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郎

第2章 房遗爱

偌大的客厅内只剩下林秀。

对于卢氏的待客之道,林秀并不生气,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能让自己进客厅已经很给面子了。

卢氏虽然善妒,但还讲规矩,还以为她会让护卫直接动手呢。

就在林秀思索后续计划时,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名青年。

青年脚步极快,匆匆冲进客厅,盯着林秀上下打量。

林秀瞧他一身锦衣,腰佩环玉,便知道是房府的公子,所以林秀站起身来,拱手示意。

谁知青年大袖一甩,喝道:“不用客气,咱们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不用客套。你来我家干什么?”

语气很冲,充满了敌意。

想想也是,突然冒出来个抢夺父爱的兄弟,心里的确不是滋味。

林秀回道:“拜见梁国公,确认一件事!”

“不用确认,你不可能是我阿耶的儿子!瞧你丑陋的面相,和我阿耶没有半分相像。我劝你喝完茶赶紧滚,别让我亲自动手!”青年语气不善。

林秀看了一眼青年的相貌,如果自己的容貌是平平无奇,那他岂不是丑到天际?

是什么教育能让他如此坦然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是母亲的爱吗?

“敢问你是梁国公的几公子?”林秀好奇道。

青年骄傲道:“我叫房逸爱!梁国公府嫡子!梁国公只有三位嫡子,其他人若是不要脸的胡乱认亲,瞧!小心我这砂锅大的拳头!”

说罢,房遗爱煞有其事的举起了拳头。

林秀苦笑一声,鼎鼎大名的梁国公就生出这个玩意?

于是乎,林秀抬起了手掌,对着旁边放茶的桌子轰然一击。

咔嚓...

坚固的桌子直接裂开。

房遗爱吓得后退两步,一副如临大敌、色厉内荏:“你,你想干什么?”

林秀再次抬起手掌,反问道:“方公子,贫道这一掌威力如何?”

房遗爱没有回答,因为他吃不准林秀的企图。

林秀又道:“贫道年纪轻轻就有这番掌力,是因为贫道从小修练内家气,更重要的,还是服用了道家金丹,瞧,就是这个...“

说话间,从携带的包裹中取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枚金色的药丸。

房遗爱盯着药丸,快速眨眼,而后问道:“你说这些干什么?”

林秀把玩着玉瓶,笑眯眯道:“贫道乃是方外之人,求道长生,追求超脱,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这次来京,是想了结尘缘。房公子,你可懂?”

“了结尘缘?”房遗爱面露惊讶,似乎明白了什么,语气已经转变。

林秀继续说道:“当然啊!只有了结尘缘,方能无牵无挂,证得大道!而生育之恩乃是大恩,一日不报,贫道便无法证得道果。所以今日携带珍贵的道家金丹来此,将道家金丹相赠亲人,一恩一报,不亏不欠!了结了尘缘,贫道自会告辞,不会叨扰贵府。”

“所以房公子请放心。”

“说起这道家金丹,是用九十八种珍贵草药炼制而成。习武者服用可增强功力,普通人可以延年益寿、龙精虎猛。男子服用可以金枪不倒,女子服用可以美容养颜...天下权贵豪杰无数,能得这道家金丹者,寥寥...”

“房公子见多识广,一定听说过道家金丹吧!这可是连当今圣上都想弄到的好东西啊!”

这一刻,林秀姿容狂傲,目光睥睨。

房遗爱看着裂开的桌子,又想着“金枪不倒”的功效,心中甚是热切,便追问道:“你所言当真?”

“出家人不打诳语!不然天打五雷轰!”林秀郑重道。

一听发了毒誓,房遗爱大喜,连忙说道:“兄弟,坐坐坐,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房公子不觉得我是有所企图了?”林秀问道。

房遗爱回道:“等我阿耶来了,自会证实兄弟的身份。若你真是阿耶的儿子,那咱们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啊,你刚刚说,要把金丹相赠亲人,当真?”

“自然当真!对了房公子,你有几位亲人?”林秀故作好奇。

房遗爱回道:“父亲、母亲、大哥、三弟、小妹,还有我!”

“呀!六个人啊,这可不妙啊!”林秀一拍大腿,面露憾色。

房遗爱忙道:“怎么了?”

林秀惋惜道:“我只带了五枚金丹,这该如何是好?”

“五枚?”房遗爱有些傻眼。

六人如何分?

林秀为难道:“这道家金丹极难炼制,只有这五枚了。没办法啊,只能有一人无法服用了。房公子,你觉得把谁排除掉?你了解自己家的情况,正好向你请教请教,这样的话,等梁国公回来,我也好相赠金丹!”

房遗爱皱了皱眉头后,稍感不妥,但还是义正言辞说道:“我父亲、母亲必然要服用的,小妹年纪最小,自然也得服用,三弟他从小体弱多病,这枚金丹正好能强身健体。所以...只能委屈大哥了。他身为大哥,应该做出表率的!”

“好!就依房公子。”林秀露出温和笑容。

小样,你刚刚训斥我是吧,等着瞧...

房遗爱心中雀跃,他早就盼望着拥有一身高超武艺,这枚道家金丹来的真是时候啊。

“来人上茶,上点心,上水果!快快!”房遗爱站在门前,对着外面的丫鬟大吼。

......

“你说什么?二哥他让人上茶点水果?”

客厅不远处的回廊,房若晴听着丫鬟的汇报,一脸惊讶。

丫鬟点了点头,恭敬道:“客厅内的桌子被拍碎了一个,似乎有动手的痕迹。而二公子他...对那名道人很是有礼...”

房若晴来回踱步,她太清楚自家二哥的脾气,不打起来已经很意外了,还对对方礼貌又加,这...难道因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血脉产生的共鸣,所有有了亲情?

当然不可能。

“看来此人颇有手段!爹爹也该收到消息了!”

房若晴笑靥如花,眼睛宛若月牙。

尚书省。

作为大唐国负责执行政令的最高机构,尚书省的地位独一无二。

而身为尚书左仆射的梁国公房玄龄,便是大唐的宰相,位高权重。

此时的他正在尚书省的官衙内处理公务。

一名主事匆匆来禀:“回禀房相,贵府管事在皇城外候着呢,说是府中有急事,十万火急!”

房玄龄一愣,抬起了头。

他只有不惑之龄,但多年操劳于政务,面容显得苍老,头发有些花白。

“什么时辰了?”房玄龄问道。

主事道:“刚过午时。”

房玄龄点了点头,便收拾了一下公务,离开了尚书省,同时好奇府中发生了什么大事。

景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