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残帝落

第18章 围杀绝局(移天换地)

灭!

白衣青年一声冷吒,一指贯穿虚空,朝着叶落眉心杀去。

滚!

叶落一声冷哼,挥剑斩出一道仙芒。

噗!

白衣青年一指未到,叶落的一剑却先到了,直接抹灭那一指,就连那白衣青年都被连带着给绝杀了。

这么强?

一旁观战之人见到此幕,都唏嘘不已,就连那老鸨都震惊,狰狞的面目下竟然失了一分血色。

这么强?

围住叶落的那群人也惊了,纷纷皱眉,短时间内竟然没有一人敢上前与之战斗。

联合诛杀!

终于,一位黑衣青年开口了,一剑朝着叶落杀来。

而随着他的开口,他的动身,许许多多的人也朝着叶落杀去。

而那些破虚境的强者并未上前,而是联合布下阵法,防止叶落逃脱。

开!

叶落一声怒喝,荒族秘法顿开,身体上顿时亮起了道道诡异,散发着苍茫气息的符文。

砰!

大战顿起,众人内叶落宛若一头洪荒猛兽,异常的凶悍,一拳一个,几十人竟然都被他给打飞了出去,都没有一人撑过一招。

这么猛!

众人再次唏嘘咂舌,这么彪悍的丹虚境,百年都未必可以见到一尊,万里挑一的存在。

诛灭!

终于,那些破虚境的强者按耐不住了,是一位老者,一指融合众多秘法朝着叶落杀来。

滚!

叶落一声怒吼,一拳迎面杀至。

噗!

二人皆染血,皆纷纷后退,一个回合,便可见孰强孰弱,叶落整条手臂都险些被废,血骨淋漓,而相较于叶落而言,那老者就好多了,就那手指被叶落一拳给打灭了,不过很快便长了了回来。

老者惊了,没想到叶落竟然如此的彪悍,在自己全力一击下未死,甚至伤了自己。

他必须死!

老者眼神阴沉,面色冰冷,能在自己一击下不死就足以证明他的潜力是何其的强大,他若不死,等他成长起来,他们就只能等着被屠戮了。

轰!

老者没有以往的轻视了,眉心飞出一道神光,神光瞬间幻化,是老者的本命灵器,一尊银色丹炉,其上有凶兽刻画,栩栩如生,宛若真的一般,头角峥嵘,面目可怖,凶煞滔天。

镇压!

老者一声怒喝,银色铜炉自虚天压下,带着沉重宛若山岳般的威压朝着叶落碾压而下。

众人见此幕皆叹息,叹一位天之骄子的寂灭。

而那些被叶落给几败打飞出去的人,皆面目狰狞,他们与叶落同阶,甚至修为还要比他高,可这又如何?

不照样被别人一掌给轰飞了吗?所以他们怒,他们羡慕,恨不得叶落立刻死在自己面前。

破!

叶落一声冷吒,顿开魔族秘法,抬剑斩出一条凶恶魔煞海。

砰!

魔煞海与银色丹炉碰撞,一瞬间引起滔天波涛,将周围修为羸弱者都给击飞了,就连那些修为较强者都有些站不住脚了。

嗡!

突然,银色铜炉嗡鸣,散发出耀眼的光辉,直接磨灭了那片魔煞海,朝着叶落碾压而去。

开!

叶落吐出一口鲜血,咬牙顿开万千秘法,一剑斩出一条璀璨仙河,纳万千秘法,将那丹炉给顶飞了出去。

噗!

老者吐血,自己的本命灵器受创,自己同样也遭受到了严重的反噬。

杀!

老者扶平了自己体内的反噬之力,抬掌间打出一道大印。

铮!

叶落一剑再次斩出一条璀璨仙河,一剑斩碎那尊大印。

咳!

同时,叶落也受创了,被一人一指贯穿了脊梁,如非他及时动用了大神通,估计他早就被那人一指给贯穿了眉心,当场去世。

“真不要脸,竟偷袭一个小辈。”一些观战者怒骂着,但也只是嘴里说说,生怕别人一个不悦直接放弃了叶落,转过头来杀向他们。

“真够不要脸的。”叶落立于虚空,眼神冰冷,看着朝他缓缓走来的二人,怒骂着。

联手诛杀!

