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衍师

第391章 巫师法帽

菜刀寒光一闪。

从大端公的头顶掠过,钉在后边的一棵银杏树上。

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一阵摇晃。

端公的巫师帽,被叶承的刀斩断一半,掉在地上,另一半还扣在端公的头顶上,露着他那块瓦亮的秃顶。

原本仗着村民们的依仗,还很嚣张的端公,愣住了。

村民们也都不敢吭声。

叶承很随意的走过去,从树上拔下菜刀。

他回头,道。

“别乱说话。”

“说错了,项上人头不保。”

那端公被吓得不轻,他喘了一阵子粗细,盯着叶承,往后边退了两步,躲到那些村民旁边说。

“你……你难不成还敢杀人?”

叶承一笑,反问。

“你敢人祭,我为什么不敢杀人?”

那端公却是冷笑道。

“你们四个人,是给村子带来祸患的灾星,煞星,拿你们来祭祀,是为了救阴阳村的所有村民,理所当然!”

“你们是煞星,本就该死!”

“我乃端公,言鬼神之事,岂是你这种人可亵渎的?”

端公说话的时候,还拉村民们挡着。

他看起来很凶,岂是很害怕叶承一刀斩了他。

叶承径直朝着那端公走去。

端公指着叶承大喊。

“你别过来!”

“乡亲们,煞星有些本事,但是,我们人多,难道还怕他们几个吗?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他真敢杀人!”

面对那一二十个村民,叶承的步子并未停下来。

他们看着叶承。

单单只是叶承身上的气势,就逼得他们一个个后退。

“都闪开!”

叶承吼了一声。

这声音,仿佛震得整个打谷场一颤。

连打谷场上的那个白衣女鬼都是一愣,脸上表情有变。

叶承面前那一二十个人,一瞬间,如同被下破了胆,一个个拔腿就跑。有些胆小的,甚至吓得腿软,跪在了地上。

叶承平静的走去。

却无一人敢拦着。

他手里的菜刀,放在了端公的脖子上。

端公躲不开,他慌了。

他咬牙威胁道。

“我劝你搞清楚!我……我可是县城,巫庙里的大端公……在巫教,我也有着一些地位,你要是杀了我,巫教不会饶恕你的!”

叶承挑眉,却问。

“巫教?”

端公见叶承疑惑,就恶狠狠地说。

“没错!我就是巫教的端公,你若是敢杀我,巫教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叶承冷笑。

“杀你?”

“脏了我的菜刀。”

叶承手上一动,菜刀一转。

刀背猛地下沉,砸在那端公的肩膀上。

咔嚓一声。

端公被砸得,跪在地上。

想必,那声脆响,是他的肩胛骨和锁骨,被砸断了。

端公疼得惨叫。

可还没反应过来。

叶承刀口一旋,收起菜刀,放回挎包,单手揪住那端公的领口,一手将他提起来,丢进了打谷场上。

端公被甩过去,滚了几圈儿。

刚好滚落在红棺材旁边。

他被摔懵了。

肩膀上的剧痛,也让他整张脸几乎扭曲。

不过。

他回过神来,一看,旁边就是红棺材,吓得又是一声惨叫。

他连滚带爬的起身,想要逃走。

但是。

白衣女鬼俯冲而下,已经落在了端公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一股气息,从那端公的脸上掠过。

端公的眼神,一阵迷离。

他一口咬破舌尖,以保证他自己清醒。

后退了几步。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端公两腿一软,跪在地上。

一边给那白衣女鬼磕头,一边求饶。

“仙姑饶命,仙姑,饶命啊……”

打谷场外的那些村民,一个个都懵了。

一边的王霸说。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的端公,还言鬼神之事,吃屎还差不多!”

村民们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

他们说不出话来。

在他们看来,大端公专门做这些除鬼之事的。

这样的人,近乎于神,断然不可能给一只鬼跪下。可这县城来的端公,不但跪了,还称女鬼为仙姑,让他们大跌眼镜。

白衣女鬼看着那端公。

端公眼珠子一动,立即说。

“仙姑,要不这样,那四个人,献祭于您!您看,它们都比我年轻,那精魂一定比我这老骨头强的多啊!”

“你过来……”

白衣女鬼冲着端公,勾了勾纤细的手指。

端公见此,感觉有戏。

他爬起来,走过去,询问。

“仙姑,有何吩咐?”

“你长得太难看,我看见你,心烦,先吃了你的精魂。”

白衣女鬼幽幽的说道。

端公脸上的表情,一阵凶猛地抽搐,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打败他的不是凶猛地鬼物,而是他自己的一张丑脸。

他,无言以对。

语罢。

白衣女鬼冲着端公笼罩了过去。

端公看情况不对,拔腿就跑,可是却被女鬼身上的白衣缠住。

等白衣散开的时候。

端公落在地上,几乎就只剩下一副皮包骨,眉心魂脉之处,空空如也。

打谷场外的村民,见此一幕,全都惊了。

它们谁还敢留在此处?

