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划水扑火

修仙之划水扑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8章 诱心

李甫清想安慰古妍,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古妍的眼泪模糊了眼眶,此刻的她,已经有了一些癫狂。

“哥,哥!”她撕心裂肺,痛苦地呼喊,仿佛想叫醒这个躺在她怀中,怒目圆瞪的少年。

“我为什么会想来历练,我为什么想来除恶,我为什么下得去手!”她惊叫一声,就在这时,白漠赶了过来,劝道:“师姐,这不是你的错,他刚才想要杀你!”

“你胡说!哥永远不会想害我!是我,都是我的这双手!”

古妍拿起短剑,就要斩了自己的另一只手!

“古妍,你疯了!你哥让你好好活着,你就是这样活的吗!”李甫清死死压住她的手。

“你放手!你放手!”古妍厉声呵斥,却突然哀声祈求,“师弟,我求你了,放手,放手呀!”

李甫清哪能放手,此刻也顾不得暴露,筑基的力量压下,古妍死死无法撼动。

白漠点了点头,道:“伏师弟说的对,师姐你要冷静!”

“我也想冷静……”古妍咬牙,不让自己哭泣,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积郁于内,竟是有了内伤。

白漠继续道:“师姐,这不过是巧合!师父从来不让我们接取除恶历练,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这只是一个意外!”

古妍神情一滞,忽地两缕心火自双目点燃,自言自语道:“师父,是师父让我们来下山历练。师父她精通卜算,却让我们来这里?”

她慢慢起身,无尽的苦楚,都变成了癫狂的笑意。她轻轻拾起赤色短剑,突然一剑划过,无数青丝纷飞,这是她的执念。

“哥,我还是会陪着你……”她以青丝结成同心结,取出一根丝带,挂在了古石的脖子上。随后便抱着古石的尸身,跌跌撞撞地离开。

她丝毫没有察觉,身旁的异样。

李甫清脸色涨红,血管贲张,流速极快,随时都要冲破血管,爆体而死。还好他的体魄异于常人,才能坚持到现在。同时,他全身都被镇魂·悦音守护,抵御遍布身周的靡靡之音!

就是方才,他想去阻止古妍,却见白漠诡异一笑,身边的一切,都变成了幻象。

如今古妍离开,白漠笑看着李甫清,说道:“乔娇的破局者,就是你了?”

李甫清心里一惊,完全看不透此刻白漠的修为,但他很快想到了什么,沉声道:“你到底是谁,不,我知道你,你就是黑魔!古石的死,也和你有关!”

白漠失笑摇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乔娇可以找她的破局者,我就动不得半点棋局?不错,是我让古石来这里等我,他的血炼大法,被我的母功压制,正好被他妹妹斩杀。这不是他的心愿吗?亲眼见证他妹妹,得到长生。这就是长生的第一步,是我送给他们兄妹的怜悯。”

“你放屁!”李甫清怒骂,四周的压制却又强盛几分,让他不得不维持悦音,无法开口。

“哼,天下岂有免费的餐食!借了我的力量,就得为我所用!古石我是真心喜欢,可惜只能为我献祭!过年以前,我有千百种方法让她妹妹亲手杀了他,他逃不过,这就是命,我给他的命!”

白漠忽地皱起了眉头,说道:“倒是你,小小筑基修士,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神魂,真是麻烦!你要是像古妍那样,被我混乱思绪,为我所用,倒也罢了。可有东西护你周全,你又是乔娇的棋子,她要是找不到了,非得玉石俱焚不可!”

说罢,他摸出一枚白色的药丸,浑圆如一,表面光滑,像是陶瓷。但能够隐隐看到,其中有一个虫子的虚影,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我希望你是聪明人,吃下它,我放你回去。”白漠撤去神魂攻击,手掌摊平,笑道。

李甫清拿起药丸,里面的虫子竟还在蠕动,令人感到无比恶心。

但他想也不想,便吞咽下肚。黑魔虽然身受重伤,但他是万相修士,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存在!

“九幽冥蛊,无人可解。它会侵蚀你的灵池,洞察你的行为。你的一切,自此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可不要想着耍花招,更不用想着知会乔娇……”

白漠说着此处,忽地拍了拍李甫清的肩膀,一脸腼腆地道:“会死的,小师弟!”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甫清应声而倒,身体不受控制地乱颤起来!

九幽冥蛊果然霸道,不愧是万相修士炼制的蛊虫,李甫清毫无抵御之力,丹药一经入腹,便化作一道流光,在他的气海叮出一个孔,便是天地驰骋,再无阻拦!

然后九幽冥蛊就傻了,你灵池呢?

但再一晃眼,李甫清正端坐气海正中,位于灵池之上。九幽冥蛊屁颠屁颠地钻了过去,而它看不见的是,它的身下,是同宇宙般浩瀚的漆黑巨眼!

李甫清感知到了一切,九幽冥蛊竟然被赤阳演化的水镜幻想骗了!

但这份感知也只维持了刹那,被迫瞬间切断,而李甫清的行动,也恢复了正常。

“赤阳还在我的灵池,只不过它单独割走了部分空间,寻常无法看见。难道只有他人入侵我的气海的时候,它才会出现?”

月一下惊醒,跳到了李甫清的肩膀上,迷糊之中,似乎是在询问,我熟悉的那股气味呢,怎么又消失了?

李甫清也是满心疑惑,但他知道,此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这蛊虫暂时被我忽悠住了,得快点回去拦住古妍!”

……

一天后,乔娇的房屋被古妍一下撞开,没有触发任何禁制,而最后的那道防线,也被古妍身上附着的一道黑气包裹,消弭无形。

大门登时洞开!

古妍不顾满屋炫光,冲了进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乔娇怒喝道。

古妍怡然不惧,同样怒火中烧,“师父,徒儿有一事不明!”

“问!”

“师父精通卜道,为何还要我下山历练!”

乔娇方要出口,忽地心神警兆,不由皱起了眉头。

不料古妍看在眼里,登时大悲。

“师父果然知道!师父让我亲手杀了大兄,他是黑魔教徒,我是丹枫弟子,大义灭亲,是让我借此悟道吗!这样的道,谁爱要谁要吧!”

她情绪激动,便上前了一步。

乔娇惊愕之下,便是怒极攻心。

“哆!”她一下施法,便与古妍身上的黑气争斗起来,古妍登时脱力,被两股法力纠缠,维持身形不倒。

“混账!”她若不出力,古妍便会癫狂致死,可她一旦出手,就会修为反噬!

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出手,救下了古妍。

一个时辰后,古妍终于醒来,之前的记忆涌上心头,她的心又是一阵绞痛。

“师父,我……”

她打断了乔娇的闭关,可谓百死莫赎。

“师父?”乔娇面容憔悴,苦笑道:“你我还有什么师徒情分?你走吧,我教不了你!我会推荐你去三长老门下,这是推荐信。”

信封飘至古妍的手中,忽地一阵狂风刮来,将她带出了屋子,大门也“砰”地一声,紧紧地关上了!

“师父!”古妍泪如雨下,跪在门口,整整一天,乔娇也不见她!

李甫清终于赶了回来,却见古妍对着大门磕了九个头,起身低头便走。

“让她走,这样对她也好!”耳畔飘来乔娇憔悴的声音,哪还有曾经的闲阑?

李甫清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保护古妍。乔娇不必自己提醒,已经知道黑魔就在身边。至此乔娇门下,就只剩下了他和黑魔两人!

喵沾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