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县主

第72章 什么东西

第72章 什么东西

大堂众人:怎么就厉害了?泡个茶而已,不是必修课吗?

不过看到国公夫人不生气之后,也是纷纷在心里感慨,果然如传闻所料,国公夫人异常喜爱这个五娘子呢。

“诶呀,五娘子说的对呀,生气对身体不好,夫人,五娘子真是孝顺啊。”

国公夫人一听有人夸罗金玉,顺着道就下来了:“可不是吗?府里平时也就小七在我身边,可小七那个性子你们也知道,活泼,小五就不一样了,稳重!”

坐在角落的朱竹听到这评价,扬了扬眉,在心中笑出了声,稳重确实挺稳重的,就是比较任性。

“真是笑死人,稳重的人能写出那狗屁的新三从四得吗?罗夫人,说话之前呢,还是要先想一想,她配不配!”

依旧是那位陈夫人。

这下也没人敢帮着陈夫人说话了,只是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陈夫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和罗五娘子过不去呢?”

“不知道啊,他们之间应该也没什么交集啊?”

“算了,她自己作死,我们谁都拦不住。”

国公夫人原本在罗金玉的劝说之下,确实消气了,现在再一次听到陈夫人口出妄言,也是真的生气了,当场说道:“陈氏!你胡沁什么呢!”

“我家小七刚刚还和我说,让我不要生气,你这人倒是好,上赶着来找骂!怎么,你自己不敢肖想的事情,还不许别人有了?你这叫什么你知道吗?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典型!”

陈夫人接二连三的被国公夫人怼,此时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她原本说这些就只是想自己出口恶气,结果反倒被国公夫人骂得更生气了。

“罗夫人的意思是说我嫉妒咯?我有什么可嫉妒的?她……”

“那可多了!比如人家长得就比你好看,还比你年轻!”

朱竹最看不得人说玉玉了,以前在清风寨的时候,一般都是动脑子的罗金玉来,动身手的朱竹来,而动嘴的,基本上是这两个轮着来或是一起上。

朱竹喊完这句话以后,就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了,盘子中的瓜子已经被剥完了,只剩下瓜子皮,看着她那一桀骜不驯的样子,陈夫人自动将几人归到了一伙,当即就讽刺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

刚刚走进来的几人也停住了脚步,梁彦看到陈夫人满脸的鄙夷,那俯视和高高在上的态度,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梁彦的话,瞬间将所有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看到站在梁彦身边那个穿着杏黄色四爪蟒袍的人,个个瞪大了双眼就要下跪。

“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安好。”

罗金玉拧了拧眉,也跟着跪了下去,只不过脸色不算太好,但在此时此刻,太子殿下的注意力也没在罗金玉身上,反倒是在不远处的朱竹身上。

朱竹看到众人下跪,纠结了一秒钟是下跪还是抱拳之后,最后还是选择了老老实实下跪。

“各位夫人和娘子都起来吧。”

在得到太子殿下这句话以后,梁彦连忙走到了朱竹身边,将朱竹扶了起来,低声问道:“怎么样,没受欺负吧?”

朱竹自然能感觉到所有视线都在她身上,她略微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谁知道梁彦立刻又跟了过来。

“怎么可能?”

在座的都是不下五品的官员夫人或是勋贵人家,自然有人认出了梁彦是谁,然而在看到他亲自过去搀扶朱竹的时候,所有人眼里都闪过一丝惊疑。

梁彦是谁?当初可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让三皇子倒台的人啊!

尤其是,这人原本还是三皇子的伴读,连从小到大的好友都能背叛,可见此人凉薄啊,可现在她们却看到这个凉薄的男子对着一个不知名来路的人嘘寒问暖?

“咳咳,子玉你不介绍介绍?”

太子殿下虽然对于梁彦很是宽容,但是看着面前这个人对着一个女子如此……柔情蜜意,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听到的和看到的,冲击力完全不一样。

梁彦转身一笑:“殿下,草民一早就和您说过的,来接我的夫人,这位,自然就是草民的夫人了。”

梁彦的话让周围的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要知道,梁彦虽然已经离开定远侯府,已经离开京城这许多年了,但他的世子之位,其实并没有被褫夺。

所以,其实梁彦到现在也依旧是定远侯府的世子。

“子玉,本宫说过了,你不必自称草民,像一起一样便好。子玉好眼光,夫人甚是,独特。”

罗金玉听到独特两个字,当即翻了个白眼,她刚打赌,这个太子绝对没有太子妃!

“多谢殿下谬赞。”梁彦牵着朱竹的手,回头看向了陈夫人:“这位,不知道是谁的夫人,请不要对我的夫人如此无礼,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我的手段,即便你没见过,应该也听过吧?”

朱竹小声的对着梁彦说道:“她想针对的是玉玉。”

梁彦听到以后,当场就笑了:“或者,你想针对的不是我的夫人,而是另一位你惹不起的娘子,那我也劝劝你,还是算了吧,别废那闲工夫,毕竟你那装不了什么东西的猪脑子,怕是也只能骂骂人了。”

陈夫人当然知道梁彦是谁,她敢骂罗金玉,是因为和陈家和罗金玉基本上已经等于撕破脸了,而朱竹,真的就是顺带的,谁知道她是梁彦的夫人?

看着陈夫人煞白的面容,梁彦轻嗤一声:“废物东西,罗金玉,昨日没有尽心,今日再来一次?”

罗金玉?

罗金玉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跳,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的名字接在废物东西后面,这会让我有种你在骂我的错觉。”

梁彦心虚的移开视线,他不是故意的,谁是故意的?

“你就说,来不来?”

罗金玉和他多熟悉啊,一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了,当即走近来,搂过朱竹:“来啊,竹竹,我们走。”

七叶一枝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