了个俯冲),旁边就会有其他鸽子转下去查看情况,直到确保头鸽安然无恙才返回队伍,他们是一个不离不弃的整体。

不像某个班级,只知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默默的想。

行湛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