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原谅

晴天,原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3章 在哪里

东姐醒来后,小陈把安然如何救她的经过给她叙述了一遍,她听了之后很是震惊,因为她万万没有想到安然会为了自己去冒这么大风险。

“报警吧?再这样耗下去你早晚会被折磨死的。”小陈握住东姐的手说。

“不行,阳阳还在他手里,如果报警惹怒了他,他会伤害阳阳的。”

“虎毒还不食子呢,他再混总不至于伤害自己的亲儿子吧?”

“如果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要儿子做什么!”东姐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被他那个混蛋父亲藏了起来,她的心如万箭穿心,疼痛难忍。

“你应该相信警察,”安然提着一兜吃的走了进来,“门没关我就进来了,对付混蛋警察才是专业的,我相信警察会帮你找到阳阳的。”

“是,我也相信警察专业,可是在找到阳阳之前呢,他会不会伤害他,我不能容忍我的孩子有任何的危险可能性发生。我从17岁就跟了他,为他辍学,为他堕胎,为他挡刀子,为他气死我妈,我的整个青春都给了他,现在呢,他还不是一样想要我的命,我太了解他了,逼急了他,他会毁了阳阳的。”

“他为什么要把阳阳藏起来?因为我们?”小陈知道安然是真心的关心东姐,所以说话的时候也不掖着藏着了。

“他才不会在乎我和多少个男人睡过呢,是我向他提了离婚,他为了和我争阳阳的抚养权,所以就把阳阳偷偷带走了,半月了,至今杳无音讯。”小陈听了这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不是为了你,你别想多了,”东姐及时泼了他一头冷水,“我是为了阳阳,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居然打起了阳阳的主意。”

“所以,”安然若有所思,“所以那个女人很有可能知道阳阳藏在哪里。”

“对,对,”东姐像一下子得了什么救命良药般兴奋极了,“对,她肯定知道,所以,安然,所以呢,我们应该怎么办?”

安然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又觉得不妥,虽说她很想帮她,可是这毕竟是他们的家务事,她实在不能参与过多,何况,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的建议还是报警处理,东姐你这是关心则乱,你冷静冷静,还得自己拿主意。我得去修车,先走了,小陈,你照顾好东姐。”

安然先把车放到4S店里,然后随便坐上一辆公交车,对着人来人往梳理着自己烦闷的心情。三天了,罗旭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给他打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发微信也没有收到回复,朋友圈里动态还保留在一周前他和胡振业一起玩网游的画面。

此时此刻,安然的心里空落落的,无论她磨练的多么冷静、假装的多么坚强,她也无法否认,每当自己想起罗旭的时候心里是暖流涌动,想起有罗旭陪伴的那些时光里,开心快乐是占绝大多数的。那天,她对赵智润说人要往前看,否则便会永远停滞不前,这句话又何尝不是说给她自己的呢!

罗旭,你到底去了哪里?你还会回来吗?人潮人海中,我还能再遇见你吗?我们的感情又会何去何从呢?

元旦过后,安然倒也准时准点地上了两天班,她尽量把工作安排的满满的,不让自己分心想罗旭。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她就坚持不下去了,开着会的时候走了神,完全没听见客户说什么,害得胡振华一个劲儿地给客户赔不是,晚上又请客户吃饭,又唱歌的。

胡振业那个机灵鬼可不傻,他一早就觉察出她的不对劲儿,于是跑来她办公室偷偷问她:“姐,下班了,再不走班车可走了。”

“给师傅说了不用等我,我晚上加班。”安然也不看他,一只手托着腮,无精打采地盯着窗台上的花花草草。

“你这哪像加班的状态啊!你车呢?”

“4S店看病呢。”

“那,罗旭呢?怎么不让他接送?这个家伙最近也没上线,忙什么呢?”胡振业问道。

“不知道,跑了。”安然说完斜靠在椅背上,不自觉地撅起了嘴,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胡振业明白了,显然两个人这是吵架了,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无可奈何又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安然才没心思和他计较,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继续无精打采中。

“姐,我发现你变得越来越可爱了,越来越像个女人了。”

“滚……”

“吵架了?为什么啊?人家罗旭挺好脾气的啊!”

