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修罗神君

末世之修罗神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岁月神偷

第三十五章 岁月神偷

“咔嚓咔嚓咔嚓……”

洁白的雪花很快就覆盖住了整扇门。

“轰!”

防盗门碎裂。

门内的寒气铺面而来。

这下夜修禹和暮雷也足足退了十几步。

门内是一片白蒙蒙的世界,冰天雪地,雪花乱飞。

只有慕寒雨还留在原地,能够勉强看清里面依稀坐着一个人。

“这这这是什么什么情况?”林峰哆哆嗦嗦的问道,他被冻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早就和木萧萧她们退到更远的地方去了,但还是感到了刺骨的寒冷。

“我也不清楚。”夜修禹看的一脸凝重。说实话,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觉醒会出现这种变化的。

但他可以感受到这房间内的魂力在急剧的旋转升腾。

慕寒雨看着里面的景象也不敢出声打扰,就在门口担心的看着。

但忽然这股白色的寒流不由自主的开始汇聚向慕寒雨了,丝丝缕缕的钻入她的身体。

“寒雨!”夜修禹大急。

“我没事,这股寒流好像对我有帮助。”慕寒雨闭上眼睛,感受体内的魂力。

然后顺势盘膝坐下,将其炼化。

这股气息与慕寒雨异能是同根同源的!

她们的异能同出一脉!

那以后的战斗可是有相辅相成的作用,威力可以成倍的提升!

“呼~”

不一会,慕寒雨就起身了。

因为空气中的白色寒流逐渐淡至消失了。

汇聚,旋转,流动。

空气中结出了一朵朵小小的雪花,绕着那个身影不断的旋转飞舞。

一抹银色的光华一闪而过。

“这,这是银色令牌!”夜修禹惊诧道。

难道银色金色令牌的觉醒动静都是这么大的吗?

夜修禹暗想。

但还没有等他思索完,这房间内的景象又开始发生了变化。

原本被冰霜雪花覆盖的整个房间迅速开始恢复原状,冰霜雪花都化为一道冰蓝色的寒流涌入房间正中心那个女孩的体内。

“阿萱这是觉醒完成了嘛?”慕寒雨扭头问夜修禹。

“这种情况我也没有见过,再等等吧。”

当冰雾散去,屋子里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只剩下紧闭双眼坐在那里的娇小少女。

夜修禹看清了她的脸庞。

“这是?雪之领主冯萱然?”

“雪之领主?”慕寒雨柳眉一皱不解道。

“末世异能者排行榜第五十的强者,人称雪之领主。”夜修禹继续压低声音,尽管林峰他们已经离这里远远的。他继续道:“拥有唯一属性异能,雪,实力强悍无比。”

所谓唯一异能就是这个异能只会存在于这个异能者身上,其他异能者根本不可能觉醒这种异能,例如火焰这种属性的异能,先是有阳火阴火之分,再慢慢细化,有的火焰有爆裂的效果,有的火焰有附着的效果……

但这雪不一样,前世,除了冯萱然以外就再没也有其他人拥有这种能力,而且和她相近的异能也极其的罕见。

说她是雪之领主也不为过。

雪中,她为主宰!

当然要不是她的异能有一点点局限性,那么以她的实力,排名冲上前十都没有问题!

“呼~”

冯萱然轻轻吐出一口气。

“阿萱!”慕寒雨冲了过去。

“寒雨!”

“这是什么啊?”

冯萱然伸出如玉般的手掌。

一抹寒意瞬间出现,几片洁白的雪花在她掌上飞舞。

“这个是你的异能啊。”

……

夜修禹听到她们的对话,眉峰皱了起来。

看这样子,她并没有带着前世的记忆。

连异能者排行榜上的银色异能者都没有携带记忆,那我和慕寒雨又怎么会带着记忆重生呢?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带着记忆重生?

夜修禹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头绪。

“这位就是夜修禹了吧。”冯萱然笑眯眯的看着夜修禹。

“嗯,幸会。”

“我可经常听寒雨提起过你。”冯萱然捏起了小拳头向夜修禹示了一下威,“哼哼,你要是敢对寒雨不好,就等着被我们揍死吧。”

“肯定不会。”

“她能不欺负我就不错了。”夜修禹随后补充道。

“嗯?你说什么?我欺负过你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我错了!”

……

“喵!”

暮雷突然从夜修禹肩头跳下,浑身毛发竖起,看向门外某个方向。

“嗯?”

正在给冯萱然介绍着众人的夜修禹也忽然看了过去。

“铿!”

裂渊出鞘。

当他冲过去时,只看见大门略微晃动了几下。

“这股气息好熟悉,好像在那里见到过。”

夜修禹眉峰紧锁。

众人也纷纷冲了过来。

“怎么了?”

“似乎是有人盯上这里了。”

“喵,是之前那个神秘人吗?”

“不是,这两股气息完全不一样,这个气息感觉十分的清冷。”夜修禹的感知能力还远没有达到那种出神入化的地步,只是能模糊的感知,但比起其他人来说,他的感知能力已经是十分的强悍了。

夜修禹似乎想到了什么,拉着慕寒雨到一旁。

“刚刚没来得及问你你是怎么带着记忆重生的。”

夜修禹总觉的哪里有些不对劲,很奇怪,奇怪到他也说不上来。

……

“你是说,你就写作业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就多了这些记忆?”

“对啊。”慕寒雨疑惑道,“有什么问题嘛?”

夜修禹沉默了片刻。

“不对。”

“时间上不对。”

“时间?”

“时间上哪里不对了?”

“我前世死后再次睁开眼就发现自己重生了。”

夜修禹顿了顿。

“也就是说,我‘死’了,然后瞬间就重生了。这中间没有时间差。”

“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明白。”慕寒雨已经抓住了一些重点,但就像拼图一样,就差最后那么几块就可以把一切串联在一起。

“前世你死亡的时间比我早了将近十年。”夜修禹眉心就像是被浓云所覆盖。

“也就是说,有十年的时间差。”夜修禹的声音变得沉重。

“我死后片刻便重生,而你却是死了之后没有立刻重生……”

慕寒雨没有说话,她也被夜修禹的分析给惊住了。

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呼吸声。

时间,被偷走了十年!

晚照醉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