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划水扑火

第82章 赠簪

燕羽环很快就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人,她久久地闭上了双眼,再度睁开时,却仍旧看到了他们,仍旧身处这方石屋,宛如陷入了无限轮回的梦魇。

她恸哭起来,怎么会知道,五天前的那一次抱怨,抱怨自己在灵植堂师兄弟中被抽中去往丹枫镇,就成了永别!

安然也不比燕羽环好在哪里。

一纸婚约,凡俗里作废的婚约?

如果真的作废,她又何必千里迢迢地跟过来。千言万语,唯有“放不下”三个字而已。噩耗传来,再也“拿不起”,可这就“放得下”了?

焦大宝与侯固安更是心中有愧,面对两名弱女子,竟是不敢作声。

李甫清默默站在原地,每一秒都是无比的煎熬。最煎熬的,是燕羽环一直哭泣,却没有对他责骂一声!

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万分!

天昏地暗。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所有人都默默守着哭泣的燕羽环,直到她的眼睛肿得仿佛桃子,她才抽泣道:“陆鸣在哪,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李甫清打开了一扇一人宽的窄小石门,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众人鱼贯而入,陆鸣就静静地躺在石床之上,面容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

“鸣哥?你起来,我再也不生你的气了,好吗?”

燕羽环忽地满目柔情,唤了一声,仿佛要将沉睡的陆鸣唤醒。

众人不约而同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安然更是上前一步,哭得宛如泪人,叫骂道:“姓陆的,你和我有婚约在身,还没取消。还欠我那么多人情,你怎么敢死的啊?怎么会……”

一阵哽咽打断了她,她转过头抱住了燕羽环,两人相继哭泣起来。

李甫清摸出了一枚储物符,道:“这是陆师兄的遗物,里面还有一枚玉简,是留给师姐您的。”

燕羽环点头含泪接了,读取其中内容时,她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她终于读完了所有内容,目中的悲凉之色,比肃冬的飞雪还要萧索。

“他让我原谅你……”

燕羽环的声音还在颤抖,却努力维持着平静,逼仄的房间里鸦雀无声,让她最细微的情绪变化,都展露无疑。

“对不起,李师弟,我做不到。”

燕羽环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我真的忍不住想杀了你,就是如今,我依然想扇你一耳光!但是鸣哥让我不要记恨你,我只能做到不伤害你。银月梭呢?”

“抱歉,我没能找到。我能找的,就只有这些……”李甫清自责道。

“李师弟,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了。可以出去吗,我想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燕羽环下了逐客令。

李甫清呼吸一滞,却是无话可说。

小灰站出一步,低声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想去找主人。”

“我不想知道是谁的错!到如今,这些话,还有意义吗!”

丰玲终于忍不住,反驳道:“甫清为了救出陆师兄的身体,整个钻进了鸣金雀的尸坑,出来的时候没有一块好肉,浑身上下都是尸毒,我到的时候,已经几乎要死了……”

李甫清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低声道:“别说了。求你了玲儿,别说了。”

“出去吧……”燕羽环深吸了一口气,重复道。

焦大宝面色沉重,使着眼色。众人这才匆匆告别,只留下燕羽环一人在屋内。

安然神色麻木地走出石屋后,便依靠在石门后,怔怔地流泪。

侯固安怒喝了两声“黑魔教,又是黑魔教”,便冲出了石屋。

丰玲感到万分委屈,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李甫清。明明为了救出陆鸣,差点死在绝径林中。

“玲儿,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你就会理解燕师姐的。”李甫清轻声开解道。

丰玲面色陡地一白,握紧了他的手,颤声道:“不会的,你别胡说!”

这时,焦大宝走了上来,又详细问了前因后果。虽然李甫清已经对众人说了一遍,但他又详细问了好几次。

“李师弟,我替陆鸣谢谢你。如果陆师弟在天有灵,也会感谢你为他所做的一切。”焦大宝神色寂寞,仿佛突然老去了许多岁。他虽然修行多载,却始终形同二十多岁出头,可如今的样貌,却仿佛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哪里,陆师兄是为我而来,我若不能把他送回来,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我只恨自己,不能挽救他的性命。只恨自己识人不善,身边就是黑魔教的奸党,才害了陆师兄的性命。他从来待我不薄,我却只能……我如今只想找到古石,亲手了结他的性命!”

焦大宝却不置可否,说道:“黑魔教实力强大,谈何容易?李师弟不要一时冲动,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嘿嘿,十年未晚!”

