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念力实在太均衡了

我的念力实在太均衡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0章 横断山脉(其二)

横断山的地势是自东南向西北逐渐递增的,很快他们就从亚热带来到了常温带。

海拔的升高外加纬度的变高,让温度很快降到了10℃以下。

寒冷的气流迫使陈醒天不得不降低飞行的速度,两边的纱窗和大门也尽数闭上。

收音机大小的便携式空调缓慢释放着热流,抵御着来自外界的寒冷。

此刻,帐篷外已是白茫茫一片,浓郁的大雾几乎笼罩了整片山体,能见度不超过50米。

这里靠近滇省西北的一个城镇,附近大概会有一些村庄,飞到浓雾之上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干脆还是在浓雾中行驶,纵向300米的极限感知还是能让陈醒天将周围的状况反馈到脑海中的。

丁若梦闲着无聊,干脆和空空玩起了五子棋,两人在棋盘上杀得难解难分,你来我往。

最终,还是小梦技高一筹,十局九胜,还有一局平手。

空空被直接打自闭了,它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局势,总会在猛然间变得险象环生,就好像丁若梦站在比它更高的维度,所有明面上的套路,都是在为最终套路服务的。

陈醒天也在暗中观察他们的对局,空空的智商终究还是要低于常人的。

四个月的它已是一只青年大狗,可这也同样代表着,它的智力几即将定型,今后的日子里,即便它比其它狗子要聪明,最终也就这样了。

陈醒天皱眉,看来空空的历练也要安排上了,若还是没有高强度的刺激,它可能一辈子都只会停留在这个高度。

……

山地的一块梯田里。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跟着他爷爷在田里犁地,这样原始的耕种方式在偏远山区还是挺常见的。

男孩颇为无聊地看着爷爷驱着黄牛,用着已经锈迹斑斑的爬犁,从田的这边走到另一边,然后又走回来。

白色的雾在山坳里流淌,就好像天上的河流,强烈的山风将这片山区的浓雾吹散了一块。

男孩痴痴地望着那一块缺口透出的蓝色天空,那是这片白色世界里唯一的的点缀,他何尝不想飞到天空之上,俯瞰这美丽的大自然。

突然,男孩望见缺口中飞出一个庞然大物,一个鱼头一样的不明飞行物,他急忙对不远处的老人大喊。

“爷爷,快看天上,那里有UFO!”

老人应声放下爬犁,朝着男孩手指地方向看去,可惜什么都没有看到。

“瓜娃子又在骗你老爹,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我没有,刚才真的有东西飞过,只是又飞到雾里去了。”

……

帐篷里。

陈醒天捏了把汗,差点就被发现了。

不过转头想想,自己是否太神经质了,世界各地都有目击UFO的案例,只要不是光明正大的降落在城镇里,被目击也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丁若梦在一旁担忧道:“是有人发现我们了吗?”她明显感受到帐篷猛然加速。

“没事,最近有些神经过敏,做什么都有些杯弓蛇影的。”他揉了揉脑袋。

“那可不行,再这样下去你会神经衰弱的,你应该学着适当放松下来。”

丁若梦知道,如果长时间处于高强度的训练或在长时间的警惕状态下,对神经使用过度,会造成永久性损伤,反而不如以前那么灵敏了。

陈醒天耸耸肩:“你看我像是会怕神经衰弱的人吗?”

丁若梦“……好吧,念力什么都可以治,但我还是建议你活的开心一点,不要总是绷紧神经。”

“好好好,听你的。”

此时的帐篷已经飞出了浓雾区,也逐渐离城镇远去,帐篷再次爬升到山顶的高度。

告诉飞行下的帐篷同样会产生民航客机的嗡嗡声,尤其在这种高度,很容易就惊动了森林里的鸟类。

麻烦的事情出现了,总有鸟儿会出现在帐篷的必经之路上,如果不用念力弹开,它们必然会撞死在电池板上。

陈醒天不得不花额外的精力,把这些小东西一个个拨开。

拨开鸟儿和监视前方共用一条心力,剩下的两条他留下一条,另一条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哥,你要泡咖啡跟我说呀,这样就不会影响你的注意力了啊。”

