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首富:农门医妃又美又飒

第81章 欺负我阿姐,定不轻饶

第81章 欺负我阿姐,定不轻饶

“不怕,谁也不能欺负我阿姐。”

阿九小脸因气愤涨的通红,乌黑圆溜的双眸流露出毫不遮掩的杀意,欲收回握着藤条的手却被李穆清宽大的手掌死死桎梏住,动弹不得。

“嗯,难道你阿姐比你的性命还要重要?”

李穆清手上稍稍用力,阿九瘦小的手掌发出咔嚓一声闷响,疼痛瞬间从手掌蔓延至四肢百骸,只见阿九贝齿紧咬着红唇,唇角溢出鲜血也丝毫没有理会,水雾氤氲的双眼狠狠的盯着李穆清坚决的道“我阿姐是阿九最重要的人,谁欺负我阿姐,阿九定不轻饶。”

阿九尚且年幼,但也知道举手投足间尽显华贵的李穆清,身份定是不凡,惹恼了他可能不会有好果子吃,可他是谭家唯一的男子汉,不站出来保护芸娘、谭语,那谁来保护他们。

“公子,求求你放了阿九,阿九年幼无知,多有得罪,我代他给你赔不是。”一旁的芸娘见阿九倔强的强忍着疼痛不肯低头,心疼不已的慌忙上前跪在李穆清跟前,一边比划一边磕头的苦苦哀求着。

谭语见状,急忙心疼的搂住芸娘,心里不禁一阵痛骂李穆清,嘴上却柔声细语“王....李公子,民女方才说的话句句属实,您若是不信,等..等我忙完这一阵带你去见我师傅吧。”

果然撒个谎就要用多个谎言来圆,师傅?花果山?她去哪里整出来,难道让孙猴子七十二变把自己变出来?谭语也是一阵苦恼。

见谭语都这般说了,李穆清再不松手就显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李穆清松开桎梏住阿九的手,复而拍了拍阿九的肩膀,俊朗帅气的容颜上露出一抹难能所见的赞许神色“男子汉无所畏惧方能成大事者。”

送走了李穆清这尊大佛,谭语细细检查阿九被桎梏的失血的手掌,好在李穆清手下留情没有废了阿九的手掌,只是有些许的错位,谭语接上便无大碍。

刘府,谭语写了药方命人前去拾药,一日三剂煎服,不出两日,刘福清必定药到病除清醒过来,而关于祁夫人与刘鹤的事情,谭语还是从蒋楠口中得知。

刘鹤把所有的罪证都揽在自己身上,对于与祁沫苟且一事绝口不提,毒害刘福清一事供诉的状词是因自己想开镖局而没有足够的银钱,一时便起了贪念,在库房窃取银钱的时候被刘福清发现了,并与刘福清大吵了一架,刘福清气愤不已念叨着家贼难防,扬言要把他们父子俩赶出刘府,丝毫不念刘能服侍他多年的情分,所以刘鹤一气之下便买来了醉仙桃,放入刘福清卧室驱虫的香炉里燃烧,想让刘福清死的神不知鬼不觉。

“谭姑娘,你说如此漏洞百出的状词能让人信服吗?刘鹤简直是把我们衙门上下想的太愚蠢了。”蒋楠颇为气恼的重重往桌上拍了一掌,震的茶壶瓷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最终你知道怎么着吗?”

“怎么着?”谭语放下手中正折着的菜,双手撑着脑袋,佯装着一脸好奇的模样问道。

“放心,最终经过本少爷淬过火的火眼金睛以及机智聪颖的脑袋,怎么会让任何一个嫌犯逃掉呢。”蒋楠双指指了指自己的火眼金睛以及聪颖的脑袋,得意之色溢于言表“那个刘鹤自诩聪明,以为把所有的罪证揽在自己身上就能让刘福清的继室夫人祁沫逃脱刑法的制裁,你说这两人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刘福清平时可没有苛刻过他们俩人,还对刘鹤视如己出,尽心尽力的栽培他,没成想后来竟然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刘鹤祁沫这对苟合之人为了双宿双栖竟对刘福清下毒。”

“好在谭姑娘妙手回春把刘员外救了回来,严惩了这对苟合之人。”

“对了,谭姑娘医术如此高超,不知可会解毒?”蒋楠心想谭语能解的了刘员外的毒,没准对李穆清所中之毒也有办法。

谭语愣了一会,复而神色如常的问道“不知蒋公子要谭某解何人之毒?”

“就是郊区别院的李公子,他自母胎中便身中剧毒,如今毒发愈发频繁,恐怕时日......”话还未说完便禁了口,蒋楠的神色忽而严肃起来,他与谭语不过是见过几面的泛泛之交,怎可把李穆清的病情全盘托出,万一他是朝廷或者敌军派来的奸细,那岂不是置穆清于危险之中。

“谭姑娘,在下方才的话不过是口误,衙门还有事,先走了。”还未等谭语反应过来,蒋楠驰骋的身影便消失在巷角中。

他们对谭语的提防也好,警惕也好,谭语反倒乐的轻松,以她上回在别院救治李穆清时切的脉来看,李穆清早已毒根深重,以谭语一人之力想要根除李穆清体内的剧毒,也就只有两成的把握,疗程极具繁琐,难度系数可谓是高。

蒋楠走后,正当谭语帮芸娘收拾完桌上的菜,准备去窈窕淑女坊时,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前,一身浅蓝水袖罗裙的刘芹仙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的朝谭语走来,‘腾’地一声跪在地上,柔和的嗓音带着些许哭腔的朝谭语磕了个响头“谭姑娘,请受奴家一拜,姑娘真是神医再世医治好了奴家的爹爹,奴家替爹爹感谢姑娘的菩萨心肠。”

刘芹仙也不是愚昧之人,谭语治好了父亲的病,无形之中就是给自家宠妾灭妻的夫君施加压力,他们虽说是小户人家,但小户人家的嫡家主母没了娘家的帮衬,那在夫家也是寸步难行的。

如今,父亲醒来加之谭语的帮助,她便更加有信心让夫君对她盛宠如旧,夺回府中的掌管权。

“夫人请起,医治刘员外,谭某也是举手之劳罢了。”谭语扶起刘芹仙,本想让她屋内就坐,刘芹仙拒了,谭语的心思,刘芹仙又怎会不知,望着谭语青涩稚嫩的脸庞,心里不禁暗自感叹谭语聪慧过人,如此年纪便有如此深谋远见,日后绝非池中之物。

刘芹仙眉眼含笑小声说道“谭姑娘,你是准备去窈窕淑女坊吗?”

“奴家与宫钰姑娘约好了,正准备过去,路过此处见姑娘的马车停泊在此,便想先来谢谢姑娘。”

“姑娘的恩德,奴家无以回报,请姑娘放心,奴家定会倾尽全力让窈窕淑女坊在柳州城内名声鹊起。”

凡夫俗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