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纠缠

入世纠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孩子是家里最好的调剂

经过连续不断七小时的车程,一路无话,时间已经来到半夜,萧元兴一行终于来到了城里的家,新家坐落在城郊的一片别墅群。许剑梅一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别墅群有干净的街道,明亮的路灯,美丽的绿化,恍如世外桃源,而且每一栋的房子都很大,许剑梅心中自语道:“十几年了,我苦等十几年总算没有白费。”萧元兴下车后对司机说道:“小潘啊,明天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这两天幸苦了。车你就开回去吧。”潘尚东道:“好的,谢谢萧总。”说完就开车走了,萧元兴看着母子两人欣赏着夜景,道:“时间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说完就领着两人进了别墅。

按了几下门铃,一个保姆来开门,看见萧元兴就打招呼道:“先生这么晚回来啊。”萧元兴应付一声就进了屋,保姆看着母子俩都带着行李就帮忙拿。等行李安顿好后就问萧元兴道:“先生,孩子们睡了,要不要叫起来?”萧元兴道:“不用了,明天再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妻子,这是我儿子,你带他们先去洗澡,然后就先在客房对付一晚上吧,明天早餐多做两份。”保姆答是,萧元兴就此上楼洗澡去了,保姆带着许剑梅去洗澡,许剑梅跟着保姆走,看着房子的装修,华丽奢侈,简直就跟电视上的一样。到了卫生间,保姆的语气一改之前的温和,说道:“里面什么都有,你先洗着,我去给你拿浴衣。”精明的许剑梅一下就听出了保姆的不敬,一声哼笑,语气也一改自出娘胎以来的平和,道:“去吧。对了,我睡觉前有喝茶的习惯,去给我泡杯茶。”许剑梅气场直接升高一米八,震得保姆一愣,然后语气重新变的谦卑,一声“是。”后就去了。

给许剑梅送了浴衣保姆有带着许顺去三楼洗澡,有了许剑梅的教训她不敢对许顺吆喝,先给许顺指明房间后就带他去了卫生间,给了换洗的衣服后就去给许剑梅泡茶去了。许剑梅洗了澡,穿着浴衣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茶,这些动作虽然是跟电视上学的,因为父母在解放以前是地主家庭,虽然她没赶上在地主家当大小姐的生活,但是因为父母的教育,她的气质也丝毫不像一个前两天还下田干农活的农村妇女。保姆就站在旁边伺候,一盏茶许剑梅喝了半小时,保姆不敢说一句话。许剑梅放下茶杯道:“带我去卧室。”说完就起身,保姆带她去三楼客房,嘴里重复着“小心台阶。您小心。”这两句话。到了卧室,许剑梅道:“很晚了,你去休息吧。”保姆道:“好的,我就睡一楼的偏房,您有事叫我。”许剑梅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后保姆就关门出去了。

许剑梅看着漂亮的房间,踩着柔软的床垫,被子的柔顺是她从来没有接触到的。许剑梅趴在柔软的床上,嘴角咧出一丝笑容,眼神却变得更加坚毅,似笑非笑。

许顺作为一个十五岁的小孩,见到房间的一切心里只有害怕,他压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开着灯,房间里没有一点昏暗,相比之前土屋的脏,阴暗,眼前的房间简直提升了千万倍、他开心的在床上打滚,一直玩的累到横躺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聚在客厅吃早饭,许剑梅因为没有带衣服来就穿着浴衣就下楼了,萧元兴叫保姆道:“赵阿姨,你去拿一套衣服给太太换上。”保姆道:“拿之前太太的吗?”许剑梅道:“那他(萧元兴)的就行。”萧元兴没有反对,冲着保姆点了点头。然后对许剑梅母子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儿子萧孝金、女儿萧孝凤。”说着就指着正在吃稀饭的两个小孩儿,两个小孩儿七岁,是双胞胎,他俩的名字最后一个字取自他们母亲的名字,他们母亲名叫金凤,本来身体很好,生了双胞胎后变得非常虚弱,经常生病,最后在这一年的春天病死,萧元兴因为工作忙碌,担心孩子长大以后不服管教,所以在孩子的教育上也不敢托付于人,所以想到了许剑梅。然他又对儿女说道:“这位是你们以后的妈妈,这是你们的哥哥,快叫人。”虽然这两孩子的母亲今年才去世,但因为之前母亲就一直多病,所以养成了两个孩子温顺如绵阳的性格,异口同声道:“妈妈,哥哥。”许剑梅一听这俩孩子的声音就知道他们的性格,顿时心中一酸,然后看向萧元兴,一脸绝望的摇了摇头,萧元兴不明所以,道:“怎么了?孩子叫你呢。”许剑梅道:“他们太可怜了。”说着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然后伸出双手,一手抚摸一个孩子的脸,道:“好,你们很乖,以后我一定让你们快快乐乐的。”

保姆拿来衣服后,许剑梅小跑的就上了楼,萧元兴因为搞不明白刚才许剑梅的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就跟了上去,到了房间,许剑梅把衣服仍在床上后就伏坐在床上,眼泪一滴滴的落在被子上,不时抽泣几声。萧元兴见了立刻上前,坐在床上抓着许剑梅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许剑梅却把满是眼泪的脸侧了过去,萧元兴问道:“怎么了?十分钟前还是另一个样,怎么突然就哭了起来?”萧元兴一问,许剑梅就扑到他怀里,哭出了声道:“孩子太可怜了,也许你听不出来,那声音里透露出来的孤独,就跟当年顺儿跟我要爸爸一样。”萧元兴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平时见我见的少,他们妈妈在世的时候我们就提过这事,但是他们妈妈身子弱,站起来个把小时就不行了,所以怎么去教育他们呢?去年他们上学了,经常被同学欺负,他们妈妈就跟我说让我跟她离婚,再找一个女人教他们、陪他们。那次我就把我和你的事情告诉了她,她要我马上去接你过来,可是我怎么忍心?要一个虚弱的女人看着她的丈夫带着前妻回家,对她是多么的残忍。所以我就跟她说:等你哪天不行了,我就去接她过来。后来,也就是今年的春天,她病情突然恶化,后来医生诊断说是喝了过量安眠药,然后活活疼醒,但她喊疼以后,一切已经来不及了。”许剑梅听的很是震惊,道:“她是,为了孩子,自杀的?”萧元兴双眼含泪,点点头后说道:“所以,剑梅,万般的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希望你对这两孩子就像对顺儿一样,你也是母亲,你能做到吗?阿?”许剑梅道:“可以,我会让他们快了开朗起来的,他们再怎么说也是顺儿的弟弟妹妹,你不要把我看扁了。”萧元兴道:“谢谢,谢谢!”

之后萧元兴下楼去看着金凤的遗像,许剑梅换了衣服后直接出门,路过客厅时也不放慢脚步的对许顺说道:“顺儿,带着弟弟妹妹玩儿,妈妈出去一趟。”许顺答是,萧元兴听到后就走了出来,看着许剑梅的背影就叫道:“你去哪儿啊?人生地不熟的,我还想带你去买衣服呢!”许剑梅头也不回说道:“下次吧!”萧元兴放心不下就跟了出去,两人在别墅群的柏油路上,萧元兴问道:“你要去哪儿啊?”许剑梅道:“菜场,我要给俩孩子做一顿饭。”说着停下脚步,道:“我没钱...”萧元兴道:“你看看你,还是那么急躁,真不晓得你是怎么把顺儿教的这么好的。在这儿等我。”说话时带着宠溺的笑容,许剑梅看着他小跑回家的背影,似乎看见了当年他年轻的时候。

丶也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