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残帝落

第11章 皇城屠戮

“有血腥味。”老者的眉头微微一皱,修炼魔道的他,天天与鲜血打交道,久而久之便对鲜血有了特殊的感应,无需推演,,只要时间不久,一闻便可。

“老毕登你的鼻子可真灵啊。”叶落冷笑,九道归一,针对的灵魂的秘法,已经蓄势待发了。

铮!

就在,老者将要接近阵脚的时候,一道神光宛若飞射的雷霆一般,从虚空中杀出,直奔老者的眉心。

兴许是距离太近,速度太快,导致老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打个正着,七窍流血,脑瓜子嗡嗡的。

如此好的机会,叶落他自然不会放过,瞬间杀出虚无空间,一剑斩出一道璀璨仙河,摧枯拉朽,打了老者一个措手不及,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将整片城墙都给咂出了个大洞。

“有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他人的注意,瞬间无数黑袍人朝着叶落那里飞去。

“可恶!”叶落暗骂一声,他低估了老者,一道九道合一他竟没死,甚至硬抗了下来,为此叶落不惜暴露出来也要杀他。

然而,就在叶落转身要走的时候,一群黑袍人顷刻间便围住了他,将他给困了起来,没有一条生路。

“大意了。”叶落眸光冰冷,手中的残仙落剑顿时释放仙光,一剑斩出一道魔海,将北方向的几位黑衣人给击飞了出去,开辟出了一条生路。

瞬间,叶落快如闪电,宛若一道仙光,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

哪跑!

黑袍人们见此立刻大喝,封禁杀阵按天而下,压的叶落一阵趔趄。

给我破!

叶落一声怒喝,一头战龙冲天杀出,瞬间将那做杀阵给撞的碎裂,而那几位黑袍人也因此受到了严重的反噬,一阵趔趄,口中鲜血不止,险些从虚天上跌落了下来。

留下!

遮天大印凌天压下。

破!

叶落撇了大印一眼,一拳瞬间轰碎了他。

然而,还未等叶落喘一口气,一把剑瞬间朝着他刺来,异常的凛冽,摧枯拉朽。

滚!

叶落一声怒喝,执掌演化阴阳,一拳瞬间崩碎了那把杀剑。

给我镇压!

一道遮天大印再次压下,宛若一座巨山一般,异常的浩荡,压的叶落一阵趔趄。

灭!

一道仙芒突然杀出,宛若破竹一般,将虚空洞穿,将叶落给打下了虚空。

“一个老辈竟干偷袭后辈之事,真你妈不要脸。”叶落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撇了一眼虚空后,一步跨出避开了绝杀一击。

然而,叶落虽然避开了,但他那原本的地方可不好了,整片大地都被打的开裂。

去死!

一道神芒自虚天扫下,压的虚天一阵嗡鸣。

破!

叶落一拳轰出,宛若龙腾,瞬间便破碎了神芒。

镇压!

两位黑袍人共同执掌一尊破虚境的铜炉,凌天朝着叶落压来,霸道无比的威压,压的叶落一阵趔趄,口中狂吐鲜血。

轰!

叶落还未缓过神来,一道遮天掌印自虚天而下,朝着叶落碾压而来。

开!

叶落一声怒喝,顿开魔族与神族秘法,眨眼之间,气势便猛然提升,直接冲破了铜炉的封禁,就连那遮天掌印都被叶落一拳轰的粉碎。

诛杀!

破虚黑袍杀至,一剑凛冽,险些绝杀了叶落,将他的胸膛都给斩开了。

开!

叶落不加防御,抬掌便是一同雷霆神凰,周围的黑袍人都给击飞了出去。

诛灭!

破虚黑袍再次杀来,虽然遭到了重创,但其实力依旧异常的威猛,压的叶落根本就抬不起头。

灭!

叶落丝毫不防御,一剑斩来,异常的凶猛,竟当场生劈了一尊黑袍人,就连那破虚黑袍都被他给打了一阵趔趄。

寂灭!

