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蒙府赘婿富可敌国

第419章 请柬

“夫君,你今日心情似乎很好!”

安静的院落中,安国君似乎并没有回宫的打算,而是优哉游哉的把玩着一柄剑。

华阳夫人上前,柔声笑道。

“嗯!”

安国君微微点头,继续笑着说道:“那公孙家的小子不错,告诉子楚,以后多多接触!”

华阳夫人一怔,虽然今日造势是她想要的,可看到今日这势头,她内心也狠狠的吓了一跳,当时脸色都变了。

今天的势头太大了,完全超乎意料之外,万一出什么事,连她都兜不住。

而且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她想要平息都不可能。

之前在客堂上,她看起来很优雅,很淡定,但内心的波动没人知道。

直到嬴子楚彻底坐上那个位置,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似乎这意外的惊喜,来得也很突然。

此刻听到安国君这话,她更是一怔。

莫非这也是因为那公孙家的后人?

“夫君,莫非今日发生的事情,宫内没有任何说法?”

华阳夫人试探道。

“哼哼,说法?这事你觉得应该如何说?”

安国君摇头一笑,他毕竟是当朝太子,这些年来,早就已经开始代替父亲批阅奏折。

说他是摄政王,一点也不为过。

别人知道的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他也知道。

看起来,朝堂上似乎是范雎势大,可实际上,再大,又岂能大过他?

范雎不过是一个宠臣而已,他才是秦王的儿子,未来的秦王,十个范雎也比不过他。

他知道的东西,远比范雎还多。

至于白琰之事,看起来没有引起丝毫风波,说到底还是这小子太会做人了。

会做人到让人想找麻烦都没机会。

毕竟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拿自家摇钱树开刀呢?

华阳夫人皱眉,安国君这话说的有些语焉不详,但她似乎听出了什么味道。

看来那小子打理的可不仅仅是自己这边,连宫中那位,他也打理了。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连宫里的那位他都能搞定?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他了,从今以后,应当予以重视才行啊!

花样夫人心中暗暗想着,默默揣测,却没有在说什么,就这般静静的陪在安国君身边。

安国君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笑容更甚。

他喜欢华阳夫人,不仅仅是喜欢华阳夫人的美貌,更多的还是她的懂事,从不多问。

一个女人,未有如此懂事,才能让人喜欢!

“软骨头,软骨头,真是一群软骨头。这就受不了,跑去祝贺了,真是可耻!”

另一边,蒙府,一阵无名怒火爆发,长公主嬴萍咆哮出声。

在一旁,一种家仆侍俾恭恭敬敬,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只敢低着头,任由这位发泄。

一番咆哮过去,似乎是发泄得差不多了,嬴萍气喘吁吁的坐在一旁,眼神暴虐。

终于,她的所有布置,从今天开始,都失去了作用。

一道声音情不自禁的浮现在他脑海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做人别太自满。或许今日高高在上,受众星捧月,明日日落西山无人问津。谁敢确定,这公子权一家,真的就能继承大位?”

这句话,是当初那个废物女婿偶然间说出来的。

她当时连愤怒的心情都没有,只有讽刺。

一个落魄士族,一个废物得只能上门吃软饭的男人,也陪指点江山,谈论君王家事?简直可笑!

可是如今,一切似乎都被言中了。

她的心终于揪起来,好痛好痛。

幸好,雪儿终究没嫁给公子权,否则,以后岂非要与长公子子楚作对?

不对,这子楚似乎还没娶妻吧?

听说在赵国有一个,但一个野女人而已,算个什么东西?

骤然间,想到什么,嬴萍眼前一亮。

但很快的,她又阴沉下去。

今日,这白琰可是为了嬴子楚费心费力了,要说这两人没有一定的关系,谁能相信?

他真的能做出这种夺朋友之妻的事情?

别说真做了,就算想一想,让别人知道都得唾弃。

难道雪儿就真的与王后二字无缘吗?

嬴萍一阵悲凉,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锦娘看向她的目光,已情不自禁的浮现一抹鄙夷。

这见过心狠的母亲,但完全把女儿当做筹码交换来交换去的,这嬴萍也算得上普天之下第一人了。

“咚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嬴萍抬头看去,只见门口,两个丫鬟搀扶着一个头发花白,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走了进来。

“婆婆!”

嬴萍一惊,急忙上前拜见。

嬴萍对任何人都很过分,但她也明白一个道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她身为秦国的公主,没有嫁到列国当王后,这是一份失去,但也是一份收获。

没错,凭借秦国的强大,秦国的公主嫁到哪儿,都是主母一样的存在。嫁给君王就是王后,嫁给诸侯,就是大夫人,没人敢怠慢。

可是,秦国与列国征战不休,一旦开战,后果又会如何?

嫁到蒙府,她做不了王后,但却不会失去一切。

对待蒙府,她完全当做自己的一切在经营,对待公公孝顺,对待婆婆孝敬。

这一点,倒是丝毫不辱没她皇宫礼仪的教化名声。

蒙老夫人这些年几乎都不管蒙府的事情了,她放心嬴萍,也宠爱这个儿媳妇,几乎所有的大小事务都交给她决定,从不插手过问。

走进房间,老妇人看着凌乱的房间,微微摇头,不由叹息出声。

对于自己这个儿媳妇,她太了解了。为人孝顺是孝顺,但有时候,这脾气比自己还大。

“呵呵呵,看来发泄得差不多了!”

老夫人摇头一笑道。

嬴萍尴尬的笑了笑,回道:“婆婆见笑了!”

老夫人微微摇头,道:“无碍无碍,只是方才,公孙家那废物又派人送来一封请柬,想请你我前去大顺做客。这请柬没送到你手中,倒是送给了我,你来决定去不去吧!”

说话间,老夫人拿出一份帖子,递给嬴萍。

她看起来挺和善,但这些年,也不知道是受嬴萍的影响还是如何,反正对白琰,从来就没有正眼相看过。

甚至于说,她比嬴萍还要更加厌恶白琰!

小胖小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