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镇守人

第93章 杨振,你坑我

“给我来吧,都是我的。”

阴乾狰狞的大笑起来,头上的神魂漩涡形成之后,凭借着境界的优势,开始疯狂的收敛逸散的阵法能量,转瞬间,就见其头顶上的神魂漩涡已经肉眼的速度开始追击杨振的大小。短短数十个呼吸后,整个天空上就散发出两个强大的神魂气息,开始分庭抗礼起来。

望着头顶展现的这一幕,阴乾脸色顿时舒畅起来,同时眼中更是闪过一丝贪婪,人心总是这样贪心不足蛇吞象,只要有机会他又怎么会轻易放弃,毕竟神魂晋级越往上需要的神魂之力越多。

“不好,阴乾头顶的漩涡已经赶上杨振师弟了。”面对转瞬间改变的局面,正阳门中有人大惊的叫道。

云海长老等人点头,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任谁都能看出此时的争夺已经进入了高潮,只是杨振的劣势却愈发的突显出来。

此时杨振的脸色一片冰冷,头顶神魂漩涡的逸散的能量流失,他自然是能够轻易的觉察到,只是境界的差距注定让他处在了劣势。

杨振感受着神魂漩涡收集神魂能量愈发减少,心中越发冰冷起来,但一时却没有一点办法解决劣势。

“杨振小子,让他吸吧,一会还会还回来的。”兔爷咬了一口灵药萝卜,丝毫不在意的暗笑道。

“还会还回来?”杨振有些不解道。

“上古原始阵法是由上古魂师以神魂之力直接构建出来,但是有点你不知道的是天地变化,那上古原始阵法经过天地劲气的洗刷,早就不是能够随便就能够纳入体内修炼的。”兔爷得意的解释道。

“不能直接修炼,那为什么我一边收集一边炼化,倒是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的感觉。”杨振越发疑惑起来。

“这就是他会还回来的原因,因为你修炼了魂诀,是天地诞生的先天灵诀。早已自动转换了你神魂之力。等着吧小子,先让那夯货得意一会,等下就有他好受了。”兔爷眯着双眼紧紧的盯着阴乾所在的放心。闻言杨振也不怀疑兔爷的说法,心中才会没有一点的心急。

“来吧!小子,就凭你也想夺走这上古原始阵法的神魂能量?哈哈”

阴乾疯狂的冷笑起来,手上飞快的掐诀,一时间,滔滔的神魂能量夹杂着天地元气,犹如风暴席卷,被纳入头顶的神魂漩涡,再引导进入神魂识海之中。

短暂的争夺交锋,立刻就显示出了杨振的境界低的缺陷,毕竟不管如何,两个境界的差距,实在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不是随便就能够弥补过来。

阴乾望着杨振头顶上方的神魂漩涡先是毫无变化,接着在自己的蛮横压制下,愈发的变得稀薄无力,心中愈发轻蔑不屑。

因为只有维持现在的速度,或许一炷香的时间后,对方的神魂漩涡就会烟消云散,绝大多数的神魂能量将被自己收入囊中。

想到杨振即将因失去神魂能量气急败坏的模样,阴乾嘴角的冷笑愈发狰狞起来,心中忍不住的狂喜。

“轰!”

浩瀚的天地元气被引动,在以阴乾为中心的方圆数里的范围里,神魂漩涡席卷四面八方,以一种极为强横的姿态疯狂的席卷,疯狂的收集着其中逸散出来的上古原始阵法的神魂能量,阴乾头顶上的神魂漩涡,在这一刻宛如一股超级龙卷风般肆虐在正阳门矿区上空。

面对如此疯狂的做法,蛮横无比的强取豪夺,杨振不由自主的直接放弃争夺,想要维持着现有的状态,反而有些期待兔爷说的那种情况爆发。

“唉!”正阳门中的众人无不惋惜的哀叹一声,因为此刻的争夺在众人的眼中已经成为定局,阴乾头顶上那道粗大的神魂漩涡无不昭示着最后的结局。

“兔子,你的那种说法真的靠谱吗?”

杨振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头顶上方的神魂漩涡已经稀薄到随时消失的境地,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此时阴乾此刻给他的压力,让他感到一阵不确定,毕竟谁也说不定对方也修习果魂诀之类的先天灵诀。

“什么?兔爷何时诓骗过你了。”

见到杨振竟然怀疑自己的说法,兔爷顿时变成了炸了毛的公鸡,鼻孔中如老牛般喷出股股白色雾气,顿时变得火力十足。

而后,兔爷似乎也觉察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情况,鼻子中的白烟消散,两只瞪圆的双眼紧紧盯向阴乾所在的方向,嘴中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兔爷的眼光怎么会错?”

