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长生,

第9章 世路多坎坷 幸有不平人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赖汉问道,方升牵着他的手,两人望着熙来攘往的人流蹲坐在墙角边。“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方升眼睛紧盯着远处,头也不回的说着,除了守株待兔这一招,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我看他们早跑了!要是我抢了……”赖汉话没说完方升偏头瞪了他一眼,只好把到了嘴边的字又咽了下去。

无瑕的云飘过一片又片,集市上的人渐渐的更多了些。“我说,你能不能先松开手,别这么牵着。”赖汉脸微红小声的说着,过往行人不时投来的怪异眼神,让他原本城墙般厚的脸皮都有些招架不住。方升抱怨道“那还不是怕你跑了!事真多!赶紧帮忙瞧着点啊!”说罢还是如赖汉所言松开了手。

两人就这么干等着,还真的碰见了熟人。卖绿豆的红脸大汉随意的又寻了一处台阶坐着,正巧在方升蹲着的街对面。两袋绿豆往身前一摆,不揽客不吆喝,他谁也不理,当然更没人理他。方升和红脸大汉在川流的人缝里瞧了一个对眼。方升正准备笑着打个招呼,还没等嘴角扬起,红脸大汉提着两袋绿豆大步流星的走了。“这人真是怪!”方升嘀咕了一句,想不到赖汉接茬问道“怎么了?谁呀?”方升敷衍着“没谁。”又研究起眼前形形色色的鞋子来。

太阳百无聊赖的在天上挪动着屁股,街上的人少了很多。方升靠坐在墙上,赖汉歪倒一旁,两人都没有了来时的精神头。赖汉的肚子率先发出了抗议,打破了沉默,引得方升不争气的肚子也附和了起来。赖汉早已坐不住却熬不过方升坚持,此时听得有帮腔的声音抓准时机开口说道“要不你跟我回家去吃点东西吧。吃完了你再来接着守。”方升用手轻轻安抚着辘辘的饥肠,倔强的说道“我逮不到那伙人哪也不去!”赖汉见说不通,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那你继续等着吧,我回家了!我想我娘了!”腿刚要迈,方升一把攥着他的手,毋庸置疑地道“我不走,你也不能走!”

赖汉求饶道“你就放过我吧!你想怎么样吗!”方升没有好气的说到“还不是赖你!要不是你下药让我睡着了,我能被他们抢?都是你的错!没找到那伙人之前你哪也不准去,陪我一起老老实实守着!不然……”说罢又威胁着舞了舞拳头。就在两人争执之际,一句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哟,好俊俏的小娘子,这是要上哪里去?啧啧啧,这么大的太阳瞧把小娘子晒得,这汗流得!”穿着花哨公子哥打扮一脸猥琐的男子,伸手就要朝那站在摊位前挑选着首饰形单影只的姑娘脸上摸去。姑娘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躲闪。引得猥琐男一阵贱笑。他身边带着四个随从打扮的汉子,两人堵着姑娘的去路,两人驱赶着周围的路人。

“小娘子,这外面乱得很,你一个人四处闲逛太不安全了。上哥哥家歇息歇息,哥哥再叫人护送你回去。你瞧瞧他们四个!谁敢惹?”猥琐男指着他的四个随从大声说道,像是在和姑娘炫耀,也像故意要说给谁听。猥琐男淫笑着“哥哥家的床软的很!就是不知道和小娘子的肌肤比起来,哪个更软呢?”他泛黄的眼神在姑娘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浑浊的哈喇子都快滴到了地上。

姑娘已经六神无主,她向每一个路过的身影都投去了哀求的目光。这时多么希望有一个盖世英雄能携她逃离魔掌。周围或冷漠或惊恐或躲闪的眼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记巴掌。泪默默的流着,呜咽卡在喉咙里动弹不得,或许若是喊出声来回应的怕也只有更冰冷更深邃的绝望。

方升的拳头已经发出阵阵怒吼“我要把他狗嘴里的牙一颗一颗的统统打掉!”踏步就要上前。此时一支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但眼瞧着就要拉不住。方升回头双目冒火的看着赖汉“你要干什么!”赖汉道“你自己都这样了还管什么人家的闲事!”方升喝到“我看不惯!要你管了!闪一边去!”手一甩便抽了出来。

