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幺女

农门幺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小公子

青萝吃完了早饭,把碗洗好后,站在院子里看了看,不知该做点什么才好。

老宋家住的房子还是太爷爷宋昌铭考上秀才后建的青砖房,四十年过去,现在已经略有些破旧了,不过在村里还是很显眼的。

正房坐北朝南,一共三间房,最左边是宋老头夫妻的卧房,中间是厅堂,现在吃饭也大多在这里,右边是一间小书房,主要是原主父亲和宋老头会使用。

左右有东西厢房,各三间,东边两间是大房的,一间是三房的,西边两间是二房的,一间做了仓库,边上还修了厨房。

院子围得很大,后面还有鸡圈和菜地,以及青萝来到这儿,目前为止最难以适应的茅房。

青萝转身往后院走,打算看看大伯母何氏有没有要帮忙的。

小青阳亦步亦趋地跟上,牵着姐姐的衣摆,青萝见状便牵过他的小手一起走。

何氏已经锄好草,正在拿着水瓢仔细地给菜地浇水。

她余光瞥见青萝和青阳走来,急忙站起身关切问道:“阿萝起来啦,身体可有哪里还不舒服的?厨房里给你留了粥,要不要我去给你热一下?”

青萝笑着答道:“大伯母,我已经好多了,没什么不舒服的,早饭也用过了,还是小阳给我端的呢。”

何氏见她精神确实挺好的,便放心了,道:“这就好,你的药已经用炉子温着了,待会儿记得喝。”

青萝乖巧点头,对何氏甜甜的一笑,并上前帮着何氏浇水。

小青阳听着却皱了皱眉头,想到那苦药的气味有些不喜欢,不过他知道只有喝药病才会好。

他清楚姐姐也怕苦,姐姐这几天每天都要喝苦苦的药,好可怜。

小青阳软声安慰青萝道:“姐姐,你别怕,等你喝完药可以吃一颗糖,糖果甜滋滋的,吃了就不苦了。”

青萝闻言不由一头黑线,她确实怕吃药,但还没到要个五岁小孩来用糖来哄她的地步。

不过这种贴心的行为值得鼓励,她扬起笑脸伸手摸了摸青阳的小脑袋。

摸着摸着她随即一顿,疑惑家中哪里有糖给她吃。记忆里宋家很少给孩子买糖,除了过节的时候,村里其他人家也大都一样。

青萝不由问道:“咱家可没有买糖,姐姐到哪里吃糖呀?”

小青阳急忙道:“我有我有!是姐姐生病住在医馆时,医馆里的一个哥哥给我的,我吃了一颗,给了二堂哥一颗,还留了两颗,想等姐姐一起吃。”

何氏在旁听着,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当时阿萝去医馆时已经烧得不轻,但医馆的大夫却出诊去了。

是当时在医馆的一位少爷帮忙,让自家家丁骑了马去把大夫找回来的。

何氏问小青阳,“那哥哥可是一位穿着锦袍的小公子?约莫十二三的样子。”

青阳点点小脑袋道:“是呀是呀,就是一位很好看的哥哥,和二堂姐差不多高。”

何氏道:“那便应该是了,说起来这位小公子还是阿萝的恩人呢。”

青萝听到,好奇地看向何氏。

何氏对青萝解释道:“若不是那位小公子吩咐家丁骑马去喊了大夫回来,及时给你开了药喝下,你怕是凶多吉少。”

“当时你在婆婆怀里,脸烧得通红,呼吸却一点点的弱下去,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不过也不知那位小公子是哪户人家的,以前不曾见过,那天急的都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

青萝心想,大夫虽来了可也没赶上,不然她也就不会来了。

不过既然那位小公子帮了忙,有机会确实是要谢谢的。

青萝便道:“若是有缘再见的话,自然要好好谢谢他。”

小青阳忙接着道:“我记得小哥哥的样子,到时候见到了一定告诉姐姐。”

青萝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表示赞许。

何氏也夸了他一句懂事。

小青阳开心地笑眯了眼,依偎在姐姐和伯母身边拿棍子戳着土里的虫子玩。

宋家的菜园里基本上应季的蔬菜都有,现在是夏季,南瓜、黄瓜、丝瓜、茄子的长势都很不错。

老宋家的人还是很勤劳的,地里的活计从没落下过。

老宋家现在有十五亩水田、十亩旱地,算是不少,但是因为要供便宜爹读书,所以也就勉强能养活一大家子。

家里每年磨的细粮大部分都会拿去卖钱,然后买了粗粮回来吃。

农忙刚过,她们这会儿没有田里的活计。

青萝帮着大伯母给菜地浇好水,就回了院子把药喝了,还吃了小青阳为了安慰姐姐上缴的糖。

看着他那不舍的小眼神,青萝觉得这糖吃着比想象中的要甜。

何氏去了村里的磨坊磨豆子,准备做些豆腐给家里添道菜。走前嘱咐俩小孩在院子里玩别跑出去晒着了,特别要求青萝好好休息,最好回房睡一会儿。

青萝和小青阳皆乖巧应了,不过青萝是没打算回房睡觉的,她在屋里躺了这么些天也够了。

青阳在院子里拿着一个陀螺玩,这是大堂哥宋青山做的。

宋青山是宋老大的儿子,他在老爷子的蒙学里待了两年后,就去镇上的姚木匠家里做了学徒。去年和木匠的二女儿姚珊定了亲,今年想来就会办喜事了。

青萝有些饿,便到菜园里摘了根黄瓜洗了吃,还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看着小青阳甩陀螺,显得很是悠哉。

当然青阳是邀请过她一起玩的,不过她坚定地拒绝了。青萝对这种幼稚的游戏表示没兴趣。

青萝一边看着弟弟玩耍,一边扒拉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发现原主的父亲本来在收到女儿生病的消息那天就要回来的,没想到正赶上学堂要去县里参加文会。

这场文会县太爷会出席,学子们都很重视,毕竟明年二月份的县试就是县令出题,故宋子烨未曾回来。

没想到小青萝的病来势汹汹,竟就这样去了,让她成了她。

老宋家这些人里面,最不好糊弄的就是宋子烨。平时又是他最疼小青萝,也不知道他回来后会不会注意到她的变化。

她虽有小青萝的记忆,却也难免暴露自己的一些习惯。

况且她并不愿意完全装成另一个人的样子,那活着也太累了。所以循序渐进的展现真实的自己是必然的。

话说一个小孩在历经病痛后,行为性格发生了一些改变是不是正常的呢!

青萝抿了抿嘴,还是略微有点儿心虚,毕竟她真实的年纪和母亲柳氏也没差太多。

她也不想瞒着小青萝的家人,但真相更加不能吐露,封建时代的鬼神观念是不容挑衅的。

青萝不由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想着。

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随缘吧!

她提起精神来看着小屁孩满院子撒欢,不再自寻烦恼。事情还没有发生,或许她的担忧全是多余。

宋家人去喝喜酒怕是得下午才会回来,何氏也没在,青萝无事可做,便去书房里拿了宋子烨留下的启蒙书来看。

小青萝曾经跟着宋子烨也是识了字的,现下倒也不必再掩饰自己认字的事情。

宋青萝喊了小青阳一起,在院子里用树枝写写画画,教他写自己的名字,领着他一字一句地读着三字经。

屋外路过的人听见这稚嫩的读书声,无不是会心一笑。

夕阳的余晖洒在静谧的农家院子里。

不远处传来阵阵交谈声。

是喝喜酒的老宋家人回来了。

繁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