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边缘

第50章 棍子捅肉,你会痛吗?

(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收藏)

“你干嘛去了?”

沈雯在拐角处盘膝坐在残骸上奇怪的看着追上来的苏乐。

“没干嘛。”苏乐敷衍道:“走吧,看看这里通往哪里!”

说罢苏乐就从残骸上跳了下来,这个管道只有一开始是竖着的,过了拐角就是平的,苏乐也不想用精神力撑着两个人往前飞,能省点是点儿,免得又头痛。

苏乐下来后把残骸装进伴手盒里,吃一堑长一智,他可不想再把尸体当做交通工具,脚下踩个人飞来飞去想想苏乐就难受。

沈雯见苏乐把残骸装进伴手盒里也没多问,有样学样的也把自己脚下的装了进去。

苏乐率先走在前面,他打开了眼镜旁的探照灯,漆黑的管道里顿时有了光明。

这根通风管道和苏乐刚才走的那条并不一样,这里面并没有多少血腥味儿,更多的都是底下避难室里传上来的,而且地面上见不到一具尸体,只有光滑的管壁,看上去也非常干燥。

沈雯也把自己战术目镜上的探照灯打开,两人并排往前走,两个探照灯完全照亮了管道,里面的情况一览无遗。

两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管道里非常突兀,苏乐没有使用变装功能把鞋子弄出来,战斗服柔软的材质包裹住他的脚很舒服,而沈雯和刘蜻蜓则是在脚下变形出了高跟,看上去就像穿了一双长筒皮靴一般。

苏乐不太理解这俩人的审美,沈雯的高跟踩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咯吱”声,听得苏乐很难受,他很好奇就算这样好看,那你走路的时候脚后跟插根棍子能舒服吗?

好歹弄得跟高跟鞋一样脚后跟垫点东西啊。

他观察过沈雯的脚掌,落地的时候前脚掌全部踩地,后脚掌高根处有明显的凹痕。

这特么明显没有鞋底啊,就一根高跟硬插?

沈雯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前路暗了许多,她转头一看,苏乐在旁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直愣愣的看,他的探照灯把自己的脚照的格外清晰。

沈雯觉得他在耍流氓,但是她还没见过一个流氓会有这种沉思的表情。

“你在看什么?”沈雯忽然问道。

一路无话的两人突然有人开口,吓了苏乐一跳。

“没看什么!谁看你了!你别乱说!”苏乐心虚之下慌乱道。

沈雯淡淡地看着他,自己在这儿此地无银三百两,她都懒得去和她吵。

苏乐最终没顶住沈雯质问的目光,他叹息一声:“你怎么发现的?”

“我怎么发现的?”沈雯好笑道:“你刚才那探照灯跟聚光灯一样照我的脚,你说我怎么发现的?”

苏乐沉吟一阵道:“你说棍子捅肉,洞会痛吗?”

沈雯:“???”

“啪!”

一声脆响,苏乐捂着左脸垂头丧气的跟在沈雯后面,他试图解释着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棍子捅肉,你会痛吗......不是!”

“啪!”

苏乐双手捂脸跟在沈雯后面,他只是想问问沈雯的高跟硌不硌脚,但她好像想歪了,其实问完苏乐就后悔了,他也觉得这个隐晦的说法不好。

沈雯面红耳赤的走在前面不想搭理苏乐,这个人看着挺老实的怎么一到没人的地方就一肚子坏水。

苏乐也懒得解释什么了,爱咋咋地吧,人家疼不疼关自己屁事,就是这个声音让他很不舒服,而且他很怕这声音吸引来什么奇怪的东西。

走了一段后苏乐终于忍不住了:“我意思是你穿高跟脚不疼吗?”

沈雯也停下身形,顿了一下:“你刚才就是想问这个?”

“不然呢?”苏乐一脸冤枉的看着她:“难道我很像变态吗?”

沈雯转过身认真道:“不像吗?”

苏乐:“???”

好男不和女斗,苏乐自我安慰道:“你脚后跟都凹进去了,不疼吗?”

