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衍师

第117章 断命之相

夏桐张了张嘴,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他回过神,立刻继续掐诀,以继续掌控摄魂阵。很显然,夏桐的摄魂阵早就已经开始了,只是我没有感觉到而已。

我抬手,摸了一把相门。

我并没有封相门。

可为什么,我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稍稍一想。

我感觉,我或许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或许,我根本没有魂魄,所以,三角斗和摄魂铃无法对我起到作用。

可如果我没有魂魄,我为什么还会活着?

这些思绪,一瞬间在我脑海之中流淌而过。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夺回刘叔的躯体和命格要紧。

既然摄魂阵对我起不到作用,那么,我也用不着什么破字诀了,我手上一动,直接散掉了破字诀。

“杨慕凡,还不快快倒下!”

夏桐大声怒喝。

他声音之中带着阴煞之气,从四周的铜铃和铜斗之上传来,冲我席卷而来。

阴风洗面,我则稳如泰山。

覆手一道指诀,震开面前的一团阴煞之气,我径直朝着夏桐走去。

他注意到我的不对劲,愣了一下。

“这什么情况?”

我看着他,简单的回答。

“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你的阵法,对我无用。”

夏桐听到这个,脸上惊愕之色,晕散开来。

“不可能!”

他怒吼一声,继续使用指诀。

三角斗和七角铃,都发出了声音,但对我起不到什么作用。

情急之下,夏桐手上换了一种指诀。

他口中念道。

“三角铜斗!七角铜铃!”

“听我号令,速速摄取,杨慕凡之魂魄!”

“若违敕令,粉身碎骨!”

夏桐居然强行加了敕令之中的急令,法器都有一定的灵性,他甚至以威胁法器的做法,来强加敕令?

他这是,要狗急跳墙了。

我不管他的敕令。

不管他怎么加急敕令,都是白搭。

而且。

他连续数次掐诀,加急敕令之后。

那些法器扛不住,铜制的三角斗和七角铜铃上,都开始出现了裂纹,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现在,该我了。”

我简单道了一句。

手中已经开始掐起了指诀。

我口中念念有词。

随即。

一道驱魂诀。

弹指而出,冲夏桐打去。

夏桐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我的速度更快,在他避开之前,我的右手双指,已经摁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双指摁压在刘叔眉心命宫,锁定夏桐的魂魄。

刘叔躯体魂脉之处,凶猛地波动着。

这是夏桐的魂魄在挣扎。

不过,我的驱魂诀已经用了出来。

不管他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接着。

我以指诀发力,带着夏桐的魂魄,从魂脉之处,往下扯。

夏桐的魂魄奋力挣扎。

但我的指诀,他是扛不住的,我一路下压,到了刘叔的鼻尖靠上,山根位置。

到了这里,夏桐的魂魄就被剥离了。

因为夏桐是先抢了刘叔的命格和躯体,再附身其上的,所以,我抽离夏桐魂魄的时候,刘叔的躯体也在翻着白眼。

如果是正常人,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是快要掉魂了。

而此时的症状,正是夏桐魂魄,被我抽出来的征兆。接下来,我的指诀继续往下压,掠过鼻子财帛宫,最终抵达,口部出纳官。

刘叔的躯体,受到我指诀的掌控,张开嘴。

我手腕发力。

嗖地一声。

将夏桐的魂魄,给甩了出去。

没有魂魄支撑,刘叔的躯体,眼看就要倒下去。

我立刻伸手过去,扶住了他。

夏桐的魂魄,一团漆黑。

它并没有显形。

被我摔在地上,它滚了两圈儿。不过,它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刘叔的躯体,再次扑来。

其实。

我早知道他会这么做。

抢不了我的躯体和命格,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保住刘叔的躯体和命格。

但是。

我怎么给他这种机会?

我手上快速的动着,指诀变幻,几秒钟之内,将几道指诀,分别弹在刘叔的眉心命宫,和命宫靠上的魂脉位置。

完成第一步。

我再封刘叔的五官。

不给夏桐,任何可乘之机。

夏桐冲了过来。

我覆手,一道指诀掠去,打它就地打滚。

他肯定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夏桐的魂魄,黑气一阵缠绕,回头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

呼哧一声。

化作一股阴风,冲房间门口方向掠去。

只是,它要逃走,却没那么容易。

夏桐忘了,这个房间里,还有它布下的阵法。没有休字诀,就算它放弃掌控这个阵法,可法器还在。

余威还在。

它刚刚跑出去几步。

叮咚,叮当的声音金器声空灵而来。

夏桐魂魄一滞,四周一看,表情顿时大变。

它想要逃离。

可是,它的魂魄已经开始扭曲。

它的魂体的头部,渐渐地分成了三部分,而它的躯体,分成了七部分。周围的三角斗和七角铜铃,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

夏桐魂魄所有被分开的部分,随着那些声响。

被震散。

化成三道清气,七道浊气。

三道清气和七道浊气,在发着抖,努力的往一起聚合,但是,三角斗和七角铜铃的声音越来越响。

叮叮咚咚,几声之后,就把它们彻底震散。

咻咻几声。

那些气息失去了最后的挣扎,在转瞬之间,全部被纳入了三角铜斗和七角铜铃之内,安静了下来。

这本来是为我准备的阵法。

可夏桐慌不择路,冲入了它自己的阵法之内。

它单单只有一魂魄,根本无需摄魂,只要处在这个阵法之内,魂魄就会被撕碎,它怎么扛得住这些阵法?

因果如此,万事自有定数。

既然如此。

我也不再理会它。

回头,我过去把刘叔的躯体扛起来,朝着楼下走去。

有刘叔的躯体在,我刚才又封了他的命宫、魂脉和五官,他的命格,自然会留在躯体之上。

只要把他带回去,我想要给刘叔还魂,并不困难。

走到一楼。

我本来准备,直接带着刘叔的躯体出去,可是,刚刚下到楼梯底部,刘叔的躯体,突然间开始痉挛了起来。

他抽搐着。我没有抓紧他,他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见此。

我立刻过去,蹲下来,检查他的情况。

他的躯体,在地上疯狂的挣扎着,就跟犯病了似的。照理来说,他躯体之上没有魂魄,是不会有任何动静的。

我也封了他的魂脉,他也不可能被其它阴魂上身。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跑过去。

摁住他的躯体。

同时,去观察他的脸。

一看之下,我被吓了一跳。

刘叔的命宫塌陷。

黑纱萦绕,从魂脉侵入命宫,竟显现出了断命之相。

命格断绝生机,即为断命之相。

一旦这种情况继续持续,命格没有生机,刘叔的命格就会被毁掉,这种情况,对于刘叔来说非常的危险。

我顾不得想那么多。

只能带他原路返回,回到我刚才带他下来的地方,原本的环境,可能会让他的命格稍稍稳定一些。

我刚才也是背着刘叔,从二楼下来他才变成这样的。

我发力摁住他,不让他再挣扎,再次把他扛起来,往楼上扛去。可奇怪的是,我刚刚走到楼梯中间,他的躯体,居然安静了下来。

停下脚步。

我把刘叔放下来,再次看向他的命宫。

一看之下,不由得疑惑。

宋一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