二人没有回应叶落,而是相对一视,瞬间明了对方的想法,联袂朝着叶落杀来。

叶落瞬间闭口了,持剑,顿开禁忌秘法,血祭精元和寿命,猛地从丹虚境突破到丹虚境五重,白发飘决,衣衫烈烈,如有气吞山河之势,好似一尊战神一般。

吼!

随着叶落禁忌秘法的顿开,一头金色战龙从叶落体内冲天而起,那战龙的身躯上每一片的鳞甲都宛若黄金熔铸,散发着璀璨的光辉,惊得众人一阵趔趄。

“龙,是龙!”一些实力羸弱,未曾见过世面的人狼嚎着,异常的激动,他们其中有人曾见过一些本体是蛟龙的妖修,但若论真龙他们是真的没见过。

“没见识。”老一辈的修士嗤笑,对于他们的这没见识的样子,是嗤之以鼻的,那,哪是龙,而是由某种力量汇聚而成,只有龙的样子,无血无肉,并非真正的龙。

“杀!”

那俩破虚境的人也是一惊,后退了一步,但看清了龙的样子后,知晓了自己被耍,皆为之一怒,朝着叶落杀去。

开!

叶落面对二人的联袂杀来,并未有一丝恐惧,持剑与战龙迎上他二人。

仅仅几个回合,叶落便败了,败的极其彻底,自虚天之上坠落,砸的大地一阵轰隆。

而那黄金战龙也是被碾压的鳞甲碎裂,染着金色鲜血,化作一缕仙光回到了叶落的体内。

这就是在渊阳城内闹事的后果。

二人面色阴沉,亦是染血,不单单有叶落的,更有他们自个的,没错,他们与叶落干架,不仅仅没把叶落诛杀,甚至自己也受创了,被一股诡异的力量不停的吞噬着体内精元,很难将其给抹灭。

同时他们对叶落的杀机更是到达了极点,丹虚境的他便可重创他二人,更别说成长起来的他了,所以叶落他必须死。

镇压!

破虚老者再次召唤自己的本命灵器,凌天压下,欲要将叶落给镇压在银色丹炉之下。

他起了贪念,欲要将叶落给带回去,将他身上的秘法从他的嘴中给翘出来,他又不傻,打了几个回合,怎又看不出叶落如此强大战力的倚仗呢?

围着叶落的几人皆不语,都有了小心思,各个心怀鬼胎。

“哼,想镇压我?”叶落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冷笑。

很快,叶落消失了,而一尊破虚强者赫然出现在叶落原先的地方。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之际,叶落便踏着极其诡异的步伐,破了大阵,逃之夭夭了。

而那被他换过来的人可就惨了,啥也不知道就被镇压了,到现在还是一脸懵呢。

发生了什么?

许久众人回过了神,看着被镇压的破虚强者,都在寻找着叶落的踪迹。

“靠,让他给跑了!”

……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叶落已经出了城,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便盘膝坐下,恢复起了自己的伤势。

待亏叶落那时突然顿悟一宗空秘法,与那人置换了位置,否则他就在惨死在哪里了。

不过叶落此举确实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毕竟他原先的目的是将那几人给引出来的,然,人倒是没引出来,自己却遭到了重创。

很快,月色皎洁,三天时间过去了。

叶落已经恢复了过来,看了一眼被他封在铜炉之内的人后,便扯下了血衣,换了一件干净白衣。

该去救人了。

叶落撇了一眼洁白的月亮之后,便再次进入了城内。

换了衣服,换了容貌,隐了气息的叶落并未被城门的守卫给认出,只是叫停了一下,与他的通缉令对照了一下后,便被放了进去。

“没想到吧,我叶落又回来了。”叶落冷笑,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副容貌,与被其封在铜炉之人长的一模一样,就连气息也一模一样。

这是狐族的一宗绝世秘法,可借他人之血,化他人之息,几乎与本尊一模一样,常人很难分的清楚。

很快,叶落便穿过了层层人群,来到了一座阁楼前,阁楼内并未有多少人,只要廖廖几人而已。

而阁楼内的那几人见叶落进来了,皆凑了上。

“我靠,我还以为你小子死了呢?”一个人看着活生生的叶落唏嘘咂舌着。

“不得不说,当时真的吓死我了,幸亏我在隔壁。”叶落打量了那人一眼后,便以他伪装之人的口语说着。

“不说这些,那怡红院内的红倌咋样,爽不爽?”一位青年走到叶落身旁,搂着叶落的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哥俩好呢?而那青年的眼眸中依稀可见淫秽的神光。

