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郎

大唐第一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小母牛坐飞机(求收藏)

在朝堂上,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常常意见不合,乃是政敌。而在外面,他们的儿子自然也是敌人。

房遗爱和长孙冲只要见面便会斗起来,谁也不给谁面子。

今日,长孙冲把矛头直指林秀,在他看来,林秀只是房府的庶出,地位比房遗爱差远了。他无法把房遗爱揍个半死,而教训庶出的林秀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再加上林秀骂他是咬人的狗,恩怨加新仇,让长孙冲大怒,直接让身后护卫出手,狠狠教训林秀。

面对出手的三名护卫,程处亮三兄弟刚想出手帮忙,却被房遗爱拦了下来。

“我这秀弟虽然卑鄙、不讨喜,但武艺极高,瞧好了!”房遗爱笑道。

程处亮三兄弟这才安静下来。

面对攻来的护卫,林秀背负一手,只用一手迎了过去。

先是一招龙抓手,擒住一人的手腕,然后架起他的手臂挡住左侧人的进攻,随后用力一扭,这条手臂直接废掉。

接着便是一介飞脚,踹向右侧护卫的胸口,直接将其踹飞。

仅剩的左侧护卫还要进攻,被林秀一拳捶中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捂着胸口跪了下来。

速度不可谓不快,眨眼之间就废掉三人。

“打得好!”程处嗣大吼一声,程氏三兄弟连连鼓掌。

房遗爱一脸骄傲,都是房府人,林秀动手也就相当于自己动的手,也算满足了自己的高手梦。

反观长孙冲咬牙启齿,在心中大骂护卫是废物。

这时,一旁的侯文修流露出好斗神色,叫道:“很到位的进攻,你虽然是庶出,但比房遗爱这个废物厉害多了。既然今天是蹴鞠比赛,不如比试比试?谁输了,就叫对方爷爷?”

林秀扫了一眼房遗爱、程氏三兄弟,一个个连连点头,兴奋极了。

得,既然他们这么踊跃的自如其辱,那就陪他们玩玩吧。

林秀当即应战。

而后,双方换衣准备。

林秀拒绝了房遗爱送来的队服,还是要穿道袍。

房遗爱颇为遗憾:“这可是我们的战袍,穿着它,就如同征战沙场的大将军!可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当年卢国公出兵突厥时,这就是压箱子的战衣!”

程式三兄弟连连点头。

林秀算是明白了,这战衣一定跟随程咬金出过征,这是被开过光的。

不过林秀还是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李靖之子李德謇发现林秀的眼神有些飘渺,好奇问道:“林兄弟怎么了?”

“放心,我们不会输的!”秦怀道安慰道。

林秀没有多言,因为就算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理解林秀的心情。

此时的林秀是触景生情,也不知道国足有没有闯入亚洲预选赛十二强,有没有打赢叙利亚?

另一边。

长孙冲问向侯文修:“姓林的武艺不俗,不得不防!”

侯文修高傲道:“会武功不一定懂蹴鞠,听说他在道观长大,何曾踢过蹴鞠?和我们比试,就是自讨欺辱!过会看我收拾他。”

长孙冲哈哈大笑:“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侯文修突然嘿嘿一笑,说道:“要不加点料子,让这场游戏更有意思?”

“你有什么妙计?”长孙冲跃跃欲试。

侯文修指了指蹴鞠。

......

大唐第一届蹴鞠交流对抗赛马上开始。

先入场的是东道主选手:长孙冲、侯文修、杜荷、还有两名精壮青年。

杜荷是刚刚才来到,听说要较量蹴鞠,立即加入了战斗。杜荷是杜如晦之子,尚了城阳公主,如今是驸马都尉。

虽然大唐有房谋杜断的美誉,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是私交好友,但是子嗣却没能尿到一个壶里。

杜荷和长孙冲勾搭在一起,经常一起刁难房遗爱。

而这次对抗赛的应战选手也登场,林秀、房遗爱、程处亮、秦怀道、李德謇。

从身份来看,双方选手势均力敌。

此次比赛,是双球门的直接对抗赛,蹴鞠可以落地,不可用手碰球,可以肢体碰撞,以摄入对方球门为准。

而如果是单球门,那更考验技巧,蹴鞠不能落地,技术性更强。

很显然,双方都想教训对方,所以选择了对抗性更强的双球门。

双方选手站立,林秀一方在东侧,长孙冲一方在西侧,双方猜拳后,长孙冲一方发球。

“咚咚...”

鼓声为讯,响起的刹那,长孙冲带球冲锋。

长孙冲和侯文修为左右前锋,杜荷和一名精壮男子中卫,余下一人为后卫。

而林秀一方,房遗爱、程处亮担任前锋,秦怀道、李德謇为中卫,林秀为后卫。这样安排是房遗爱等人听说林秀没踢过蹴鞠,所以只能把他当做后卫。

林秀是没踢过蹴鞠,但踢过足球,前世就是足球达人,人送华夏梅西。

到了这一世,身怀武艺的他在踢球...那就是小母牛坐飞机——牛逼上天了。

此时此刻。

长孙冲带球冲锋,房遗爱直接迎上,准备截断,谁知长孙冲盘球侧身,直接撞在了房遗爱身上,将他顶撞出去,而后将球踢向了房遗爱。

嘭...

蹴鞠砸在房遗爱的胸口,竟然有沉闷一击的疼痛。

“怎么回事?”房遗爱一惊,但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他准备抢球,谁知长孙冲已经冲了过来,迅速的将蹴鞠传给了侯文修。

“哎呦,嫌疼了?嫌疼就乖乖叫爷爷!”长孙冲讽刺道。

房遗爱揉了揉胸口,冷笑道:“走着瞧!”

另一边。

侯文修拿到了球,而程处亮如同一头狂牛,冲向了他。

林秀没见过程咬金,但透过程处亮的狂野,便能猜到程咬金的粗犷,像程处亮这般冲锋,侯文修也不敢硬碰硬。

只见侯文修冷笑一声,待程处亮撞来时,他灵活闪躲,直接盘带过人。但他小觑了程处亮,程处亮看似粗枝大叶,但极其灵活,他一个止步,随后纠缠侯文修,一个甩肩,撞向侯文修。

一旦被贴中,绝对够侯文修喝一壶了。

侯文修连忙躲避,而后竟然出脚,踢向了程处亮的小腿。

啊...

程处亮惊叫一声,竟然摔到,抱住了小腿。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一惊。

侯文修直接带球越过程处亮,冲向了李德謇。

......

林秀居于后方,立即眯起了眼睛。

“混蛋,竟然动手脚!”

蹴鞠是用皮革制成,里面塞着稻糠,就算踢在身上也不疼。但是踢中房遗爱的蹴鞠很显然加了料。

另外就是侯文修的靴子,凭程处亮的强壮,就算踢中了小腿也不会疼成这样,这说明他们的靴子里面加了硬物。

林秀本想光明正大的赢,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景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