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载体是绘梨衣

我的载体是绘梨衣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暗潮汹涌

天边的太阳慢吞吞地,像是逐渐被煎得金黄的鸡蛋,缓缓发散出橘红的光。

它就快要沉没在海岸线上,这代表令鬼物畏惧的事物即将远去,取而代之的,将是更能令其精力充沛的银月。

在这人鬼交替的时节,端是怪异多生。

在一处荒野,几名官兵披肩带甲,手持干戚,身侧还有几只马匹,此外也有神社服饰的人。

“今天多谢两位了……”

回到营地后,白烛回过身,对拖曳着身体前进的弥尔和姜允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明明堆积了满腹抱怨,但是在看到这一抹嫣然的笑容时,居然什么都不想倾吐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那上杉小姐……我俩就先告辞了……”

“嗯,二位慢走……”

白烛目送他们远去,在清晨他们商讨完之后,白烛就拉着他们做了一天的壮丁。

三个人清剿了附近几乎全部的大型恶灵据点,加在一起有十多个,期间碰到了多多少少的恶灵将军和数不尽的恶灵,最多的一次更是有恶灵将军十人成阵的情况。

不过好在三人各有各的本事,连有惊无险都称不上,就都解决了,大多时间还是花在赶路。

这不得不让白烛称赞这次墟界的含金量,他开始怀疑这真的是新人任务吗?

连武侠的飞檐走壁都直接跳过了,开始步入玄幻阶段了。

剩下的小据点也由神社的神职人员们处理了许多,已经是成不了气候了。

至于基础任务更是直接就完成了,得到了一些虚拟货币的奖励。

但白烛高兴不起来,白烛估计他们解决的恐怕只是幕后黑手用来安抚他的诱饵,说白了恐怕只是恶灵总数的九牛一毛。

再加上现在那个传说中的恶灵始祖,时至今日也没找到所在地。

情况不容乐观。

“上杉大人,要追吗?”

一旁的官兵在他们远去后,拱手说道。

白烛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不用了,你们追不上的,况且他们不一定是我们的敌人……贸然跟踪反而惹人厌烦,就这样吧。”

“我只是在等它而已……”

远处,一点黑影靠近,在缓缓向着白烛飞行的途中,才终于被看清是一只白色的飞鸟。

它缓缓停在白烛的手臂上,显得温顺而乖巧,它一双眼睛瞪着白烛,一人一鸟就这样相望了一会儿。

“原来如此……这家伙还真是沉不住气……多谢了,去休息吧,清姬会给你喂食的,我还有点事……”

飞鸟振翅跃上了天空,向着南方的八景神社飞去,它是白烛的式神。

并不是战斗类型的,但侦查能力强大,刚刚它就是来传递讯息的,通过巫女的通灵之术,将记忆共享,相当于亲眼看到了它的所见所闻。

本来白烛是应该亲自犒劳它的。

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还有要事。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时间是每一方都在争的东西。

现在主要是三方势力在明争暗斗,明面上的自然是以白烛为首的,可以说是神社一系的,包括白烛和八景神社的神职人员,勉强可以算上坑货二人组,看得出来他们的目的多半是消灭恶灵始祖。

另一方自然就是暗中培养恶灵,收割人命的地方官员,而这个人也已经有眉目了。

能在这附近部署这些仪式,还不被人知晓的,必须是要在当地手握重权的人物,再加上要满足经营十年以上的条件,在这竹取町只有一个人。

还有一方则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浮出水面的两人,不知道他们会助纣为虐,还是会帮助他们。

白烛将一切串起来之后,特地借走了一匹白马。

虽然她跑起来更快,但恐怕遇到突发状况,还是谨慎点,保存体力为好。

就在白烛策马奔腾的时候,远处的山坡上,两人松了口气。

“看样子没跟来……”

说话的是姜允,仍旧是一身黑色的风衣,显得十分骚包。

“她也是明白人,比起这个,赶紧去看看吧,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巧了,我也是……”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消失在了原地,那速度,竟是比寻常在白烛面前要快上数倍。

……

在一处空旷的地底溶洞内,穹顶有石钟乳不断滴下水珠,与岩层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一个戴着恶鬼面具,身穿布衣的人影站在一个洞中洞的门口。

那漆黑的一片中不断传出恶鬼的嘶吼,涌动的黑气不时向外逸散。

“九条大人,这是最后的祭品。”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昏迷的人,唇白齿红,看上去白白净净,身穿白色斋服,只是一头得体的发髻此时却是披散开来额角还有血珠滴落,看样子受到的待遇不是很好。

“好,好,就凭你这般果敢,我成功之后也定许诺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那黑气愈发紊乱,似乎是兴奋所致,传出像是年久失修的厚重木门般嘎嘎的声响。

“若真是如此,我就提前谢过九条大人了……”

布衣人低垂着眉目,显得很是谦卑,他的面容藏在面具后,看不出表情。

…………

城主府内。

“上杉大人,城主真的在休息,您为什么不信我呢?这房内,您一个女孩子家的闯进来……”

一名风韵犹存的妇人拼命拉着白烛的衣袖,当然,她的力气是拉不住一个小龙人的。

白烛轻轻松松地挣脱,然后绕开她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

在正对着窗户的木床上确实有着一个人影,不过却是青面獠牙,肢体扭曲的恶灵,它蜷缩在床上,保持侧躺的姿势一动不动,看上去十分滑稽,仔细看的话他的眉心还有一道血洞,已经死去多时了。

尽管如此,可无论是白烛还是紧跟着他进来的妇人都笑不出来。

“这,这……夫君呢……”

她看起来很慌乱,手足无措,这也是这个时代小妇女的典型,失去了作为依靠的丈夫,她就乱了方寸,完全不知所以。

白烛没工夫理她,挥了挥袖袍走了出去,耳边只剩下妇人哀怨的哭声。

白烛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通过随行的家仆,找到了门房,并跟他说明了城主失踪的事情。

他看起来也很惶恐,负责管理内部人员出入的他居然丝毫不知道,无论怎样,最后总是要他这样身处要职却又没有背景的人来承担一切的。

白烛懒得同他废话,他现在很急,直截了当地问,那天宴会上跟着城主的侍卫去了哪里。

门房自然是知道的,连忙带着白烛去了他的房间,他也是六神无主的,只知道跟着白烛的吩咐走。

然而,不出所料,依旧只得到了人去楼空的消息。

“已经彻底开始了吗……”

白烛暗骂了一声,也没什么办法,好在之前的白鸟给他带来了大神官那个家伙被人拖走了。

如今只好去他失踪的地点看看了,能不能追踪到那黑气的痕迹,这是他手里最后的线索,如果断掉,就只有看着坑货二人组行动了。

到时候,但愿他们能成功,不然这一带恐怕免不了生灵涂炭。

违规昵称2003

作家的话
改了两个设定,一个是第一章的言灵·审判的技能设定,取消了多层分级,详细的会在之后说明。
还有就是这个墟界的参与人数,被我改成了五个。
这种事不常有,发生了会通知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