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大佬怀里放肆虐菜

重生后,在大佬怀里放肆虐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3章 护她周全

第123章 护她周全

“靠!你怎么不早说呀?”萧景戎在一旁咆哮。

江烨安收回了手机,冷声说了一句,“我也是刚看到。”

萧景戎心想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他们总不能在大风天里开着赛车像个智障似的挥洒青春的汗水吧?

“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萧景戎说完就把江烨安拽上了车,他边系安全带边嘟囔,“怎么这么倒霉?都怪你,你是灾星转世吧?”

江烨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就祈祷你一会儿别出车祸。”

萧景戎不说话了,这男人怎么嘴这么毒。

萧景戎开车带着他来到了离赛车场不远的两层别墅里面,他解释道:“我们现在开回市区很危险,所以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里凑合一晚吧。这里是我之前和朋友合伙买下来的小别墅,你放心它很结实,十级大风都吹不倒。”

江烨安走进去看了看,发现里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问道:“你们怎么想着在这里买下一栋别墅?”

“我之前经常和他们一起在那边赛车,有时候玩儿嗨了也没力气开车回市区了,所以就直接在这边住下。”

江烨安点头表示了解。

“这里很干净,每天都有阿姨过来打扫,你随便选一个房间睡一晚,明天我们再离开。”

江烨安再次点头,萧景戎看出了他似乎是不屑于和自己说话,他冷哼了一声,从柜子里翻出洗漱用品上楼去洗澡了。

等他洗完澡下来的时候,发现江烨安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身边已经空了好几个啤酒罐子

“不是吧……你老婆就被我妈拐回去一天,你倒也不至于借酒消愁。”

江烨安抬起头瞥了他一眼,脸上完全看不出来醉意。

“谁说我借酒消愁?我是看你冰箱里的啤酒要过期了,帮你打扫打扫。”

靠,萧景戎还差点就信了。

“过来喝点?”江烨安冲着他歪了歪脑袋,萧景戎明白了这小子是想和他谈谈心。

有啥好谈的?

萧景戎还是走了过去,江烨安贴心的递给他一罐啤酒,二人还碰了一下杯。

“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萧景戎觉得江烨安应该是没什么事儿,是了,那男人能有什么事。

“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神了神了,屋外狂风大作,屋内的萧景戎却被江烨安给吓到了,“呦,你说你有事儿求我?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江烨安睨了他一眼,示意他认真点。

“你再废话,我就不跟你说了。”

“别别别,能被你请求,真的是我们人类的荣幸,你说吧,我一定会帮你,就算是你让我替你去死。”

江烨安一个啤酒罐呼在了他的脑袋上,“给我闭嘴,什么破三观?别带坏小朋友。”

“我这不是开玩笑吗?”萧景戎可怜巴巴的揉着额头。

“我过一阵子,可能会出国。”

萧景戎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出国?那就出呗?怎么,你想让我帮你订机票?”

江烨安叹了一口气,“不是,我想托你帮我照顾尧尧一段时间。”

江烨安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平静到可怕,萧景戎立马正色了起来。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大不了就把她一起带着呗?”

江烨安摇头,“他回来了。”

“你……你说的不会是K爷?”能让江烨安这么紧张的人,萧景戎一下子就能猜出来。

江烨安点头,他竟然点头了?萧景戎吓得赶紧抱住了他的胳膊。

“我说哥,这玩笑你可别这么开,K爷不是早就死了吗?你吓唬我有意思?”

江烨安笑了,随手把牛皮糖一般的萧景戎给扒拉到了一边去。

“我没开玩笑,他最近一直都在寻找我,我知道他正在国外躲着呢,打算换一个新身份回来,我必须要赶在他回来之前,过去把他处理掉。”

萧景戎鸡皮疙瘩掉一地,他脑海中无数个血腥残暴的画面一闪而过,当年K爷和江烨安的那场大战,死伤无数,惊动了许多人。

“所以……你害怕K爷会对沈歆尧动手?”

江烨安苦笑,“是啊,只有她是最在乎的宝贝了,他不傻,一定会想着用尧尧威胁我。”

这就不好办了,很危险啊,萧景戎当然是可以替江烨安保护沈歆尧,但是他害怕他这个兄弟再出了什么事。

“你一定要去吗?有把握?”

江烨安点头,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如果说以前觉得无所谓,那么现在我就一定要赢,因为我身后还有一个女人需要我护她周全。”

萧景戎已经能猜得到江烨安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他点头,示意江烨安放心,“我知道了,我会利用我的关系网,把沈歆尧保护的好好的,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逞强,如果有需要,我会立马过去找你。”

江烨安深深地看了萧景戎一眼,说了一句谢谢。

他们两个人喝到了凌晨,这期间萧景戎像个老妈子似的跟江烨安磨叨了好久,比如让他注意安全,不要意气用事之类的,江烨安真想在离开之前先把他解决了。

“兄弟,你说你和K爷当初挣的你死我活,两个人都差点没了半条命,你自己说说,何必呢?到底为了什么?”

江烨安轻笑,“为了什么?你自己想想,如果当初真的是他留在了这里,京市就完了。”

萧景戎仔细一想,觉得也是。

“你和K爷当初一起为上面卖命,两个人立下的功劳不相上下,到了最后谁都没想到你们会反目成仇。”

江烨安把啤酒罐扔到了一边,又拿了一个新的在手里。

“我们的理想不同,三观也不同,这就是那场大战的导火索,简单地说,他想把那些珍宝卖给其他国家的人,我却想把属于我们的宝贝夺回来,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差别。”

萧景戎懂了,怪不得K爷最后输得一败涂地。

“萧景戎,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出事。”

萧景戎自然知道沈歆尧对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你就放心吧,你走了之后,我把她带到津州,放在你萧书记的身边,谁也不敢碰她。”

奈良栗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