白衣女鬼幽幽的看着他们,道。

“你们,都是我的食物。”

“一个都不能少。”

语罢,它抖动袖口。

一缕缕白绫,嗖嗖地,朝着打谷场的四周掠去,转瞬之间,就把那些村民一个个都缠了起来,拖进了打谷场。

白绫靠近王霸采薇他们的时候。

叶承手上菜刀一动,随手将其斩断。

村民们看到这个,才知道,其是他们不应该信封什么端公,这个看起来很凶的男人,更可靠。

白衣女鬼对此有些意外。

不过,她已经抓了几十个村民,也不在乎剩下那几个。

吃掉端公精魂后。

白衣女鬼又看向我,妩媚一笑。

“该你了。”

白衣女鬼有一张美人皮,遮盖着她的本身。所以,单单只从外表,我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什么样实力的厉鬼。

既然她开口了,我就顺便问了一句。

“你是灰眼吗?”

白衣女鬼听到这个问题,显然一愣。

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她。

她看起来,很诱人的一笑,跟我说。

“小哥,你过来,亲眼看看我的眼睛,不就知道了吗?”

白衣女鬼在引诱我过去。

“好。”

我答了一字。

朝着她那边走去。

越来越近。

阴风也越来越强劲。

白衣女鬼抬手。

阴气肆虐之间。

白绫将我整个人,都给笼罩在其中。旁边,其它那些村民,一个个都被白布卷了起来,跟蚕茧似的。

女鬼向我飘了过来。

在白绫之间,她与我,只有不到半米。

她看着我,脸上的笑,很诡异。

“小哥,看不到我的眼睛的话,我们可以再近一些。”

她说着,向我飘来。

我能够看到,她这张脸上,还有一些非常细微的缝合的痕迹,但是,如果深陷幻觉的人,是看不到这个的。

画皮鬼,是一种鬼术。

秘记之中,有此鬼术的记载。

破画皮鬼的鬼术,有相应的指诀和口诀。

等它靠近之后。

我手上指诀动了起来,口中也开始念念有词。

女鬼扑面而来,带着笑颜。

我抬手,右手指诀,平静的落在她的眉心之上。

“小哥,我美吗?”

我则平静道了一字。

“敕!”

白衣女鬼魂体之上,猛得一震。

骤然间,一张脸上,出现了很多裂纹。

“你……你怎么会这种破法?”

女鬼一下子就慌了。

她抬手,抓着自己的脸皮,紧紧地摁在上边,可是,画皮鬼术已经破了,那些美人皮开始腐烂,脱落。

她有疑惑,我便回答。

“我问你是不是灰眼,你不回答,我只好自己看。”

白衣女鬼惊恐的看着我,快速的远离我。

“灰眼,我是灰眼,我半月前,才修成灰眼!”

“我这张美人皮,一直凑了十年,才凑成的,多么完美的一张人皮,求你,别再念咒,别毁掉……求你……”

白衣女鬼哀求着。

我若有所思的点头。

“是灰眼就好。”

“你这人皮,害了多少活人?”

话毕,我又问它。

“我……我只是取它们身上的一部分,是她们自己扛不住,有的自杀,有的死了,这不怪我!”

“先生,求你,别毁掉我这张人皮,求你了,快别念咒了……”

白衣女鬼看起来很可怜的求着我。

我道。

“咒早念完,敕令也下了,停不了。”

白衣女鬼一听到这话,顿时愣在了原地,她看着我,从一开始的可怜,到后来,怨气滔天,满目狰狞。

她浑身上下的皮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纷纷脱落。

画皮鬼本身,十分的丑陋。

所以,才会遍寻美人皮,只要见到喜欢的,就将人害死,取下人皮,以阴气养着,供自己使用。

人皮脱落之后。

下边是一张,几乎没有五官的人脸。

只能够看到那一双眼睛,散发着丝丝缕缕的灰色气息。

很好,果然是灰眼厉鬼。

蜜儿的运气不错,刚到阴阳村,就有美食。

“你,你敢坏我人皮!我吃你精魂,不为过!”

呼哧一声。

漆黑而几乎没有人形的画皮鬼,冲着我身上扑了过来。她的一张不规则的巨口,凶猛地裂开,露出满口细牙,要吞噬我。

我则随手,拿出蛇骨剑,淡然的放在她的眉心上。

封印开。

蛇骨剑上气势起。

天空中风起云涌,红云翻滚。

漆黑的画皮鬼,戛然而止。

“还吃吗?”

我平静的问它。

画皮鬼停了下来,紧张地摇头。

“不,不吃了!”

“你栖身这口红棺材,是从哪挖出来的?”

我再问。

宋一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