他说出这句话时,想起了十年前,同样是这样一句话。只不过,当年死去的是三师弟杜广竹,而他教训的对象,是陆鸣……

大师兄离去的时候,李甫清忽然觉得,他的背影不再顶天立地,反而分外萧索。

“李师弟,这里交给我吧。这是一百枚灵石,足够你的租金。”安然听闻陆鸣逝世后,放荡不羁的她突然客气起来,穿着也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极其保守的长裙。

李甫清摆手道:“我不能要,我如何还有脸面要?”

安然泪痕犹在,说道:“环环她只是突然受了刺激,不是真心之言,你不要往心里去。至于玉简中记载的事情,她一定不会意气用事,会按时呈递上去,还请相信她。”

她又对丰玲一拜,道:“丰师叔,以前多有得罪。不过请你放心,我心中自始至终,只有陆郎一人。自今日后,我再无情之一途。”

丰玲连连摆手,不好意思起来。

两女本就没有什么隔阂嫌隙,只不过听闻安然言语,丰玲内心骤然萧索起来,忍不住叹气道:“师叔之言,不过是我的气话。我以前叫你师姐,那就还是叫你师姐,不用改了。”

……

离开洞府,李甫清与丰玲便在枫灵城的街上闲逛,小灰则交给安然照顾。

虽说冷清一些,但枫灵城汇聚整个丹枫派外门弟子,更有四方来朝的散修和小门小派弟子,还是热闹非凡。

但李甫清的情绪一点也提不起来。

“师兄,我有东西要带你去看看!”丰玲突然提议道,李甫清自无不可。

很快,两人到了一家名为蕴灵宝阁的店铺,一入门,便是琳琅满目的法宝。

“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一名长得小家碧玉的凝气初期女修凑了上来,问道。

丰玲往前一步,挡在李甫清跟前,说道:“我找你们掌柜,就说三个多月前的丰玲姑娘有找。”

李甫清感到奇怪的同时,也对丰玲的这点小心思感到好笑。

她是在吃醋,不喜欢自己看别的女人。

“怎么回事?”李甫清疑惑不解。

“等会你就知道了!”丰玲的语气满是骄傲。

很快,一名干练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拱手道:“丰玲姑娘,您的东西已经做好了,一直没来取,我正想通知你呢,赶巧了这不是!”

李甫清一直云里雾里,随着掌柜的指引,到了柜台前。中年男人取出两只精致的长方木盒,递到了丰玲的手中。

“这对灵簪,以您提供的三阶班木玲角为主体,辅以火玉雕琢而成。在下不辱使命,侥幸制成了中品法器。姑娘已经付过钱了,按照约定无需再度加价。”中年掌柜嘴角含笑,言语中颇具自豪。

丰玲轻启木盒,两枚形制相仿,大小参差的灵簪静静地躺在盒中,簪身通体如玉,墨黑通透,唯簪头一点赤红自然过渡,浑如一体。浓厚的木灵之气,缠绕在火灵之气周遭,仿佛堆薪藏火,生生不息。

“低头,我帮你戴上。”丰玲微笑道。

李甫清这才明白,来此是什么用意。

灵簪束发,秀气英拔。丰玲为他整理鬓角,不自禁地脸红起来。

“好看吗?”李甫清笑问。

丰玲不理他,说道:“好了,换你给我戴。”

李甫清便拿起较小的一那枚,细心地为丰玲戴上。

“好看,真好看!”李甫清赞叹不已。

“我又没问你!”丰玲羞恼起来。

“还用问吗?你说是吧,掌柜的?”李甫清笑问。

掌柜的哈哈一笑,“小兄弟说的不错!难怪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我原来是不信的,如今可是不得不信了!”

……

走出蕴灵宝阁,之前的阴郁情绪,都被一扫而空。

丰玲跟在李甫清的身后,略显犹豫。李甫清其实时刻关注着她,不禁问道:“怎么了?”

“师兄,别回去那里了,我们暂时离开,让燕师姐一个人冷静一下,好不好?”

“你是在担心我?”

丰玲无须讳言,当即点了点头,神情无比纠结。

李甫清心头一动,好似印象之中,丰玲总是面带忧色,他不禁心生愧疚,于是不忍拒绝。

“你想带我去哪?”他笑道。

丰玲小脸郑重,同时略显忐忑。

“我想带你去见我的妈妈。”

“好!”

喵沾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