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念力实在太均衡了

我的念力实在太均衡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遨游天地间

时间:2019年1月14日,星期天

日记:

你尝试过挂在天花板上睡觉吗?你尝试过一个人倒立在空中吗?

这滋味贼酸爽,即便我倒立过来,站在天花板上,重力也是朝下的,真的要描述是什么感受,就好像你倒立着被一团史莱姆黏在了天花板上。

并不是我闲着无聊,而是我在思考一个才出现过的问题——若是我的视角产生快速偏移,是否会对感知造成影响?

思考这个问题的意义在于,假如我在空中飞行时遇到不稳定气流,一不留神被风吹得旋转式自由落体,我是否能在天旋地转之中找到支撑点延缓落体趋势。

这非常重要,关乎到我以后的生命安全,比如说某天我被一架战斗机追杀,一旦被锁定,我需要以极快的速度进行规避,这就要做到极速侧移,亦或者瞬间转向。

而人在这种情况下意识会陷入混乱,找不到重心,那就回陷入被动,像一根木棍一般旋转下落,再次锁定之时根本无法规避。

好在我发现,感知在这种视角的极速变换中是可以快速调整的,这应该与感知内视点随意变幻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旋转中对身位的调整大概要用到应力中的知识,就是将念力不断地往一个方向修正。

就好比一个人下落的过程中突然找到了一根绳子,通过抓住这根绳子来调整自己的身位。

这是两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此次前去长时间试飞的最大意义。

——

对话: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已经基本完成滑翔服的配件设计,只需要将关键部分缝纫上就组装完成可以试飞了。

非常丢人的是,我不会缝衣服,现在轮到小梦给我加班加点了。

小梦打了个哈欠:“你就不能下个星期再去吗?”

她被我从梦中叫醒,然后下到地下室里给我当工具人,怪不好意思的。

“这次就麻烦你了,我从来不是那种闲的住的人,一旦有想法我就会付诸实践,大不了你明天睡一天嘛。”

小梦的眼睛狡黠地转了转,我心里咯噔一声,要坏事。

“但我有个条件。”

果然,来了。

“下星期随便挑一天,我要你抱着我睡觉,就一天。”她这样道,眼中还带着一丝羞涩。

“你是魔鬼吗?《未成年人保护法》了解一下。”我很无语,她对这种东西是有什么执念吗?

然后小梦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你获得念力后有多少行为触犯了法律心里没点数?放心,我只要你抱着我睡,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这不犯法。”

“你越这么说我越不信。”

“行啊,滑翔服的缝纫你自己来。”说着她就要撂手不干了。

“行行行,我服了,但是咱得说好了,不许乱摸。”

“嘻嘻,这可是你说的。”

我的天,这就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克星吗,难道不近女色就这么难吗?

“两个小时搞完,如果搞不完,给我直接上去睡觉。”

“好。”听到我同意的她立刻开始赶工,而且速度极快,我人都傻了,这就是执念带来的推动力吗?

——

早上10点,我带着基本成型的滑翔服出门了。

“真的不要我们跟着去吗?”

“汪汪?”

“没必要,好好在家待着,你们去了反而给我添麻烦,走了。”

“注意安全。”

——

不知怎么地,我觉得自己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节来高山滑翔,因为,实在太TM冷了。

现在已经进入冬季,再加上海拔越高气温越低,即便邱岭市处于亚热带,现在的最高温也不会超过15℃。

为此,我不得不买下大量的暖宝宝贴在关节部位以防冻伤。

看来以后还得找张乾那小子,设计一套电热回路,这样就不用担心以后飞到平流层被冻死了。

海拔近5000米的青山此刻已经有了雪顶,我曾经看过一些极限运动爱好者就是从这样的雪山上往下跳的,他们的御寒方式大概也是电热吧。

和之前一样,来到了山腰的商业街,灯火通明的繁华街道此刻也冷清了许多,毕竟到冬天了,再上山就是吃力不讨好了。

今天的天气多云,厚重的云层遮住了本就没有多少的阳光,让温度变得更加寒冷。

山顶的滑翔点早已停飞,现在已入寒冬,刺骨的寒风会延缓人的身体机能,反应迟缓之下,一个不留神就会撞上山壁,永远的留在那里。

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滑翔点,可惜对我来说都差不多,毕竟我摔死的概率要比他们低很多。

站在山崖上,低头看着山脚下凄清肃然的氛围,没有人烟,没有温暖,只有寂寥,我有一种错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忧伤而抑郁的时段。

真的好不真实,仅仅一个月,居然能将一个人的人生改变到这种地步。

回想那时的我,似乎每一秒钟都在经受着生活的煎熬,没有友情,没有爱情,甚至连亲情也淡漠了许多。

可是,明明现在的爱情触手可得,却又对它避之而不及,为什么?是我的心态老了吗?还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

再看一眼身后的万家灯火,我毅然决然的迈出了那一步,就让大自然洗涤我的心灵吧,一切都会有答案的。

重心前倾,我的头向下栽去,这里的山壁垂直距离只有100米,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滑翔翼展开!

