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衍师

第157章 喜事连联

“王表哥,我上厕所,你进来干什么?”

我无奈地问他。

王霸脸上的表情,十分纠结。

他把水龙头开开,让水流着,才跟我说。

“杨大师,我怎么感觉,采薇妹子好像不大对劲儿啊!”

“我俩可是小时候一块玩大的,她在我旁边,话很多的。可是,你离开这段时间,她看我就像陌生人似的,只要一开口说话,就是问我,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采薇的情况,我也已经有所怀疑了。

想了一下,我问王霸。

“你问过采薇家人没有?”

王霸点头。

“我刚才,悄悄地出去,去车上打了电话。我舅说,采薇上午说出去办点事,一直还没回去,我就说,采薇在我这儿。”

“可是,这性情,真不像是采薇啊!”

我也觉得不像。

但刚才,我给他看了相,她的面相上,看不到被鬼附身的情况。但她的表现,却又偏偏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我和王霸在厕所,聊了几分钟,就立刻出去了。

以免外边的采薇,起疑心。

出去后,我问她。

“采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们送你回去吧?”

采薇听到这话,直接摇头。

还跑到我这边,紧紧地抱着我的胳膊。

“我不回去。”

我近距离,再次观察她的眉心命宫,可还是看不出去什么破绽,她的命没问题,她的魂魄,也没什么问题。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我感觉,阴家人,或者说,阴家背后的阴山人,在林采薇身上做了个更深的布局。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采薇不回家,就只能是暂时住在我的店铺里。

我就跟她说,我和王霸就在一楼休息,让她去二楼睡觉。

可谁知道,这一句话,却好似捅了娄子。

采薇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甚至有些发怒似的反问。

“慕凡,你难道忘了,今天晚上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为什么,我们的洞房花烛之夜,你要在别处睡,你……是不是嫌弃我?”

这话让我一愣。

王霸在后边,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采薇越来越不对劲了。

走过去,看着采薇,问她。

“采薇,我们还没结婚,今天晚上,怎么会是洞房花烛夜?”

可这话一问出来,采薇愣住了。

然后。

她居然哭了。

她哭着说,我们白天结婚了,她这不是还穿着新娘子的衣服,为什么,到了晚上,我就不认她了?

我懵了。

白天她被绑架,被阴家人设局,引我入局,我破局救了她,除此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她却说,我跟她结婚了?

这是采薇吗?

想到白天,我救采薇的时候,她的表现,好像也不是很对劲,她虽然害怕,但如果是采薇的话,也不至于抱着我一直哭。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问。

“你到底是谁?”

这话问出来,她顿时满脸慌乱。

“我,我就是采薇啊,老公,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那你的全名是什么?”

我继续问她。

她现在说话的语气,根本就不是采薇。虽然,她看起来跟采薇长得一模一样,但此事肯定有隐情。

采薇看着我,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着,她问我。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故意这么跟我说话?”

我很无奈,只好跟她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你说出,你的全名。”

她低着头。

“我的全名是,齐采薇。”

听到这句话,我看向后边的王霸,王霸也瞪大了眼睛,他知道,我们这是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我原来叫齐芸芸,后来,我和老公你结婚的时候,有个女风水师说,我们的八字不合,需要我们改名字,才能结婚。”

“所以,她帮我改成了齐采薇。”

我跟王霸打了个手势,让他过来。

我继续问齐采薇的话,她的情绪会失常,因为她觉得,我是她老公,应该对她十分了解才对。

王霸来问,肯定会好一些。

王霸知道我的意思,他过来坐下,询问。

“那你老公,叫什么名字?”

“我老公,叫陈慕凡啊,也是那个女风水师帮我们改的,她说,我们只有改成这样的名字,才能一辈子和和美美。”

果然,王霸来问齐采薇的问题,她更容易回答,更容易接受一些,情绪也更加的稳定。

我拿了个本子,在上边写了几个字,提醒王霸继续问。

王霸扫了一眼,问。

“你们结婚的具体日子,是什么时候?”

“就是今天。”

“你说一下,具体的日子。”

“阳历,二零零五年,九月九号,很好的日子。”

王霸愣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往后边挪了挪。

齐采薇说,今天就是她和她老公结婚的日子,今天晚上,是她和她老公的洞房花烛夜。她这是把今天,当成了二零零五年的九月九号,而现在,已经是十五年后了,也就是说,这个齐采薇,已经死了十五年了。

我再看她的面相。

仔细观察其细节,才发现,其中端倪。

面前这个女人,用的是林采薇的躯体,但命格和魂魄,用的都是齐采薇,也就是齐芸芸的。

有命格为根本,附魂其上。

其过程,跟正常还魂一样,不知情,还真看不出破绽。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夏桐夺人躯体寿命的时候,还要夺人命格。

十五年前。

齐采薇和她老公,就被改成了,齐采薇和陈慕凡这两个名字,看来,她提到的那个女风水师,十五年前就在布局了。

而她的局,针对的是我和林采薇的婚事。

我和采薇的婚事,恰恰又是爷爷布局之中,最关键的第一步。

如果我稀里糊涂的真的跟采薇同房了,因为命格和魂魄,都是齐采薇的,那就等于毁掉了我爷爷这布局的第一步。

我现在看到的,只是采薇的躯体。

那么,采薇的命格和魂魄应该在那个女风水师的手上。采薇现在,才是真正的命悬一线,我必须尽快找到那个女风水师。

齐采薇这种状态,我肯定很难找到真正的线索。

不破不立。

我得打破她这个做了十五年的梦。

因此,我直接跟她说。

“齐采薇,你的老公,改名之后,叫陈慕凡。而我,叫杨慕凡,你仔细看看,我们两个人,并非同一个人,我,不是你老公!”

齐采薇听到这话,又是一阵慌乱。

她摇着头说。

“不,这不可能,你就是我老公,不会错的。”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你老公?”

“我有照片,有很好照片的。”

她有些紧张地回答。

“在哪里?”

“在我家里。”

“你家,在哪儿?”

“我家在何旗屯村啊!要不,我带你过去。我家里有个铁盒子,有很多我们的照片,老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齐采薇一脸无助的问我。

我跟她说。

“没事,我们去你家看看。”

齐采薇家,在何旗屯村,就是老庙岗子附近的那个村子,当时超度赌鬼就是在那儿。

之前,在纸扎村的时候,关外灰家的首选本是何旗屯村,但它们并没有住何旗屯村,而是去占了纸扎村。

这说明,何旗屯村已经被别的,更厉害的势力给占了。

那个女风水师,会不会就是占据何旗屯村的势力?

随后。

王霸开车,我们赶往何旗屯村。

到村口附近,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村子里张灯结彩,到处都贴着喜字。看起来,村子里好像在办喜事。

老槐树下。

那个小场院里,人头攒动,院落中央,放着一口巨大的红棺,看起来,类似于那种合葬棺。

而前边,还有个纸扎的台子。

台上一男一女,都穿着婚礼服装。

男的非常激动,在笑着,可女的似乎很不情愿,她被身后的两个人摁着,强行与那男的拜天地。

我扫了一眼身边的齐采薇,再看了一眼,台子上的那个女人。

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宋一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