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蒙府赘婿富可敌国

大秦:蒙府赘婿富可敌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5章 愁绪

“好吧,就听女儿情!”

王紫嫣回过头,一双闪扑扑的大眼睛看着白琰,似乎是在学着东山月放电。

但不得不说,让一个女汉子做这种事,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别扭。

她那故作温柔的声音,还有那眨眼的动作,简直比东山月更加令人恶寒。

白琰浑身打了个冷颤,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这两个女人。

有病,绝对有病,这两个女人都不正常了。

“好,女儿情!”

深吸一口气,不得不承认,有些动作的确恶寒,但女人这个时候的要求,往往也是令人最难以拒绝的。

说话间,白琰舔了舔舌头,把笛子搭在嘴边试吹了一下。

很快,一曲优美而哀怨缠绵的笛音响起。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笛音起,一道悠扬的凄美的歌声传来,东山月竟然在一遍跟着唱词。

这就是听曲听故事的好处。

每一首曲子都有其独特的故事,这女儿情,本身就是为八六版西游记,唐僧经过女儿国的那一段所编造。

前段时间,东山月身受重伤,每天都缠着要白琰照顾,动不动就要白琰为她吹奏笛音,而所有笛音中,她就钟爱这一曲女儿情。

听完笛音后,又想听故事,白琰就给他讲了唐僧途径女儿国的故事。

当然,他可不能说什么唐朝之类的,而且这个时代,天竺也才开始佛教没多久,并没有传入中原,中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佛,什么是僧。

所以,故事纯属虚构,僧直接理解为修行者。

久而久之,故事多听了几遍,在东山月的眼中,这僧也就成了那些规矩严禁的修士组织,类似于诸子百家,又类似于隐士,但又与众不同的存在。

听完了故事,接下来听的当然就是歌词。

作为一个聪慧的女人,没几遍就把歌词记在了心里。

如今唱出来,她那美妙的声音,搭配着那哀怨的曲调,竟真有种唐生与女王的情愫产生,仿佛无声无息间就为这首歌按上了情感,听得让人心颤,听得让人心碎,莫名想要流泪。

看着一吹奏,一歌唱的两人,一旁,王紫嫣有些羡慕,但张了张嘴,却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根本插手不进来,只能一阵气馁的坐在旁边,满心不是滋味。

却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有人比她更加不是滋味。

“好凄美的笛音,好凄美的歌!”

不远处,一座大帐门口,蒙雪听着这曲子和歌声,只觉心都快碎了。

她是一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可是,这么多年,却从来没听过这么美的曲子。

人人都说高山流水,天下绝美。后尝过白琰的广陵散,她心中莫名生出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的怅然感。

可如今,再听这笛音,她突然发现,什么高山流水,什么广陵散,根本不该为人所听。

或许两相比较,广陵散与高山流水更显高尚,不占世俗烟火,乃无上天音。

可是,生而为人,岂能不占烟火?即便隐居深山的隐士,同样难逃烟火。

这女儿情对比广陵散与高山流水,哀怨缠绵,期期艾艾,低俗不可耐,简直就是玷污人的心灵。

可是,正是因为比广陵散,高山流水这等自然天籁更加低俗,才更加贴近现实,贴近人的内心,贴近人的情感。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天音于人,岂能比得过俗音与人?

就如帝王手中的玉玺,永远比宝剑好用。

农夫手中的锄头,永远比玉玺好使。

什么样的人听什么样的音,人乃低俗之物,就当听此曲。

美妙的笛音耳边回荡,清脆哀怨的歌声令人心碎,不知不觉,蒙雪竟然听得有些痴了。

突然间,她心中莫名有种酸涩的看着远处几人,只觉得与白琰成亲,似乎自始至终就不是自己的凄凉,而是白琰损失。

似乎他与那东山月才是一对,而不应该和自己作为一对。

一唱一和,多搭啊!

念头一闪,再好听的音乐,她似乎也有些听不下去了。

上下两片粉嫩的红唇,不知不觉间嘟起,她缓缓转身,回到营帐中,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或许是这两年来的经历吧。

后人都说,感情深的夫妻搂着睡,感情浅的夫妻背对着睡,没有感情的夫妻分床睡,相互厌恶的夫妻分房分地睡。

从白琰穿越过来开始,他就在缓和两人之间的感情,最近,蒙雪也在努力尝试。

可是两年多来的习惯,即便曾经的白琰死了,这种习惯也仿佛刻在骨子里,即便蒙雪在尝试,但这种陌生感依旧难以消除。

两人坐在一起恭维说话的时候是一个样,分开后,话说尽后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似乎谁的眼里都没有谁,仿佛对方根本就不存在。

在这种陌生的感情下,相符而言,反而东山月,王紫嫣这两个外人与白琰更加贴近,亲密。

“这夫妻二人,还真是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啊!”

这边,白琰没有注意到蒙雪,蒙雪在不自觉的回避。

另一边,另一座大帐内,公子异人却注意到了这一幕,不禁微微摇头。

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两人都成亲两年多了,分别许久,劫后余生,骤然重逢,应该搂在一起不分不离才对。

结果倒好,众人亲眼所见,这些天,夫妻二人就没有同床共枕过,甚至连一同进入一间房休息都不曾有过,都是分开来睡的。

这哪是夫妻?朋友都没这般生疏的,纯属就是陌生人。

看着这对小夫妻,异人目光飘远,眼中浮现一抹心痛。

“怎么,公子又想念赵国的夫人和小公子了?”

一旁,吕不韦笑道。

“哎,无论如何,必须尽快把他们母女接回来。是我欠他们的,这一生,无论如何也补偿不够啊!”

公子异人叹息一声,转身回到大帐,一脸愁绪。

小胖小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