沈雯转回头看了一下脚后跟的位置:“那你直接问不就行了,不疼啊,战斗服的材质还是很舒服的。”

苏乐撇撇嘴道:“疼不疼随便你,但你能不能把它收了,我听着难受,而且这声音太大了,你就不怕召来点什么。”

沈雯笑眯眯道:“不是有你呢嘛。”

话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撤掉了自己脚上的高跟,变成和苏乐一样的平底,这下走起路来真的是悄然无声。

沈雯看着苏乐脸上的两个红手印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想想后自己也就释然了,谁让他口不择言的说一堆那么敏感的虎狼之词。

她看着苏乐在旁边脸色不太好,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你怎么了?我知道我刚才有点鲁莽......”

苏乐捂着脸嘬着牙花子走在她身边,他才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不关你的事,我看到这个环境有点阴影。”

“阴影?”沈雯摸着他的脸问道,她手上泛起青光帮苏乐消肿。

苏乐点点头,前面那条管道给他留下的印象有点深,宛如犯罪现场一般尸横遍野,再加上尽头的那个巨型异种,苏乐现在真的有点怕钻管道了。

这时两人走到一片可休息的平台处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苏乐从伴手盒里拿出作战口粮和纯净水,他拿起一块递给沈雯:“吃吗?”

沈雯摇摇头打开了自己的伴手盒。

苏乐只当是她要吃自己的,于是就收回了手,准备开始吃自己的口粮。

“等等!”

而这时沈雯却拦住了他,苏乐转头疑惑地看着她。

沈雯神秘一笑,从自己的伴手盒里拿出两个饭盒来,一打开,里面竟然整齐摆放着许多看上去非常精致的寿司和肉丸,还有一些色泽鲜艳让人相当有食欲的肉片!

“这是?”

苏乐惊呼道,眼睛里冒着光!

“我做的!”沈雯笑道,她拿出一盒递给苏乐:“尝尝,比作战口粮的味道好多了!”

苏乐不着痕迹的收起作战口粮伸手结过饭盒,拿起一个寿司咬了一口尝了尝,顿时眼冒精光!

“好吃吗?”沈雯笑靥如花地问道,温婉美丽的脸上隐隐带着一丝期待。

“好吃!”

苏乐看到了她脸上那抹隐藏很好的期待,连忙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虽然有鼓励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沈雯的手艺确实非常棒,这个寿司做的和上一世的日料店一样正宗。

苏乐是没钱去里面消费的,但是苏乐在里面做过驻场琴师,每天工作之后店里会有许多剩下的食材,倒了很浪费,最后那位日本老板看出了苏乐的窘迫就经常会把剩下的食材免费送给他让他带回去吃。

这才让苏乐有了机会品尝一下平时根本舍不得花钱买的美味。

沈雯看到苏乐脸上满足的样子自己也满意的不行,每一个厨师都希望自己的手艺获得认可,即便是温婉如她也不例外。

“你还会做饭啊?”苏乐一边把嘴巴塞得满满的一边问道。

“很奇怪吗?”沈雯笑问道。

苏乐点点头,他一直以为裂能者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爷,更何况人家沈雯是什么人?

沈家的大小姐!

厨房那种地方和她有什么关系吗?听上去不违和吗?

苏乐仔细品味着嘴巴里的寿司:“这个放的是什么肉?”

饭团上放着的肉入口非常顺滑,味道鲜甜,入口即化的感觉让苏乐实在流连忘返。

“金枪鱼呀,吃寿司也就这个食材最好了。”沈雯理所当然道。

“啧啧!”

苏乐不仅啧啧称奇,八十年后还有金枪鱼吃他是真没想到,他还以为早就被吃光了呢,没吃光的估计也腐化完了吧。

“可惜是养殖的,现在野生的金枪鱼早就没有了,腐化过的又吃不了。”

沈雯看着手里的寿司遗憾的说道,现在所有的食材都是养殖的,外面的所有动物全部被腐化了,没有例外,即便有侥幸躲过一劫的也会被异种捕食。

不知道八十年前那些喜欢吃山珍野味的人放到现在会怎么样,苏乐还是挺期待看到他们再尝尝现在的野味的。

牛马夜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