“元旦那天本来说好的一起吃饭的,可是我放了他鸽子,还喝得醉醺醺地回家,等我醒来后他就不见了,电话微信都联系不上。”安然说完又换了个姿势,趴在办公桌上依旧无精打采中。

“不至于吧?他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啊!他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我给他打电话。”说完,他给罗旭拨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客服小姐的甜美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胡振业特别无语,给了安然一个无辜的眼神,又接着给朱海明打过去:“喂,朱海明,罗旭最近忙什么呢?打他电话也不接,网上喊他也不出来。你也一直不上线,什么情况啊?”

“他病了,昨天才出院。”

“病了?严重吗?”

“反正差一点儿啊。”

“什么叫,差一点儿啊?”听到这个消息,胡振业和安然面面相觑,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安然再也坐不住了,抓起外套就往外冲:“帮我关电脑,帮我请假。”

“你先别着急,你现在去,到了就得大半夜了,你去哪里找他?”胡振业关上电脑一溜小跑追了上来。

“我只知道罗氏,但是他住哪我不知道。你知道吗?你再问问刚才那人,问到了微信发我。”

“你没有车怎么去啊?我陪你去吧,这么晚了,我怎么放心你。”

安然很欣慰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从他手里抢过车钥匙:“我来开车,你帮我定位好了。”

这一次,胡振业可算见识了安然的车技了,一个女人开起车来比男人还要狂野,硬是把自己的SUV开出了跑车的气势。从鸢都到罗氏,一口气开了五个多小时,直接开到了罗氏大门口。下了车,胡振业腿软得都起不来了,坐在地上干呕,幸亏没来得及吃晚饭,要不然非得都吐车里不可。

安然也顾不上他,跑去问保安。保安可能是刚刚睡着,被吵醒后,那叫一个心烦气躁,对安然爱答不理的,问什么都是一句话“下班了,不知道”。安然碰了一鼻子灰,再加上担心罗旭,傻站在厂区门口不知所措,那寒夜里孤单无助的样子真让人心疼。胡振业缓过劲来站在她身后,偷偷地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里。他没有从朱海明那里问到罗旭的位置。一路上他能想到的但凡能和罗旭有点关系的朋友他都联系了,并且发动了万能的朋友圈。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罗旭的任何消息。

朋友圈背影照一发,胡振业的微信炸了锅。有问他是不是交了新女友的;有说他半夜不睡觉胡浪的;还有问他大半夜跑罗氏干啥的……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唯独罗旭看不到。

此时此刻,罗旭正在网吧和一群人打团战。昨天刚出院就在网吧熬通宵了。要说这些天他过得也不好,每天机械地吃药、吃饭、喝酒、打游戏,他往往都要玩到后半夜才回家的,因为如果不玩游戏这漫长的夜他不知道该怎么熬。他很想安然,很想回去找她,可是他无法原谅那晚她舍下他去和那个叫石川的男人约会。如果那个男人真的爱她,他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站出来和自己公平竞争。如果安然也爱他,他想他愿意放手成全。

可是,他们却这么伤害他。当他是个傻子吗?

自从接到胡振业的电话朱海明这一晚上就不踏实,他纠结着要不要把安然来的事情告诉罗旭,或者告诉罗兰,让她直接把安然打发了。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收到胡振业发来的照片,他更纠结了。

“你干嘛呢?翻过来翻过去的。”罗兰半梦半醒中说道。

“罗旭在网吧,让我陪他打游戏去。”朱海明撒谎说。

“那你还不快去,你这几天什么也不用干,陪好他就行,别让他玩儿太晚,刚出院就这么折腾自己。”

“嗯,那我去了,你乖乖睡觉,早上我给你买饭回来。”

朱海明觉得他还是告诉罗旭吧,自己的事情早晚得自己面对。他来到网吧,坐在罗旭身边,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把照片亮给他看。

罗旭没想到安然会出现在罗氏门口,心里又惊又喜,直愣愣地看着朱海明足足有十秒钟。

“你若不想见她,那我就让你姐帮你打发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所以还没敢给你姐说。”朱海明搞不懂他的意思,试探性地问道。

“打发了你。”罗旭一个蹦起,抄起车钥匙,边往外走边指着朱海明说,“你敢告诉我姐,我和你绝交。”

从网吧到罗氏不过就三四个红绿灯,偏偏很不巧,每次都是红灯。他每等一次红灯,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一次,生怕晚到一秒安然就会走了似的。那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啊!他再生气,再苦恼,她都主动来找他了,再怎么着他也得见她一面吧。

雨过天可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