“控水的学问比控物还要多的多,我自然要先摸清楚液体的一些变化,不然上印度洋出问题就不好办了。”

陈醒天把咖啡液从杯子中取出,一个冒着热气的黄褐色水球静静漂浮在空中,只是它的内部并不平静。

“和上次展示给你的洗菜不同,咖啡的溶解往往包括了更多的学问。

你应该知道,溶解狭义是指一种液体对于固体/液体/或气体产生物理或化学反应,使其成为分子状态的均匀相的过程。

现在的咖啡因子,就夹杂在水分子中,它比水分子大,却没有水分子多,所以它的移动往往是跟着水分子一起运动的。”

空空也聚精会神地听着,以它现在的智商足以学习一些初中甚至高中的知识,一般陈醒天这么做,大概也含有让它从中学习的意思。

“不同于蒸馏或者重结晶,我现在会以一种另类的手段,强行把咖啡因子从水溶液中析出。”

紧接着,咖啡水球内部均匀的棕色突然变得不均匀了,就好像透过了一层半透膜,强行把咖啡截留下来。

只是这个过程更快,也更彻底,析出的咖啡直接就是干的,就好像没泡过一样。

“如果我们在印度洋上遭遇不测,帐篷和一切器具全都损毁,那么我们就只能靠海水和鱼维持生存。

如果现在不练习析出咖啡,将来遇到颗粒更小的NaCl,我就没法析出了。”

“唉,你总是喜欢未雨绸缪,不过这也是一种好习惯。”丁若梦叹息,她根本劝不住陈醒天:“那我们今晚住哪,在大山里吗?”

陈醒天调出了世界地图,这他还真没想好,原本他的想法是,既然已经万事俱备了,不如就一直远离城镇所在地。

可是,在考虑到国外很难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还是决定暂时不出国,先到滇省的边境看看。

“小梦,你觉得澜沧江怎么样?那里是拉祜族聚居地,过了今天晚上,我的负重还可以增加15公斤,可以再在那边采购一些东西。”

丁若梦接过显示器,拉祜族自治县已然位于天朝边境,越过就是缅甸境内,的确是收集物资的最后之地。

但唯一不好的地方在于,这样一座小县城,居然拥有自己的机场,也就代表着雷达扫描力度会大很多被。

不过这个问题也好解决,只要离机场足够远就行了。

“他们那边现在还在过年耶,你确定还买的到物资?”

“买不到,去蹭一顿饭总是可以的吧,少一顿物资消耗,不就相当于多一份安全保障了吗?”

陈醒天理得清次序,若是今天就跨越国境,那他们多半只能到达缅甸总部,他们又不懂缅甸语,也不知道当地的政治状况,还不如留在国内。

“汪?”(蹭饭?)

一听到蹭饭,空空就激动了,帐篷里储备的粮食都是压缩或者密封的,就连加热设备都没有,自然是能蹭一顿是一顿了。

陈醒天鄙视地看着它:“没出息,又不是真的只能吃包装食品,山下的野兔不能抓啊?没有加热设备不能直接生火烤啊。”

陈醒天痛心疾首:“带你出来吃山珍野味,你却想着回家吃白米饭?”

空空:“???”

“行了你们两个,现在也快到中午了,不如就下去抓只野兔来烤烤。”

丁若梦都被说馋了。

陈醒天点点头,操控着帐篷飞出了两公里,终于找到了一片相对平坦的草甸,一片在山腰上的草甸。

帐篷降落在草甸上,陈醒天三人从帐篷里走出,温和的日光洒在他们身上。

陈醒天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长时间的操控让他身心俱疲,但是这样高强度的念力使用所带来的增强感却又令他神清气爽。

丁若梦跑到草甸尽头,看着山下一望无际的绿色森林,不禁感叹:“好美。”

