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行者:剑染霓虹

第40章 月牙儿

对于陈朔来说,闯入屋里这人虽然脚步极轻,但不可能躲过自己的感官。

相反,对于闯入者来说,如何也不会想到,这屋里睡着的竟是个刚刚经历过资深杀手训练的强者。

于是,就在闯入者被突然出现的陈朔狠吓一跳时,陈朔手中的剑已经挥了出去!

他当然没想着把人砍死,他自问隐藏得天衣无缝,在游轮上也不可能被人认出,所以,他要的仅是打倒来者,问清楚怎么回事。

于是,挥出去的不是剑锋,而是剑面。

然而,令陈朔没想到的是,这一剑竟然挥空了!

虽然此时他怕把人打死,没用出全力,但这一剑的速度也依然不是一般人能够避过的!

那闯入者在情急中,矮身闪过了这一剑,虽然动作非常狼狈,但依旧闪过了!

陈朔心中微沉,他不想在漆黑的环境中战斗,于是后退一步,横剑身前,同时用芯片下达命令,打开了灯。

灯光乍亮,屋里的两人都微微有些不适应。

但是,陈朔因为早有准备,提前微微眯眼,没受到什么影响,闯入者却是下意识捂住了眼睛。

于是,待闯入者睁开眼时,平月剑的剑尖已经抵上了喉口。

陈朔看着眼前这人,微微一怔:“你是那个……心脏猎手?”

没错,此时被他以剑抵喉的闯入者,正是早些时候在拳台上大放异彩的女人,虽然那时她戴着面具,看不清模样,但她身上这沾血的紧身衣却不难认出,虽然现在她没戴面具,也被陈朔一眼认出!

这是个黑色长发披肩的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长得不算极美,但也称得上俊俏,只是她脸上那充满愤怒仇恨的表情,令她原本清秀的五官微微扭曲了。

“我没得罪你吧?”

陈朔微微眯眼:“为什么闯进我房间?”

女人却根本不回答,而是咬牙切齿:“你要杀就杀!”

陈朔皱眉,感觉自己有可能误会了什么。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女人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她好似一只炸了毛的豹子,整个人开始散放出危险的气息。

陈朔突然有些明白了,他嘴角一勾:“找你的?”

女人犹豫了片刻,随即轻轻点头。

“行,不要乱动,不要发出声音,否则我立刻把你交出去。”陈朔悠然道。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

一个还算漂亮的姑娘,一个在拳台上强大且狠厉的选手,一个背负痛苦的荆花岛原住民……

或许,她可以在自己接近洪云这件事上,起到一些作用?

听到陈朔的话,女人的目光中虽然仍是浓浓的怀疑,但还是猛地钻进了卧室,躲在门后,悄悄观察着。

陈朔将平月剑放在房门处的视线死角,打开房门,同时给自己脸上的面具下了个指令,让它看起来“疲惫且困顿”。

门外站着的,是个游轮上的服务生,他们后面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打手。

“客人,打扰您休息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服务生深深鞠躬,脸上满是歉意:“但是,有个危险人物似乎逃到了您的房间,不知道您是否看到?”

陈朔打了个哈欠:“啊,有啊,就在我卧室。”

服务生眼睛一亮,他背后那些打手也瞬间流露出一股杀气。

但比他们反应更快的,是屋里那女人。

“贱人!”

她尖叫一声,转身便跑,显然想要从卧室的窗户中跳出去。

陈朔当然不可能让她这样逃走,脑内芯片已经提前下好指示,每一扇可能被砸破、打开的窗户上,都瞬间落下一道铁帘,封闭了窗口。

这是游轮对客人的保护措施,防止有不长眼的海盗攻击游轮,关上这种厚实的铁帘后,哪怕是一般的火箭弹,都很难立即打穿。

所以,那女人自然也没办法逃走,她扑在了铁帘上,用力锤打,却无济于事。

服务生对着陈朔再次深深鞠躬:“感谢您,客人。”

说罢,便要领着那几个打手进入房间。

然而,此时陈朔却“诶”了一声,拦住了他们。

“先不急,反正她也逃不掉,不如你们先和我说说,这是什么情况?”他轻声道。

服务生先是微微一怔,随后立即缓慢点头:“好的,没问题。”

大概是这游轮上来过太多性格古怪的有钱人,他们早就习惯了答应客人的各种要求。

那女人还在玩命地扑打铁帘,甚至抓起房间里一切拿得动的东西,往铁帘上猛砸,但陈朔根本不在意,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东西,出这种事,游轮也不会让自己赔。

服务生往卧底里看了一眼后,说道:“是这样,今天她在拳台上表现亮眼,有位客人看中了她,出了大价钱将她买走。”

“但是,她却在我们没注意的时候打伤了守卫逃走。”

“现在,我们只是想要将她捉回去,送去给她的主人。”

陈朔听得一阵恶寒,看中了谁,只要出钱,就能直接买下来?!人口贩卖都可以这么明目张胆?这是奴隶制社会吗?!

