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潇湘

第7章 妖逝

岩洞之内,狐妖的笑声久久回荡,张狂之中又带着几分苍凉,几分愤怒。文谟听得直发冷,退身至太白身后。

太白把剑横于胸口前,全神戒备。这狐妖估摸有近千年道行,若它拼死反扑,这后果恐难预料。他大意不得。

两人一狐,就这么对峙着。

突然,狐妖停止发笑,两条白绒绒的自身后伸出了出来。

太白道了一句“小心”后,手中白剑迸发耀眼白芒,脱手而去,在空中与伸张开来的狐尾相触。

一声轻响,刺眼的白芒自剑尾触碰处散播开来,晃得文谟难以开。

文谟闭眼之际,鼻子嗅得一阵芳香。那香味极其复杂,似是千花同绽,万香齐聚。文谟也分不清里面混合了几种香味,反正就是觉得好闻,贪婪多吸了几口。

过了一小会,文谟耳边传来女子的欢笑声。他双眼挤出一道小缝,偷窥外面景象,发觉那刺眼的白光已然消失无踪,于是睁开双目。

开眼瞬间,惊觉空荡荡的岩洞已然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精致房间。檀木做梁,白玉铺地,珠宝饰墙,一派奢华景象,与那个破山洞可谓是天差地别。

然这些皆是死物,最博人眼球的还是两个脸挂媚笑,朝他走来的妙龄女子。两人皆着薄纱衣,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甚是诱人。

文谟是从未见过如此阵仗,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下意识往后退。

文谟也不知退了几步,后背挡到了坚硬的墙壁,已是无路可退。

一双玉手环上文谟脖颈,一条软舌轻轻舔在文谟脸颊。文谟顿时如遭雷击,身子骤然僵硬,头脑一片混乱。

另一名女子则是玉臂环在文谟腰上,下颚抵在文谟肩膀上。

那女子的舌头慢慢朝文谟嘴唇处移动,文谟如同木桩杵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两人即将嘴对嘴之际,那名女子脸上幻化出一张新的脸,比原先的还要清丽几分。如此清丽脱俗的容颜,本该让人更加心旷神怡,然文谟一见,却如白日遇见了鬼。

那张脸他再熟悉不过了,不是别人,正是文谟的娘。

“老妖婆!”

伴随着一声巨吼,文谟猛然惊醒。他大口喘气,又觉额头有些发痒,伸手一摸,额上早已是汗水直流。

“你们竟能凭自己之力走出幻境。”

女子的惊讶声传来,文谟抬头望去,那奢华的房间又变回简陋的岩洞,狐妖依然与他们二人对峙着。

刚才那是是梦么?是梦又怎么那么真实?文谟有些发懵。

太白拿起酒葫芦摇了摇,“美色岂有美酒来得痛快。你刚刚要是给废人弄个酒池,废人现在估计已经淹死在池子里了。”

“你是修真者定力自然比一般人要高得多,可他呢?”狐妖看向文谟,“他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如何抵得过美色诱惑,还是说他空长男子之身,却无半点男子之能?”

文谟已从昏沉沉的状态清醒过来,理清思绪后,心知方才的一切不过是狐妖编织出来的幻境,至于自己为什么能出幻境,估计是内心深处对自家老妖婆有着深深的恐惧。当然,他肯定不会在嘴头上承认自己会怕一个女人,于是道:“骚狐狸,我看你不光是脑子不好使,这眼神也是差得很。就你幻化出来的这俩玩意也好意思称作美人,还没我家那年老色衰的老妖婆好看。我差点被这俩丑妇吓死了。”

狐妖贝齿轻咬下唇,愤愤道:“奴家本想让你们葬身在美梦之中,免去你们许多痛苦,奈何你们如此不知好歹,那奴家只好让你们见红了。”

太白笑道:“就你那伤疲之躯,除了口出快语,又能做得了什么呢?刚刚那幻境想必已耗尽你剩余修为,否则你大可在我们陷身幻境时动手了结我俩性命。”

狐妖微微低头,有些哀声道:“在修炼这一块上,除了魔族,就你们人族得天独厚。我们狐族苦修千年,却抵不过你们人族百载所得,真是不公!”

太白凛声道:“这可不是你吸人精血,害人性命的理由。”

狐妖沉默了一会,“今天奴家折于你手,不过是修为不及于你,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何必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文谟呸了一声,道:“弱肉强食,不过是你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心安的借口。你自己心中没正义,便去否定这世间正义的存在,真是令人作呕。老酒鬼,别跟这妖孽多费唇舌,快快送它入地狱,免得日后有更多无辜人遇害。”

太白看了文谟一眼,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会有如此觉悟,不由对他好感倍增。

狐妖笑了笑,望着文谟,道:“少年郎,你如此天真想必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等你有命在这片大陆走上一遭后,再来回味奴家今日所言。”

“冥顽不灵,死不足惜。”太白对着狐妖冷言道。

“太白行·百战沙场碎铁衣。”

太白一声轻喝,白剑冲天而起,化作无数气剑,汇于上空。随即剑诀一握,漫空气剑皆朝同一方向刺去。

狐妖一声长啸,两条白尾不断伸长,化作一道屏障狐妖身前。

血肉所化之物岂能挡住无边神通,伴随着一阵阵撞击声,狐尾所化屏障被气剑撕裂开来,而后便是无数气剑朝狐妖当头刺下。一些刺进狐妖身躯,一些刺进地面。

坚固的岩洞难抵强烈的撞击,地面开裂,碎石掉落,一片狼藉。

狐妖无力地倒下了,殷红的鲜血从她那妩媚的身体流出,汇在地上。它化出白狐真身,雪白的皮毛迅速变得黯淡无光,看来已无半点生命迹象。

看着那躺在地上的白狐,文谟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捧起碎石沙土,将那白狐就地掩埋。

处理完毕后,文谟跟太白出了岩洞,往隔壁另一个洞穴去了。在两人没注意到的角落,一只小白狐自暗处跑出,眼里噙着泪,望着那刚刚砌成的石堆。

长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