这里是高山草甸,一种很奇特的景观,明明周围都是森林,却在半山腰相对平坦的地方有一块草地,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若不是离城市太远,这里或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露营基地。

空空一站在这样的草甸上,刻在灵魂深处的基因就令它撒欢起来,绕着陈醒天和丁若梦不停地转,活像一只快乐的傻狗子。

陈醒天重心前倾,任由重力束缚自己倒下,在和地面成45°角的时候,强大的念力拖拽着他的身体,朝着天空激射出去。

“芜湖~”

这感觉,简直比坐过山车还刺激一百倍,强大的惯性让他内脏都快贴上了后背,在他的精细调整下,连着内脏一起加速,这才缓解了不适感。

这里是方圆50公里都没有人烟的自然保护区,这里是民航客机都不会选择的险峻路线。

陈醒天为自己的滑翔服也涂上了反雷达材料,内部加装了电热回路,背部背着一个小型电池,朝着天空直直射去。

山脉越来越小,云层却越来越近,某一刻,原本的高山草甸也只剩下一个小绿点,而他,也终于来到了云端。

太阳的光线照射在茫茫白云之上,折射出的光线一度晃瞎他的双眼。

这里就像天堂一般,圣洁。

陈醒天陶醉在这样的美景中,似乎忘记了一切。

这里是积云的天下,无数奇形怪状的蓬松云层飘荡在这样的高度,就好像一个个棉花糖。

陈醒天尝试着拨弄这些棉花糖,结果还是令人的失望的,就如同手掌划过空气一般,明明感觉得到,但就是抓不住。

也许是分子运动速度的问题,气体分子间的范德华力很微弱,更难束缚住彼此,反倒强大的斥力推着它们胡乱飞舞。

不再管这些,陈醒天抬头看向更高处的卷云,它们就像给天空披上的薄纱,装饰着更高处的天空之境。

它们所处的位置太高了,远在积云之上,与地面至少相距6公里,高的甚至达到了10公里。

陈醒天很想飞到那卷云之巅,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即便是在这样的高度,温度都已经处于零下,再往高处爬升,说不定他会冻死。

也许只有到了撒哈拉沙漠,他才有可能到达在这样的高度。

回首望向白云之下,那里还有两个人在等他,可不能耽搁太久了。

……

一分钟后。

一颗黑点一极快的速度向地面俯冲而来,就像一道划过天际的流星。

丁若梦心里默念:哥,悠着点,可别撞到地上去了。

然后她就看到这颗“流星”笔直地像她冲来。

“哎呀!”

眼看着流星就要撞到她身上,她不禁发出一声尖叫,并闭上了眼睛。

一阵劲风呼啸而过。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一个穿着滑翔服的人浮在空中,眼中浮现的是他硕大的头颅。

“要死啦~”

“咚!”丁若梦一拳锤在他头上。

“哎哟!有你这样打你哥的吗?”

“哼,谁让你吓唬我。”

丁若梦捏紧小拳头,在空中挥了挥,这哥哥坏死了。

“嗤~”

陈醒天和丁若梦齐齐看向声音来源,不怀好意。

“空空,最近皮子痒了?”

“汪?”(有吗?)

“那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去抓一只野兔回来,否则今天你就别想吃饭了。”

空空耳朵瞬间拉垄下来,它被这俩人针对了。

“嗷~”(行吧~)

“不要不乐意,如果想要打破桎梏,就要寻找这世界里一切的不可能,打破它,超越它,这样你才会得到升华。”

“旺旺!”(保证做到!)

陈醒天没再管它,方圆300米的感知范围中,他已经发现了3只野兔,至于能不能捉到,就看它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

空空在徘徊了近5分钟,终于锁定了草丛里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影,身体压低,缓慢地接近猎物。

这是一只灰色野兔,正伏在地面吃草,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的靠近。

空空虽然是边牧,但骨子里打猎的基因却没丢,再加上看多了《动物世界》,它也在借鉴不同动物的埋伏方法。

或是收敛呼吸,或是压低重心,或是不看猎物,它在一点点靠近猎物,不远处观战的陈醒天也察觉得到它惊人学习能力。

它慢慢靠近猎物。

10米。

5米。

3米。

1米!