但他脸上当然不会流露出来,而是笑道:“今天她的比赛我也看了,蛮有意思的,既然这样,别人花多少钱买她,我出双倍。”

服务生一愣。

屋里的女人当然也听见了,她大吼一声“魔鬼!”,便不再管那铁帘子,直接抄起摆在床边水果盘中的水果刀,大步冲出卧室,朝着陈朔冲了过来!

服务生与他带的那些打手们同时露出惊恐的表情,这船上的客人要是出了事,他们根本担待不起!

但是,没等他们动手,陈朔已经先动了。

如今他是连五十岚手持双枪射出子弹都能躲避的人,相比之下,这个女人的速度在他眼中,也只能算是还可以了。

于是,就在一群打手下定决心,准备违逆客人的意思冲进房间里时,他们便震惊的看到,陈朔如闪电般一个错步来到女人身侧,一掌拍掉了水果刀,随后将其双手反绞,直接按到了墙上!

之前在拳台上如蜂鸟一样灵活的女人,此时脸贴着墙面,根本动弹不得,陈朔力量何其之大,她连挣扎都挣扎不动。

服务生狠狠一愣,随后深深低下头颅:“原来,客人您也是位高手。”

“这不重要。”

陈朔一手按着女人,游刃有余,转向了服务生,问道:“怎么样?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这女人我挺喜欢的,我出双倍的价买她。”

服务生显然自己做不了决定,他转过身去,似乎用芯片和自己的上司交流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恭敬地说道:“客人,经理的意思是,她不值双倍的价格,如果您要购买她,咱们还是按原价,否则就坏了咱们的规矩了。”

“不过,由于您的决定,我们不得不向前一位出价的客人进行赔偿道歉,所以,这部分费用,需要由您来承担。”

“您看,这样可以吗?”

陈朔眉头一挑,没想到这里的生意规则如此严谨,作为被服务的人,他真的生出了一种“顾客是上帝”的感觉。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对这艘游轮、对那个所谓的荆花岛产生任何好感。

因为作为“上帝”的永远只会是少数人,更多的人,是像这个女人一样,毫无尊严地作为商品被买卖、被处置。

付了钱后,服务生递来一个小小的U盘:“客人,现在您已经是952003号商品的所有者,这个U盘可以让您在她不听话的时候,对她进行电击,当然,存在有效距离,必须不超过十米。”

“之后,您可以吩咐她做任何事,您对她的所有权在任何地方都是有法律效力的,哪怕直接杀死她,也没有关系。”

很快,服务生和打手恭敬地离开,关上了房门。

陈朔看了被自己死死贴墙按住的女人,干笑一声,松开了她。

女人还想反抗,但被强行按住十几分钟,她也挣扎了十几分钟,身上早已经没有力气,她想刚暴起攻击,便手脚一软,坐倒在地。

“让你待在里面别动,你不听,你看,受罪了吧。”

陈朔摇了摇头,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将那个U盘捏在指间把玩着。

女人盯着那U盘,眼中露出恐惧的神情,显然过去她不止一次受过电击。

“记着,我没打算伤害你。”

陈朔说着,将那U盘轻抛几下后,直接在手中捏爆!

女人狠狠一愣,僵在原地,看上去大脑一片空白。

陈朔张开手,将U盘的碎片扔进了茶几上的烟灰缸中。

“首先说明几点,你好好记住,这样方便咱们之后的相处,我舒服,你也不用受罪。”

他靠在沙发上,轻声说了起来。

“第一,我不会要求你服侍我,之后你虽然必须和我待在一个房间,但我睡床,你睡沙发。你如果不信我,可以拿个武器放在手边,虽然你肯定打不过我,但为了维持尊严,自杀还是来得及。”

“第二,我把你买下来,是因为我接下来要做一件事,我认为你有可能帮到我,所以之后,我会安排你做一些事,但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我们可以换种方式。”

“第三,只要我的事做完了,就放你自由。对,你没听错,只要你帮我做完了我想做的事,你就自由了,爱干嘛干嘛去,我不管你。”

“最后,我也是花了钱的,所以在我做完事之前,你不能逃跑,不要和我耍小花招。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如果因为你乱来,给我搅黄了,我不介意一剑杀了你。”

“听明白了吗?”

女人坐在地上,用疑惑且不解的眼神看着陈朔,似乎不理解他为何与这里其他人如此不同。

最后,她犹豫了许久,终于缓缓点头。

“很好,既然你点头,那就要遵守承诺。”

陈朔笑道:“先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不是那个难听的绰号,也不是商品名字,你真正的名字。”

女人抿了抿嘴,半晌,才轻声开口:“我叫……月牙儿。”

顽固的仓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