猥琐男没摸着姑娘的脸,又想上前去揽姑娘的腰。姑娘尝尽无助与失望,眼里闪过一丝决绝。她抓起摊上的一把发簪握在手里,摊主早已不知去向。她紧紧的握住手里的发簪,仿佛握住了最后的一线希望。或许是希望都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些渺茫,它的理智让姑娘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猥琐男见状调戏着“哟,小娘子还挺烈性!我好喜欢!快放下,别伤了自己,何必呢!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手越伸越近。姑娘眼睛一闭胡乱的扎了下去。猥琐男没想到姑娘真敢动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痛呼一声。血色勾起了他的凶相,他抱着受伤的手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看上你是你的造化!求我的人多了去了!还不情愿是不是!我今天偏要试试这强扭的瓜有多甜!都给我上!直接扛回去!等我舒坦了,人人有份!”随从们吹着口哨,难掩喜色的将姑娘团团围住。

赖汉见根本拉方升不住,赶忙两只手死死的抱着方升的胳膊,又觉得不保险,两只脚也用上了,紧紧夹着方升的一条腿,整个人都巴在了方升的身上。方升威胁道“你再不松手,我连你一起揍!”赖汉苦口劝道“那个人我认识!他是打我们那官老爷的外甥家管家的儿子!官老爷都不管,你管的着吗?你想想你的屁股,板子还没挨够吗?我是村口一霸,他是城里一霸!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犯不着!你别管了!”方升闻言怒极反笑,他瞥了一眼赖汉“你?就你!你这样的我能打一百个!也好!昨天我尝了你这井水,今天就让我再来试试这河水!滚蛋!”说罢,身躯一震把赖汉摔到了地上。

赖汉摔倒的同时,猥琐男的那四个随从也跟着倒飞了出去。四人摔在地上,摊上,痛苦的呻吟着。方升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自言自语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隔山打牛?我有这么厉害吗?”

一只脚,重重的踏前一步,激起尘土飞扬。一位黑脸大汉像尊铁塔一样耸立在姑娘的身前,把姑娘护得严严实实。正面看,根本就看不出黑脸大汉的身后还有个人。黑脸大汉声音豪迈“姑娘莫怕,某来助你!”

猥琐男有点无法接受眼前的状况,自己耀武耀威的打手竟是一眨眼被来人夸爪客偶。他故作镇定的整了整衣服道“来者何人?我劝你莫多管闲事!你现在走我还可以既往不咎!”他正自顾自的说话,眼瞧着黑脸大汉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猥琐男的心头小鹿乱撞着,撞死了一头,两头,三头……“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惹恼了我可没有好下场!我家里可是……哎,哎!你要干嘛?”

黑脸大汉一把揪着猥琐男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笑脸盈盈的凑了上去“你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吗?我让你好生认识认识。”他二寸来长如猫炸了毛一样的络腮胡都快扎到了猥琐男脸上。举起碗口大小的拳头,一拳揍在了猥琐男的嘴上,顿时满口鲜血,参差不齐的牙稀里哗啦掉了满地。盆踏客偶,诶死特。方升此时高兴的都快跳了起来,他拍着手高声的喊着“就这样!用力打!打死他!”围观的人只有他叫得起劲。

黑脸大汉提着猥琐男怒目圆瞪“你脏了某的耳朵!打掉你一嘴牙算是客气的了!回去向你娘打听清楚你张爷爷的名头!”说罢大手一甩把猥琐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滚吧!”

猥琐男艰难的从地上爬起,他捂着嘴,脸都纠结在了一起。泪眼汪汪中闪过一抹凶色,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这会任谁都不可能听得清。也顾不上受伤在地的随从,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了众人的欢声笑语里。

姑娘如梦初醒,劫后余生的安抚着惊魂未定的心。她行至黑脸大汉身前深深施了一礼“敢问恩公尊姓大名。今日若非恩公……”话未说完,已是泣不成声。越哭越大声,像是要把之前受的委屈统统发泄出来。

黑脸大汉傻傻的挠了挠头,黑中透红“姑娘不必如此!某还要去打酒!告辞!告辞!”说罢飞似的逃走了。留下姑娘不住的在身后呼唤。之前鸦雀无声的人群此刻算是活了过来。“他呀,张大爷呀!这你还不知道!城那头卖肉的那家大户就是他!”“要不是他!我都要出手了!”“瞧给你能得!”“我瞧那小子不会善罢甘休的。”“那小子你不认识?”“……”说什么的都有。

赖汉此时也算是松了口气“有人收拾他了!满意了吧!”方升叉着腰冷哼了一声“要不是你多事,他保准比现在还惨!”赖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却还是忍不住小声了嘀咕一句。方升没有听清他说了些什么,不以为意的又坐回了墙角。两人又欣赏起了窜动的人头。

风轻轻拨弄着没有被约束住的发,云轻快的跳过一个又一个的树丫。时间踮起脚静悄悄的溜,眼皮有点重。小憩一会,或许才不负春华。

百斤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