侧翼和尾翼开始疯狂抖动,不好,我一来就遇到乱流了。

念力,爬升!

展开后的空气阻力外加强大的念动力,我下坠的趋势硬生生止住,此刻我距离地面最低点还有不到10米。

我冲了出去,在滑翔服的帮助下,重力势能成功转化成了动能,现在的我以至少30m/s的横向速度向前推进。

我没有按照有关部门的既定路线,而是向着比我现在飞行高度还高的山坳口冲去。

原因很简单,就算既定滑翔点封锁了,也仍然有保安在站点站岗,就是为了防止一些不怕死的这时还想往下跳。

还有就是,能让自己的滑翔服越飞越高的,这世界可能有且仅有我能做到。

飞过山坳口,我真正进入到深山之中,这里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只是没了青山的景致,可却也多了几份自然的格致。

迎面而来的是两座小山丘,山丘上隐约可以看见村庄,我得远离那片区域,因为保不齐有人会拍照。

天朝的缺德地图也不敢用,谁又能知道上面究竟会不会有监测系统,我只能强行逼自己记下途经过的山路。

麻烦的是小山包实在太多了,而且大多千篇一律,根本记不过来,我灵机一动,想到一个有效的办法——标记法。

每隔一段距离,就将一棵长青树木弄秃,位置必须得显眼,比如在一堆长青树木的簇拥中,将最中间那一棵弄秃,这样,一个标记点就弄好了。

找到方法的我不再有任何顾虑,义无反顾地向前飞行。

一公里,两公里,三公里……

越是远离邱岭市,环境就越是荒凉,果然城市才是现代人生存的命脉。

渐渐的,手脚也开始被风吹得冰凉起来,刺骨的寒冷透过了滑翔服,不断作用在四肢百骸,我不得不减速,再一次停在空中,然后给自己加塞暖宝宝,不仅是关节部位,还有一些容易被风扫过的部位,也全部贴上暖宝宝。

做好一切准备的我再次开始加速,由原本的1m/s²的加速度变为11m/s²,直到向前的空气阻力和念力持平,还要预留一部分念力预防突发状况,我的速度也达到了惊人的80m/s。

十秒飞过一座大山,一切都如走马观花似的不断后退,因狂风刮过的噪声占满了我的听觉,我只能靠视觉和感知洞察这个世界。

也许我现在的速度已经和民航客机无二,一切逝去的都那么飞快,往事不禁涌上心头。

第一次获得念力时的狂喜,对实验4班的讨厌,对常秋月的情愫暗生,再到人性的洞悉,感情的破碎。

想要依靠养狗缓解抑郁,却意外收获了一个妹妹,最终意识到,只有独自面对才能击败抑郁,对念力的盲目自信,对未来的过度憧憬……

原来,我已经变化了这么多,不禁在想,我现在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是认可,是自由,还是名利?

也许都有吧,我始终也逃不过人类最基本的特性——野心。

有了野心,才会想获得更多,有了野心,才会费尽心思去完成下一个目标,有了野心,才对自己的生命赋予了价值。

我什么都想要,我不会避讳这样的,因为我有际遇,我有实力,我有头脑,既然先决条件已经这样优越,为何还要躲躲藏藏?

莽是一种变强的方式,苟也是一种变强的方式,以前的我苟过,一点点增强自己的念力,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也莽过,少年的隐忍心始终抵不过那一时的冲动,将自己暴露给了常秋月。

可这也不就是成长道路上才会犯下的错吗?

即便我的心理年龄已经远超同龄人,却还是做不到对事游刃有余,对人油滑圆润,这也不就是他还得继续学习的理由吗?

犯错不要紧,迷途知返才是正道,我突然想回去了,绝对不是因为冷,就是我想多了,有感而发,有感而发。

有时也觉得自己挺能脑补的,这大概就是一个脑补怪的日常了吧,实属惭愧,溜了溜了。

行湛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