老者怒吼,神后瞬间飞出一把仙剑,逆天斩来,将叶落险些战灭于虚无。

然而,还未等叶落止住身形,一道封禁再次镇压而来,瞬间禁锢住了叶落,让其动弹不得。

“狂啊,老子让你狂,你不是很能耐吗?咋不蹦哒了。”破虚黑袍笑的狰狞,看着叶落眸中凶光不断,他竟被一个后辈偷袭,而且被偷袭成功,险些身死,这让他如何不怒,更何况自己的人也有许多死在了他的手中

跑啊!你继续跑啊!

其他黑袍人同样面目狰狞,一尊小小的宫虚竟干得他们抬不起头,甚至有些都被其给拼杀死了。

“太累了,不跑了。”叶落见此,干脆一屁股坐下了虚空上,随后他摸了摸自己的伤口,然而刚碰到便大叫了一声,那疼的简直是龇牙咧嘴。

带走!

破虚黑袍一声冷吒,朝着皇城那踏空而去,叶落他现在不能死,他要让他看着,那群人都是因他而死,让他饱受折磨。

而皇城内的那群人则面无血色看着此幕,连高高在上的仙人都被抓了,他们还能拿什么来抵抗。

“仙人何时进攻?”皇城的士兵的将领看着老者慢步走来,不知是谁被他的勇气,硬着头皮上前询问。

“现在开战。”老者一声怒喝,既然现在他无法斩杀叶落,那就用那群人来泄愤,让叶落与自责,悔恨中而死。

话落,那群士兵便宛若遇到食物的疯狗一般,不计其数的在将领的命令下,冲锋着,黑压压的一片,此等阵仗,估计就连元境巅峰都要暂避风头。

防御!

皇城的将军虽然害怕,但依旧下达了命令,举剑指挥着皇城内的士兵们进行防御。

而那些士兵们听到此话,强止住内心的颤抖和害怕,朝着城墙上缓缓爬上来的敌国将士们扔着石头,而那些侥幸爬上来的,则立刻会被众多将士给围住,最后在万剑下,变得千疮百孔。

废物!一群废物!

黑袍破虚见此不禁怒骂那群战士,如果不是他要恢复,估计他早就杀了上去,杀他个血流成河。

呵呵!

一旁的凡人将领冷笑,看着老者好似在说,有种你伤,不上别哔哔,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不敢说出口,生怕一个不对,便被老者给拍死了。

......

“几位老哥,你们就这样慢吞吞走着,不累吗?”叶落扯着嘴角跟镇压着他那几位黑袍人谈着。

“不累。”那几个黑袍人好似榆木脑袋似的,丝毫不受叶落的话语的影响。

尴尬,着实尴尬。

叶落缩了缩脖子,不再跟他们扯什么了,这群人根本就是柴米不进,还不如自己破解禁制呢。

杀…!

喊杀声不断,双方士兵瞬间扭打在了一起,血染整座城墙,战争是残酷的,无任何同情可言,无数具尸体从城墙上坠下,砸了个粉碎,鲜血飞溅。

开了!

就在两国厮杀之际,叶落的眼眸猛然一亮,瞬间挣脱开禁制,举剑瞬间斩出一道璀璨仙河,周围的人皆在瞬间被他给秒杀。

啊…!

声音异常的凄厉,惊得众人猛然回头,就连那攻城战也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吾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轻易的解开了禁锢。”老者瞬间登上虚天,与叶落四目相对,面色依旧狰狞无比,咬牙切齿,看着叶落就好似看着自己的杀夫仇人一般,欲要替自家后辈报仇。

老毕登!

叶落一声怒骂,抬剑便要施展绝世秘法。

杀!

黑袍老者一声怒喝,抬掌打出一道大印朝着叶落压来。

“打不过,我还躲不起吗?”叶落一声冷笑,猛然止住了剑,突然一个回头,竟跑了。

跑了?

老者有些呆滞,就连周围的几人都有些懵逼了,而大印也因未曾砸到人,坠落大地砸出了一个大坑。

追!

很快,老者便反应了过来,沉吸了一口气,一声大喝,朝着叶落追去。

可叶落是谁啊,身负万法,岂会让他们追到,眨眼间便没影了。

啊…!