这么近的距离下,它甚至能听到野兔咀嚼青草的窸窣声。

看着眼前唾手可得的猎物,空空身上每一根肌肉都紧绷到极致。

箭已在弦上,空空最后一次调整呼吸,身心进入极度平静的状态。

出击!

有力的后脚如同离弦的箭,瞬间踏在草地上,强大的抓地力甚至将草皮都掀飞出去一块。

空空动了,速度之快,甚至还要超过一些猎犬,它向着野兔的位置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在空空前扑的瞬间,野兔同样也起跳了。

强健的后腿朝着空空扑来地方向蹬去,可怕的腰腹力量促使它完成了一个超高难度的扭转,堪堪躲过空空的扑击。

野兔立刻朝着草甸边缘逃窜,空空一咬牙,也马上跟上,它可不想猎物就这样跑了。

事实证明,边牧的属性强在爆发力,而不是续航力,在追逐的过程中,野兔逐渐与它拉开了差距。

本来是毫无希望的,但空空依靠强大的转向能力,硬生生逼着野兔往悬崖的方向跑去。

这是想把它逼入死地啊,陈醒天暗道,够狠!

空空一直在后追逐,野兔一直向前逃窜,可怎么逃也无法逃出空空的包围圈。

每次想脱离悬崖的瞬间,空空都会以一招极限转向,封死它向后逃的道路。

随着距离悬崖越来越近,空空仿佛看到胜利就在眼前,这野兔跑不了了。

可是,求生的欲望会促使动物本能地做出最疯狂的举动。

野兔逼急了,它还不想死,这一刻,它选择赌上自己的性命。

跳崖!

在野兔越出悬崖的那一刻,空空居然没有犹豫,它回忆起当时被小伙伴们排斥在外是孤独,回忆起自己无能而帮不上忙的自卑,回忆起陈醒天脸上失望的眼神。

它不甘,不甘就这样放弃。

如果对自己不够狠,怎么还有脸跟在他的身后。

它选择,跳崖!

陈醒天在感知中看到这一幕,眼神复杂,不知道该说它勇敢,还是该说它鲁莽,但手里的念力已经随时准备着,在落地时把空空瞬间托起。

在空空也扑出的那一刻,它抓到野兔了,它用嘴死死地咬住野兔的喉咙。

野兔眼中露出惊恐的眼神,它没想到敌人居然也这么狠。

它死定了!

但空空没有坐以待毙,它尽量把野兔拉到身下,在撞击地面时,这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缓冲垫。

野兔自然无法反抗,它快窒息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地面里自己越来越近。

……

“砰!”

脑浆飞溅,骨骼断裂!

陈醒天终究没有使出念力,嘴角也露出了微笑。

十分钟后,空空拖着已经没有生机的野兔尸体返回了草甸,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看样子也受了些轻伤。

陈醒天似笑非笑地看着它:“你是笃定我会救你了?”

“呜~”(当时我没想那么多)

丁若梦立刻上前检查它的伤势,眼里带着心疼:“没有伤到内脏吧。”

空空咧咧嘴:“汪汪!”(没有,就是腿有点软。)

丁若梦有些愤怒地看着陈醒天:“你就这样说风凉话吗?你好歹也是它的主人啊。”

她也很爱空空,毕竟在陈醒天不在的那段时间,都是空空在照顾她。

陈醒天被骂的不好意思,他的态度确实有些问题。

空空挣脱丁若梦走了过来,它抬头看着陈醒天,仿佛再说:我够格吗?

陈醒天也咧嘴笑了:“够格了,但你还差一个契机,到时候可别怂了。”

“汪!”(那是当然。)

丁若梦颇为无奈地看着这一人一狗,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

空空也注定不会平凡。

(二合一)

行湛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