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潇湘

第91章 云沧海与纵横决

静,特别的静!

二号拍卖室内除了几个人低低私语声,再无人声。就连铁笼子里白熙发出的低低呼哧声都显得格外清晰。这与之前别的拍卖品上台后拍客发出阵阵铺天盖地的喧嚣声真是天壤之别!

“这白熙没有要?”文谟纳闷道。

“这不正好,”风行举起了手中号牌,高声道:“五千五!”

文谟轻轻吐了一口气,对风渊道:“五千五?你们可真有钱!”

风渊慢悠悠道:“用的是宗门的钱,又不是割师兄的肉,师兄自然慷慨。”

听到风行出价,云岚看了过来,笑盈盈道:“这位贵客出了五千五,不知可还有人抬价?”

静,还是一样的静。

在场的人普遍都有一个想法,五千五枚金叶子买只可能会噬主的异兽,这人怕是天阁安排的托吧。

许久也不见有人加价,云岚便将手中的玉锤轻轻敲下:“这头白熙由这位十三号的贵客以五千五枚金叶子成功拍下!”

而这二号场的拍卖也随着这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成交而落下帷幕。拍卖结束后,风行被云岚邀去办理手续,文谟和风渊则是出了二号场,打算这个地方等等风行。刚走没几步,两人便被前头的人潮吸引住了。

那也是一间拍卖室,墙壁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一”字。跟二号场比起来,这一号场的人可不要太多。不光里面座无虚席,就站着的人都排到了门口,将偌大的一个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走,去看看!”

文谟风渊这两好事之人艰难的挤进了一号室。一号室的布置二号室一模一样。

在中央位置的台下,一个身着红袍的性感女人,正用那妩媚的声音为在场的人介绍这一件又一件拍卖品。这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听得让人骨头发酥。如果说云岚的声音能让人想入非非,那么这个女人的声音便是不禁让人要立刻对她干些什么。

不同于别人将目光或集中于台上的女人,或集中于女人介绍的拍卖品,风渊的目光则是四处张望,美色对他并没有多大的诱惑力。

忽的,他目光一顿,手肘轻碰了文谟:“喂,你看,那不是剑宗的人嘛!还有枪宗的人。”

六宗都坐落在中州的东部和东北部,一般来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宗内弟子不会不远万里来到中州的西边。所以风渊见到他宗弟子,第一反应是惊讶,第二反应是有大事发生了。

文谟顺着风渊眼光望去,确实见到几个身着灵峰剑宗服饰和龙吟枪宗服饰的人。不过他对六宗了解不多,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这时,一名侍女端着一个银盘走了上去,银盘上摆着一卷灰白色的卷轴。台下的喧嚣啥时无踪,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那银盘上微微泛光的灰白卷轴。

“接下来这一件是一卷剑法,名唤‘纵横决’,是剑神云沧海的绝学。纵横,即奔放自如,无所顾忌之意。换而言之,习得此剑法之人可纵横天下。”女人的声音娇滴滴讲解着,眼中布满倾慕之情,一颦一笑之间,不禁让场下之人为之疯狂。

心虽燥,口却不言。云沧海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没人能判断女人话语中究竟有几分真话,若贸然开口,只怕会卸了面子。

场下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有一个低低的声音带着一丝怯弱,问道:“云沧海,谁啊?”

“云沧海前辈是凌烟阁二十二代阁主,修为已至圣尊巅峰。在两百年前的正魔大战中,云沧海前辈以一己之力挫败了魔教四派之首的节云中、琅琊天、莫苍离和霁何虹这四个圣尊,保住了整个中州。”女人红唇微启,轻轻一笑,接着道:“他呀,是我们所有怀春少女的梦中情郎!”

台下某人咂舌:“一人,就,就,就打败,败四位圣尊……”

话说中州已经两百年没圣尊在台面上行走了,中州修士对于圣尊只余无穷无尽的遐想,传说到了那个境界,开山断海,不过举手投足耳。今日从台上这个女人的嘴中一口气就蹦出五位圣尊强者,这对于在场所有人的震撼真是大到无法描述。

过了好一会儿,文谟才从震撼中缓过神来:“老狐狸,竟然还有比您更厉害的人!那一战一定是您毕生的耻辱吧……”

文谟震撼的不是什么一下子蹦出五个圣尊,而是那个在他认知里无所不能的莫苍离竟然会败在他人手中,而且还是在跟他人联手的情况下被击败的。

莫苍离慢悠悠的说道:“云沧海是东方的师父,绰号‘剑痴’,一生致力于追求极致的剑术……”

文谟截道:“这算是你找的理由吗?”

莫苍离一窒,定了定心神道:“第一,我当时没拔剑;第二,云沧海败魔教用的不是什么纵横决,而是借用地气发动护阁大阵。”

文谟小声嘀咕:“这能说明什么。我看您是不敢亮剑,怕被那剑痴盯上。”

话虽细,奈何莫苍离耳尖,还是被他听了去。

莫苍离重咳一声,道:“云沧海的也就比东方高一个大境界。真要打,就算他有护阁大阵,他也不是我的对手。”

莫苍离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股自傲。他变了,以前的他沉着冷静,从来不会去跟他人争什么高下,也不会去管他人的看法。可现在当他受到来自文谟的质疑,他竟然会出言辩解!

“前辈我发现您越来越不要脸了,现在吹起来牛还真是……啧啧……”

“臭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哦,”文谟指了指莫苍离,“您心虚了。”

莫苍离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缓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当年瀚州派系林立,互相吞噬。四大派中邪灵宗实力最弱,所以凌烟阁那一战,我不过是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并未出全力。目的自然是想借凌烟阁之手削弱其他三派的实力,这样才能保住邪灵宗。”

“邪灵宗?”文谟一愣:“听说现在瀚州魔教就一个邪灵宗掌舵,真想不到当年会是最弱的一个势力。”

莫苍离面露欣慰之色,心中暗暗称道:你做得很好,不枉费我将邪灵宗交托于你!

长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