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又一春

第23章 家里俗花家外香

“大小姐,您别这样,东西摔了挺可惜的。”喜儿拾起茶杯碎片,心疼地安慰青青。

“不用你管,高兴怎么摔就怎么摔,气死我了!”

“青青,喜儿为你好,干嘛说话伤人?”冯一曼指责青青,怪她不知道尊重人。

“凭什么受他的气?做父亲的就可以随便打人么?”

冯一曼一怔,许久才难过地说:“其实你父亲没那么多心思,都是你小妈撺掇的。你看不出来么?”

“当然看得出来。一个大男人太窝囊,一天到晚听一女人使唤,是不是没出息啊?”青青声音越来越大,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你给我闭嘴!怎么说他也是父亲,你没大没小,就冲这一条,给你耳光就是对的。”

冯一曼的态度并不让人意外,但青青此刻负气,心情平复不了,恨恨道:“我没这个父亲,他不配,他不配!”

喜儿面色煞白,颤抖说道:“大小姐,小声点吧,要是朱牡丹听见,又得怂恿老爷找您麻烦!千万不要再说了!”

冯一曼责怪喜儿:“懂不懂规矩?朱牡丹三字是你能叫的?青青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多大的人了,又是家里做事的,能喊主子名字?”

喜儿低头认错:“不敢了。”

对话传到朱牡丹耳里,她差点气晕,发狠道:“好你个青青,仗着年轻胡闹,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老爷是我的人,有时间让你叫苦连天!”

刘达向朱牡丹发誓:“我不会罢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而刘府众人对青青则刮目相看,不时议论几句。

“大小姐胆识过人,将来我们有个倚仗啦。”

“嗯,天下谁人都不服,要服就服刘玉青。”

“那是当然,我家大小姐是英雄。当时我吓坏了,她却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干倒杨小虎,好不威风!”

冯一曼同罗小秀聊天,罗小秀批评道:“青青勇敢有胆识,你干嘛打消她勇气?朱牡丹本身做的过分,哪能怪到青青头上?”

“我不是怕出事么?朱牡丹好挑拨,老爷耳根子软,又不大待见青青,我确实担心啊!”

“姐姐想的多,可是人啊,一旦不知足的话,你越让着她,她越不把你当回事,你还不明白?朱牡丹但凡是个好的,我们处境也不会这么难。不要再让下去,连满儿都说不值得对她好!”

冯一曼久久无语,半天才点头:“是这回事,不过不能操之过急,凡事想好了,再慢慢去做也不迟嘛!”

互相安慰一番,不能怎么朱牡丹,拍拍彼此肩膀,算是达成共识。

与家里分成两派的看法不同,刘府之外一片赞叹之声。

公孙云特意找人传话:“刘玉青果断、勇敢,可谓女中豪杰,吾辈男儿当好好学习。”

喜儿把这话说给青青,青青叫嚷着:“真的么?公孙公子真这么说的?开心啊,这是此生最开心的时光了!”

铁匠胡老三专门宣传刘玉青形象:“虽是大家闺秀,却并不柔弱。你们没看见真人呐,她见人一点不退缩,说话有理有据。对付恶人不知道害怕,智勇双全,一般男人也不及她!”

青青走在街头,挺直身子,大方面对各路夸奖。

“了不得哟,就是这个女子,勇斗恶霸,把杨小虎制服了。”

“你们看看,长得这么俊俏,还这么勇敢,厉害不厉害?”

“呵呵,带刺小玫瑰,可怕又可爱呢!”

“我要有这么一个不怕事的女儿,家里也许就没那么多烦心事啦!”

舒服,舒服哇!青青心里美滋滋、喜洋洋,凡是夸她的,她一律给一个快乐笑容,将对方坚硬的或者柔软的心融化了、酥麻了。

“啧啧,不得了的俊丫头,果真厉害,竟敢独自对付杨小虎。我见过很多自称有能耐的人,哪曾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喜儿笑嘻嘻:“大小姐,我说的是真话吧?人家都夸您呢,您成女英雄喽!”

凑到喜儿耳朵跟前,青青神秘一笑,“可惜哟,我不是男的,要不就娶了你这俏丫头!”

“大小姐,您没个正形,人家真心夸您,您却拿我开心!”喜儿不满,现出委屈巴巴模样。

“好啦,我的好姐姐,咱俩谁跟谁呀,开个小小玩笑而已,值得许多计较?!”

有一个酸儒样子书生走过来:“刘府千金吧?在下牛三拜见尊容,果然一个佳人,你是我心中的最爱!”

“去去去!无聊不无聊,我家大小姐是你可以搭讪的?瞧你那酸样,看着就让人想吐!”喜儿一把推开牛三,高声训斥道。

青青作揖:“哟,原来是故人,没想到长这么大了,还是尖嘴猴腮的,真是一点没变啊!”

“可恶的两个女子,我牛三说好话,你俩一个不尊重我,一个拿话讽刺我,枉我一番好意!”

“牛三,收起你那无用的废话!不看看眼前是谁?她是刘府大小姐,岂容癞蛤蟆亲近?你算什么东西!”

“小妮子,你敢骂我?”牛三卷起袖子,要打人似的。

“我就不信了,朗朗乾坤,你敢当街打人?”喜儿一丝也不忍让,青青在一旁微微笑着。

“好,好,我一个好男子不和女斗,等着,你们等着吧,有你们好看的!”

看牛三狼狈离开,喜儿大笑,指着他背影:“看你那窝囊相,有点人样么?”

青青抱住喜儿:“好女子,我佩服你,勇气不在我之下。”

羞红了脸,喜儿低声讷讷道:“哪里敢和大小姐相比?别笑话我,我也是气极了。”

回府后,喜儿沏上一杯茶,“大小姐得到美誉,喝杯好茶解解渴!”

“好,我应该受此待遇,算你有心了。来,你也喝一口!”

“不大好吧?享受大小姐待遇?”

“不妨,你我情同姊妹,喝一口如何不可?”

喜儿眼里亮晶晶,大小姐说我们情同姊妹?青青以前可不这样,今天这般说话让人意外,咋越来越心疼下人了呢?

记得有一回,喜儿打碎茶杯盖子,青青立即大怒:“不要脸的东西,想啥好事呢,不会想哪个男人了吧?好好一个杯盖,到你手里便碎了,到底是欠抽!”骂骂咧咧好半天,喜儿的脸红了又红,眼泪掉了又掉的,恨不得一死了之。

“你怎么了?”

喜儿眼圈红红的,“没什么,突然好感动,就是想落泪。”

荷香墨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