在杨振跟兔爷焦急的等待中,时间依旧平静的流走,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漫天的天地元气涌动,已经变得平缓起来,只是杨振头顶的神魂漩涡,依然随着时间流逝而流失着大量的神魂能量。

阴乾见状,嘴角升起一抹微笑,手掌随即轻微一拉扯,就见到原本坚不可破的神魂漩涡顿时动摇起来,神魂漩涡的能量团上开始传递的愈发厉害,接着就在急速的腐蚀中开始奔溃,漩涡中的神魂能量散开,卷起阵阵风暴。

无形的涟漪波动在天空上扩散而开,旋即众人便是绝望的发现那道涟漪波动就席卷即将没入阴乾的身体中,此时无尽的神魂漩涡奔溃的能量在这一刻都被阴乾使用魂师手段都集中,刚刚还显得疲软无力的缓慢吸收,却是爆发出了极强的牵引力。

“糟了,怎么我感觉到自己的识海即将饱和,怎么这能量雾气无法被炼化成神魂液,融入识海之中?”

到了现在,刚才的状况让阴乾无比欣喜,却突然脸色大变,他才吃惊的发现自己识海中的囧态,浩瀚的神魂雾气依旧飘荡充斥在识海之中,没有丁点能够融入识海神魂之中,心中不由的暗道不好。

“快了,那小东西头顶的神魂漩涡就要消失了,魂子.....”

此时,就是在一旁护法的罗阎也是满脸的兴奋,盯着正阳门矿区方向的上空,道。

“还差一点点,就一点点了......”

罗阎道,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在罗阎激动的时候,杨振这边同样期待无比,兔爷的大眼睛已经瞪快要爆出,这样的场景由不得丝毫差错,漫天旋转而动的可是海量般的神魂能量,不管被哪一方得到,都有可能改变整个战场的局势。而且一旦被阴乾彻底吸收,只怕整个正阳门矿区就会彻底的万劫不复了。

“哼,我就不信,这神魂能量都是我的,给我炼化吸收。”

阴乾脸色阴沉,掌中结印中神魂之力急速运转将大量的神魂能量席卷,准备强行炼化吸收,并没有打算给杨振留下丝毫机会。

“嗯?来了!小子,你就挣扎吧,越挣扎一会爆发的越强烈。”

兔爷凝重的表情刹那散开,转眼就眉开眼笑的幸灾乐祸起来,透过天方世界的壁垒,他已经清楚的捕捉到那神魂能量的丝毫变化,顿时就发觉出阴乾的窘态。

“咦,对方好像出了问题。”

立刻,有眼件的正阳门弟子就发现了问题,发出疑问,因为被牵动的神魂能量虽然没入阴乾的身体,而他的身体此时却出卖了他的状态,整个人都在发出不断的抖动,仿佛承受着一种痛苦的抉择。

“看来那光团并不好炼化吸收,难怪杨振小子直接停止了争夺。这小子真是越让人琢磨不透啊。”

云海长老看着眼前的一幕,扭头望向杨振,脑海中闪过一丝不解。

远处,罗阎也是感到惊愕,完全没有搞明白阴乾的状态,还以为其是因为吸收过多的神魂能量而兴奋的颤抖。

怎么回事?

怎么就不能转化吸收为己用?

阴乾按捺住心中的焦急,再次催动识海中的神魂之力,一点点的准备融合识海中游荡着的神魂能量,只是情况并没有得到丝毫改观。而如此同时,还有更为让他感到恐慌的事情发生,原本飘到的上古原始阵法破碎形成的神魂能量,却在不断地从其识海中逸散出来。

“该死的,古籍上不是说上古原始阵法都是有神魂之力构建很难破碎吗?可一旦破碎逸散出来的神魂能量就是对修炼神魂的修士是天赐之物吗?为何我阴乾不能够炼化吸收,古人,你欺年少!”

到最后阴乾的心情异常难以接受,到手的好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流失,内心滴血一样的疼痛。

然而吸收进来容易,而逸散出去难,真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逸散的方式并不是遵循着引导入体的途径,随着撑涨感的产生,阴乾就有了一丝不安的警觉,头顶上方的神魂漩涡不断的抽出天地间游离的神魂能量,继续补充进入他的识海中。

“嗷呜!”

阴乾凄厉的惨叫响彻正阳门矿区的上空,逐渐剧烈的撑涨中漂浮在识海中的神魂能量在无处可待的情况下,变得犀利起来,犹如利刃无孔不入,片刻的时间里就是将其识海膜壁撕裂出几道裂缝,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

又是半柱香时间过去,阴乾所遇见的情况没有一点改善,识海中的神魂能量却不断的加剧的引导进来,强烈的撑涨着已经处在饱和状态的识海,顿时间,阴乾的一时间变得取舍不定,到嘴的肥肉却一时难以吞咽下去,就像如鲠在喉,吞吐难以抉择。

“吱!”

“噗!”

一声泄气般的响声传来,伴随着一口鲜血喷出,阴乾的脸色撑涨的通红,在其额头之中突然传来了阵阵撕裂的声音,初如气球破裂,随意又有阵阵泄气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变成破布撕开,一泻千里,干瘪如斯,无尽的神魂能量泄露出来,重新在起头顶凝聚成一大片神魂能量团。

霎时间,那道神魂漩涡也随着反馈变得更加浩大,渐渐的形成了凝而不散的情形。

随着临界点到来而撑破识海,阴乾气急败坏的嘶吼着,一脸的委屈,看着头顶巨大而凝实的神魂能量漩涡,心中充满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啊,杨振,你坑我!”

灯光有点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