老者怒吼,人是没抓到,自家弟子反而赔进去了很多。

对于老者的愤怒,那敌国将士们皆是猛然缩了缩头,他们知道那国家要遭殃了,他们一路跟着他们赶杀而来,虽然接触的不久,但对他们的性格却摸得门通。

一瞬间,无数黑袍人倾巢而出,秘法遮天,神通裂地,血海波涛,魔音刺耳,宛若一片炼狱。

逃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城墙上的士兵们,双腿立刻变得哆嗦起来,纷纷丢盔卸甲,夺路而逃,而那些敌国士兵见此,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纷纷跳下楼去,朝着自己的阵营逃去。

“诛灭!”

老者一声怒喝,掐诀召唤无数血色大印,凌天朝着城池压下。

轰!

大印顷然落下,将城墙砸的碎裂,无数人惨死,整个皇城一瞬间人心惶惶,无数座大印宛若天降陨星一般,将皇城砸的塌陷,许多人未曾躲过,被大印碾压至死。

哗!

波涛血海从虚天之上倾斜而下,宛若灭世一般,所过之处皆化为灰烬,凡人被吞噬着,化作滚滚精纯的血气,在空中飘荡。

整片天地一瞬间被血色所笼罩,满城的哀嚎,无人能逃脱,天降禁锢让他们动弹不得。

作孽了。

叶落揉了揉眉心,看着远处被血海吞噬的皇城,满眼的唏嘘。

话落,叶落便离开了。

蓦然间,凄惨的风拂过大地,原本屹立百年的皇城在顷刻之间瞬间覆灭,无人能够逃脱,皆化作滚滚血气游荡在虚空之中,而那些残魂更是在那诉说着无尽的凄凉。

……

很快,叶落回到了宗门,这次花费的时间并不多,只是用了四天,毕竟除了那个任务,其他的都完成了,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

......

“你听说了吗?今天是外门大比。”刚走出化道阁的叶落便听到几个弟子在那里叽叽喳喳的。

“外门大比?和我们有关系吗?去看那干嘛?”一位弟子挠了挠脑袋,实在想不出外门大比有什么好看的,不就几个人打架吗?

“你懂啥,这次的外门大比与以往不同。”那名弟子道。

“有啥不同?”他依旧挠了挠头。

“哎呀,废什么话,去了不久知道了吗?”那名弟子并未说出来,而是推搡着另一名弟子。

“外门大比?”叶落摸了摸下巴,顿时来了兴趣,跟了上去,他也想知道外门大比有什么好看的。

很快,叶落便来到了外门大比的场地,是在内门的执法殿前,叶落刚来便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对他指指点点。

“这就是第九真传吗?咋这么年轻呢?”

“谁知道,反正没我帅。”

“长的咋这么清秀呢?我原以为是个糙汉。”

……

叶落听到他们的话语,顿时有些脸黑,极其的想爆粗口,淦,我才十八,你才是糙汉,你全家都是糙汉。

然而,叶落忍住了,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静静的观望着战台。

战台足足有千丈,周围还有着禁制,而那战台之上则有着一座大阵,大阵是八卦阴阳,仔细凝看的话,还可以望见那颗颗闪耀着的星辰。

……

“那个便是第九真传?”云端之上一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看向了叶落。

“是的,宗主,他便是第九真传。”身旁的道玄峰峰主回答道。

而,那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则就是道天书阁的道主,羽沐。

“小小年纪能够达到宫虚境他的天赋与那两位也是不容多让的。”羽沐看着叶落微微一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

开始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一瞬间吃饭的不吃饭了,扯淡的不扯淡了,撩妹的不撩妹了,皆仰头看向了虚空。

只见,虚空之上一位白衣老者飘然而立,他正是执法殿的殿主李鑫。

“外门大比现在开始。”威严的声音响彻云霄,震慑四方,让众人安静了下来,无数外门弟子皆搓着手,等着一战。

“登天梯。”

李鑫一声轻吒,一道通天阶梯瞬间浮现,有九百层,九千丈之高,仙华流溢,道则交织,宛若登天的阶梯一般,自虚天云霄上倾落。

“登天梯,九百层,达到巅峰者可直接入内门。”李鑫看着众人,眉眼之间尽是严厉。

“这就是登天梯吗?”众人仰头,震惊的看着这登天梯。

“开始!”

一叶遇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