而那些人听到这话,也都竖起了耳朵,各个踮着脚。

“不是我跟你吹,那里是真的舒服,那里的红倌,那活也是个顶个的好,爽到极致,如果不是那人突然打搅,我现在还在兴头上呢。”叶落装的倒是入木三分,揣着手,极其的猥琐,那意犹未尽的滋味,不是个影帝级的都演不出来。

“不过可惜了,那怡红院被大闹了,倒现在都还没开门。”说着,叶落的语气又变得遗憾,确实,毕竟他刚刚路过。

“的确,我原本也是想去爽爽的,可现在那怡红院被这么一闹,估计每个七八天是不会开门了。”听了叶落这一说,那些人倒也遗憾,自己都没去体验呢,就关门了,真是遗憾。

“行了,行了,我去看看那人死没死。”叶落摆了摆手,驱散了众人,朝着阁楼的最深处走去。

有了那人的记忆,叶落倒是显得轻车熟路,没有引起丝毫的怀疑,很快便进入了暗阁内。

暗阁内阴暗潮湿,没有丝毫的光亮,只有微弱的烛火在那摇曳着,照亮着通道,仿佛随时就要湮灭一般。

很快,叶落走过长长且阴暗的走廊,来到了一座牢房前,牢房内有着积水囤积,散发着难闻的恶臭,有着腐烂的血肉漂浮着,而那水下更是有着皑皑白骨,不用说这片牢房内之前死了许多人,甚至有些尸体都没腐化,爬满了蠕动的蛆虫和呲牙咧嘴的老鼠。

而那水牢的的最中间,一道阵法隔绝了一切,而那阵法之内,有着四条血色锁链,四条血色锁链的中间,正好绑着一个人,一个衣衫褴褛,遍体鳞伤的男子。

男子的气息极其的微弱,仿佛随时就会湮灭一般,锁链上有着诡异的血光萦绕,在不停的吸取着他的血气,不停的折磨着他。

叶落眼神平淡,幻化出星光屏障,隔绝了周围的死水,惊得那些老鼠一顿逃窜。

叶落来到阵法面前,并未着急开启阵法,而是抬手布下一座大阵,掩盖了契机,将那中间困着那人的阵法的阵脚给扰乱了。

破!

叶落一声冷吒,大阵撒下寂灭神光,瞬间便破碎了那道法阵,连带着那四条锁链都被其给斩断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中间的男子缓缓的睁开双眸,有些惊异的看着叶落。

叶落无言,卸下了伪装,露出了真正的面容,并非是在道天书阁时用的面貌,而是自己真正的样貌,带着缕缕稚气,十分的清秀,但也布满了沧桑。

“叶落!”男子有些震惊,万万没想到眼前的男子竟然是叶落。

“卧天云。”叶落微微一笑,继续隐藏了自己的样貌,继而,将几枚丹药递给了卧天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卧天云吞下丹药,原本惨白的容貌下,多了一份红晕,但伤势依旧很重,需要恢复好一段时间。

“你不需知道。”叶落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拂手将他给封入了铜炉之中。

进入铜炉内的卧天云先是撇了一眼昏迷状态的男子,随后,他又看向叶落问道,“你准备怎么出去,他们迟早会发现我逃走的。”

“自有妙计。”叶落依旧是微微一笑,划分出一具分身,继而,他又抬手从卧天云的眉心处汲取一缕本源血,融入了自己的分身。

“给我装像一点。”叶落提醒了自己的分身一句后,便重新凝固出血色锁链和那阵法,他将锁链锁在自己的分身上,将阵法与原先屏蔽掉的阵脚相契合。

“老大,你就放心走吧,我的演技杠杠的。”叶落的分身给叶落比了个放心的手势后,便直接装作虚弱的状态,脸色瞬间煞白。

叶落没有回话,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分身后,便撤了那遮天阵法,他对他分身的演技还是有信心,毕竟本尊都堪称影帝了,更何况分身呢?

“厉害啊!”卧天云看了一眼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叶落分身,不禁唏嘘咂舌,叶落这变化秘法太玄奥了,绕是他这个本尊都很难看出,有什么不同。

一叶遇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