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从加入蜀汉开始躺平

第64章 ,马王爷有几个眼儿!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让你说说你的想法,你的计划,别跟我打马虎眼。”拍了几下桌子,刘备并没有打算让李瑜蒙混过关。

“是啊,修缘兄,大家应该集思广益只有这样咱们的计划才能更加完善嘛。”徐庶也在一旁劝说,他倒是不担心李瑜的想法比他更好将他比了下去。

他现在是一心只想如何在朱符的主动出错下能为刘备集团谋取更多的好处。

【嘛,我能有什么计划。何况就是有计划我也不会说的。

难道我会主动跟刘老板说,我们可以趁着朱符这次敛财之机利用原郡守的名义写信给郡内各县。

以分摊上交钱粮之名义收拢各县军械,钱粮。

更可让兵卒统一郡兵着装,名为催收,实为趁机谋夺郡内诸县。】

【如此,既可分兵潜入诸县由内个个击破免了攻城之苦。

又可充实军械钱粮趁机再扩充一批兵卒以加大消灭朱符之成功几率。这般拿朱符的命令办自己的事岂不是一箭双雕。

这种事情我会说吗?我就是在心里想想绝对不会跟刘老板吐露一句。】

刘备:“嘶。元直之计是让我自己出钱粮出兵顺应朱符之命将计就计的将兵卒混入交趾。

先杀朱符,待交州大乱再趁机谋夺苍梧全郡以及交趾,以及交州全境。

可修缘却是在此基础之上,让我以奉朱符之命为由将所应上交的两万石粮草,一万金钱财分派给下方诸县。

以求先夺取全郡,再谋交趾,再争交州。

嗯,先夺全郡确实稳妥,而且以这种方法而言确实能将夺城的损失降到最低。

况且,上头催收钱粮郡守搜刮诸县这样也更符合原本那贪财郡守的作风。

好,此计补充的好,补充的甚好啊!可惜,修缘什么都好就是嘴是真严。”这番话当然不能直接吐露而出,刘备只是在心里为其叫好。

另一边,在二人沉思之际,其它人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李瑜。等待他的的开口。

“修缘兄,修缘兄,大家都在等着你呢你怎么不说话?”

“是啊,李军师。俺看你不会是想不出什么计划吧。”迟迟不见李瑜开口,徐庶催促,张飞更是嘴上不留情的调侃了起来。

面对张飞不善的调侃,李瑜却始终淡定自若。不是他不想抓住刘大腿未发家抱大腿的机会。

实在是抱大腿也分怎么个抱法,这种靠出谋划策改变历史自然发展的他是真不能做啊。

“咳咳,恕在下愚钝不堪。

诶,皇叔催促的紧在下这脑子实在是转不过弯来。不如,让我先回去好好吃个饭,再痛痛快快的睡一觉好好换个脑子?

这样兴许能想出个好计划也不一定。”既然不能做这改变历史的事,那就只能插科打诨。

“你,你这是什么话。我们都在这议事你却要去睡觉?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大哥,你看看他?”许是因为徐庶一来就展现了其非凡才能,不仅帮助刘备夺下了一处落脚之地还在日前仅仅用了不到一月时间就组织难民耕种完了大片农田。

如此种种可能让张飞觉得李瑜才能实在不如徐庶,就是个酒囊饭袋之徒是以对他的态度逐渐又有了些许变化。

他却是看不出徐庶的前两次成功都有李瑜的原因,如地图,如曲辕犁。甚至就是他那看不上眼的练兵之法也是有其非凡的作用。

“诶,二弟不可无礼!”不似张飞一般莽撞,关羽和刘备一其出声训斥张飞。

刘备训斥张飞是因为他能听见李瑜心声,虽然不知为何对方总是在藏拙,可既然得到了李瑜心里对徐庶计划的补充方案那让对方去睡觉也无不可。

而关羽,却是从各处细节认定了李瑜是个大才所以才为对方说话。

“好了,修缘你既然头脑昏沉,那就去休息吧。

对了,我记得府中有一暖玉枕,听说,暖玉能镇静心神,有助安眠。

来人,速速去给修缘取来!”刘老板到底是刘老板,他这副宽容待人的样子立刻让大厅内不明真像的几人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试想,对一个不是全心全意支持自己之人都能如此厚待,那他们这些自至至终支持着他的兄弟,下属还能亏得了吗。

等刘备称王称霸打下天下之时,他们这些人那还不是个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相比与其它莫名感动之人,李瑜却和他们关注的不在一个点上。

【嗯?我啥也没说刘老板都不发火?我托词要去睡觉你就送我枕头?】

【啧啧,刘老板刚才还急不可耐一副不说出点计划不让我走的样子。现在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好说话了?这不科学啊。

咦,我头脑昏沉你为什么送枕头?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再说要送为什么送玉的,那玉那么大一块能是什么好玉吗,你咋不送个金的。】

“咳咳,怎么,拿了暖玉枕还不走。修缘,难不成你是想出计划来了?”年纪大了听不得那虎狼之词刘备连忙提醒发呆的李瑜,拿到东西你就别在这站着了,该滚蛋了。

“不,还没有还没有。诶,我这个脑子啊,不仅昏沉,而且昏沉啊。

我还是回去睡一觉吧这样说不定就能想出什么绝世妙计献给皇叔了。”接过暖玉枕,李瑜回过神来匆匆出了大厅。

在刘备等人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李瑜在大厅外的院子内小心翼翼的将玉枕举过头顶透过光线细细端倪了一番。

在确定自己实在是不懂玉器的鉴赏之后,才去往军营。

回到军营,兵卒们正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训练。李瑜那抱着玉枕的样子立刻引起了他们的关注。

“军师,您这是从哪弄来的玉枕头啊,瞧您那急匆匆的样子该不会是您从主公那顺来的吧。”

“去去去,你这小子嘴就不会说话。咱们军师那么大的能耐,想要这么小小一个玉枕还用着顺?

那绝对是军师进了主公的房间只要看了哪样东西一眼主公就乐呵呵的双手送上。”

“屁,你们就不能说点有用的。军师,军师您别和这帮二楞子计较。

我听说主公找您商议事情,是不是咱们马上就要打仗了?您给俺透漏一句,就一句就行。”

不知道是和这帮兵卒们接触的多了,还是李瑜训练场上虽然努力装作冷酷却还是暴露了其多才多亿、平易近人的本性。

这些被他训练的兵卒从一开始的厌他,怕他,竟逐渐变得尊他敬他了。

这点从这帮渐渐脱离新兵蛋子的兵卒由一开始见他低头走到现在见面打招呼,开玩笑,起哄的样子就可以看出一二。

对于这帮转变甚大的兵卒,李瑜也是满心欣慰。

至于这些兵卒们的玩笑之言他一般都是微微一笑淡然而过。

这次也毫不例外,毕竟作为后世二十一世纪的三十五好青年,他崇尚的是人人平等,我爱人人,人人爱我。

“好,既然你们都想知道那我就给你们透漏点内幕消息。内幕就是,来,你们几个想知道的靠近点。

二胖,二胖你死哪去了,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这几个敢说我顺东西的,统统给我背着人做三百个蛙跳。小样,训练期间敢和我嬉嬉笑笑的,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个眼儿了。”

“报告军师,马王爷有四个眼。嘿嘿!”

“二胖,这个自以为自己很幽默的给我喂他三斤双眼通。让他好好感受一下另一个眼儿的存在。”

月月三千

作家的话
沉迷游戏,无法自拔。被外星人打了一顿现已改正。恢复更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