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开局继承一座庄园

大唐:开局继承一座庄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装起来了

第8章 装起来了

铜球掉落在东北的方向。

李淳风浑身一个激灵!

这是要出事啊!

李淳风双腿开始发软,汗水哗的一下就顺着额头落了下来,这……这是地龙翻身的征兆!

皇城里,一辆马车在雨幕里狂奔。

老李慌了,彻底慌了!

一旁的房玄龄脸黑成了碳,到了钦天监,两人撒腿就往屋里跑,连伞都顾不上打了。

嘭!

老李和一个青衫老头撞了个满怀,刚要发怒,却发现对方是满脸慌张,正准备出门的李淳风。

“陛下,出大事了!”

....

与此同时,庄园内。

交税!

这是林子谦一直强调的!

但现在问题是,大唐税收惨淡,凡事赚钱的生意,都掌握在门阀士族手里,一年下来,朝廷也收不了几个钱!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话虽这么说,但老李也得看门阀士族的眼色行事。

做皇帝虽然主宰着生杀大权,但也不是想杀谁就杀谁的。

长孙皇后想了想,“这样,你先将彩票和香皂的事,定下章程,我和你岳父认识不少做官的,到时候,给你谋个一官半职,如何?”

“不用。”

林子谦直接回绝了,“我觉得,还是先给岳父大人谋个官职吧。身上有了官职,也就没人敢欺负他了……”

呵呵。

李月卿面上不显,心里却有些无奈,你岳父就是大唐最大的官——当今天子!

“嗯?嗯,好!”

长孙皇后抿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她突然有了一个计划,一个瞒天过海的计划。

“岳母大人,这香皂有很多种味道,比如桂花、梅花、果香……生产的时候,既要做到人人能用,但也要做到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得起的。”

“这是何意?”

“岳母大人,你觉得长安城里的那些士族,会愿意和百姓用一样的东西吗?”

“这……”

长孙皇后想了想,最后摇摇头,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惊讶地抬头:

“你的意思是要让百姓也能用上香皂?”

“这是自然!一块香皂的成本,只需一文钱。”

“既然开门做生意,就要考虑到寻常百姓的需要,这样生意才会长久。”

“再说了,卖给那些勋贵只能赚点小钱,百姓才是我们的大客户!”

“所以,价格一定不能太高,卖给寻常百姓的香皂,用油纸包裹就好。”

“卖给士族勋贵的,就要在包装上下功夫,香皂还是那块香皂,不过变了下形状,包装的盒子精美了一些,定价一百文,不过分吧?”

“一百文,不贵。”

这时,长孙皇后又发现了新的问题,“那要是,有人仿造咱们的东西呢?”

“您老不是认识长孙四娘吗?”

“没错,可认识她有什么用?难不成她还能阻止仿造?”

“岳母,这长孙四娘和皇后娘娘的关系,您知道吧?”

“咱们可以让长孙四娘,帮忙搭上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给咱们的香皂冠名,做为回报,我们分给她老人家几成红利。”

“冠名?何为冠名?”

“就是让皇家,给咱们的香皂授权,就叫做贞观皂。”

“不行!”

长孙皇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自家丈夫的年号,怎能用来给一块香皂命名?

“岳母大人,您怎么知道不行,难道您也认识长孙皇后?”

咳咳咳……

长孙皇后掩面假装咳嗽几声,“不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长孙皇后。”

“你先说说原因,至少要让我能说动长孙四娘,她才会去皇后娘娘面前帮忙搭线,是不是?”

“当今天子的名号贞观,但他现在缺什么?缺粮,缺钱,还缺名声!”

林子谦说着,有些得意:“小婿我没啥别的本事,就是喜欢捣鼓一些小玩意儿,你想想,香皂要是普及了,那百姓在洗手洗脸时,会念叨啥?”

“贞观?”

长孙皇后眼前一亮,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她似乎明白林子谦的用意了。

“没错,念叨地肯定是天子的好!”

“咱们再趁机推出一些利国利民的小玩意儿,百姓不就会将贞观时常挂在嘴边?”

“到时,不仅会在历史上给陛下留下浓重的一笔,更重要的是,用贞观命名,谁敢盗用?”

“这乃一举两得的好事,我觉得,史上最贤明的皇后,一定会答应的。”

“最贤明的皇后?”

此刻命名的事,已经不重要了,长孙皇后一脸好奇地看着林子谦:“你觉得长孙皇后是贤后?”

“当然!小婿我这辈子没服过谁,就服当今陛下和长孙皇后!”

“不说别的,就冲长孙皇后的贤明,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省出钱,贴给内库,贴给百姓,就凭这点,她就是当之无愧的贤后!”

闻言,长孙皇后下意识地看向李月卿,后者无辜地摇摇头:不是我,我什么也没说。

“好!冠名的事就这么定了!”

长孙皇后心情大好,越发觉得林子谦这个女婿不错。

“明日,我就去找长孙四娘,让她和皇后说说,至于彩票局,也一起办了,争取在最近两日开张!”

“……”

林子谦:岳母大人,您怎么比我还着急,这是穷疯了?

“贤婿,还有什么赚钱的法子?”

“你同我一起说了,岳母我认识的人多,说不定能帮上你。”

“赚钱的法子?暂时只有这些,等日后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对于林子谦而言,赚钱的法子有很多,但不可操之过急,否则是赚不到钱的。

长孙皇后也觉得自己有些心急了,尴尬地笑了两声,唤来春香收拾桌子。

李月卿立刻拿出茶具,这一年,在林子谦的调教下,她泡茶的功夫,也是越发娴熟。

……

此时,钦天监!

老李只觉得自己像是走到路上,被天雷劈了一般!

脑袋嗡嗡作响!

他心里明白,并不是年年都能风调雨顺。

但自从玄武门的事后,他就一直提心吊胆的。

更重要的是,他头上还压着五姓七族几座大山!

“陛下,东北方向。”李淳风脸色惨白,显然是被吓到了。

“先生,能否能确实具体位置?”

“这……”

李淳风愣住了,看天算命的事哪能准确到百分之百,这不是为难我吗?

“你不是会占卜算卦吗?你倒是快算啊,朕要知道具体位置。”

“……”

算个屁,你真把老子当神仙了?

就算是地动仪,也不能精确到具体地点,能测得大概方向,已经很不错了。

“陛下,臣……”

李淳风的脸色有些为难,拿出龟壳,装模作样的摇了几下,等铜钱落地,当即傻眼了。

栗澄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