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划水扑火

第24章 我不要面子的啊

灵植堂的师兄们,对李甫清能自行领悟拳法深感意外,其实李甫清也很意外,因为他看到了赤阳。

沉寂了多日,终于有动静了吗?

李甫清心情颇为激动。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这一个月来,李甫清每日都前往演武场练拳,其他时候则跟着灵植堂众人,在灵田边上巡逻,同时学习耕植灵稻,以及有关灵土和灵稻的常识。

绝径林的事情毫无线索,自从他们回来以后,仿佛是销声匿迹了。萧师姐听说这件事情后,当即驾鹤而来,来接小灰。小灰当时的情绪依然很不稳定,但还是很听萧墨蝶的话,和她一起飞走了。

这些时日,丰玲也来过两次,酬谢救命之恩。第一次送了一把优质的灵锄,李甫清哭笑不得地收下了,没敢让丰玲察觉到他的尴尬。后来丰玲听说李甫清缺少丹药修行,于是又送了十颗养元丹。

别看只是十颗养元丹,市价差不多是五十枚下品灵石,对一般凝气中期的修士来说,算是一笔巨款了。

李甫清很是承情,他一个月也只用得着三四颗,加上自己的五颗,接下来的三个月都不用为丹药发愁了。

说回练拳,大日神拳虽然性质和大师兄的虎贲拳完全不同,但运气和使劲的方法,换汤不换药,大师兄的指导,依然十分宝贵。

短短一个月,李甫清的大日神拳就已经入门,能够随心所欲地朝着一点发力,打出爆鸣了。而且这拳法还附带一团火气,虽然不弱,但和最初领悟的还是相去甚远。听师兄们说,这是因为自己进入了神思状态,如有神助,才能突然爆发出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一日,侯固安忽地又有些手痒,于是对演武场中练拳的李甫清道:“李师弟,一个人练拳有什么意思,来和我打一场!”

自从开始练拳,闲的没事的师兄们就三天两头找自己对练。

筑基修士打凝气,侯固安自然得让着李甫清,否则不用打了。可就算如此,一顿胖揍还是少不了的。但也不白揍,每次都能指出不足之处,李甫清也就欣然允之。

“四师兄,还请赐教!”李甫清捏了捏手,骨头暴出一阵生脆的响声。

“还是老规矩,我只出三招,你随意进攻,我自己掂量时机。别磨蹭了,今天有特别的事情,赶紧开始!”侯固安道。

“特别的事情?”李甫清心中疑惑,他可从未听人说起。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足下突然用劲,左右交替,气势汹汹,瞬间欺近侯固安的身旁。

“学得挺快呀,苍狼九踏已经有模有样了!”侯固安评价一句,悠闲地转了个身。

在李甫清的视线中,侯固安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这苍狼九踏,乃是侯固安教的。他说只会拳法,那就是靶子,所以就教了李甫清苍狼九踏,添作身法。

侯固安消失,李甫清却不停步,仍然向着前方一往无前。他心神紧绷,忽地听到一点异动,可那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他只好就地打滚,样子虽然狼狈,却堪堪躲开了侯固安从天而降的一击。

“你小子怎么知道我会这么打你?”侯固安搔了搔头,有些诧异。

李甫清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后脑勺,心道:“我怎么知道?我脑壳都要被你敲秃瓢了!”

“李师弟,走了……侯师兄你也在啊?练着呢?”钱明海一路急匆匆地赶来,却见演武场上不止李甫清一人,心头暗笑:“李师弟又要倒霉了,侯师兄手一痒,就找人揍。幸好有你练拳,咱们少挨了多少顿打啊!”

本来练武的时候,二人周旋也正常,可一有人围观,侯固安就挂不住脸了。他可压着李甫清一个大境界呢,于是也不想着戏耍,朝着另一侧的李甫清大喊道:“李师弟,我要进攻了,你注意了!”

说着,他弯下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很快就有淡淡的白色灵光旋绕。

李甫清瞳孔一缩,叫苦不迭。

“不是吧,居然来这一招?”

钱明海却在一旁捂嘴偷笑。

侯固安的苍狼九踏!假李鬼遇到真李逵了!

李甫清回忆起曾经试图躲开的惨痛经历,以及正面碰撞的惨痛经历。他捏紧了拳头,选了一个没那么窝囊的,“拼了!”

“李师弟,接招!”

侯固安话语刚落下,早已经踏出九步,一步更比一步跃得更高,气势也越发高亢。侯固安的苍狼九踏,和李甫清的,有着天壤之别!

李甫清毫不示弱,奋起右手,迸出浑身力道,打出了一拳。

九步的气势凝结在最后一次踏击上,侯固安狠狠地踏在了李甫清的拳头上。

一声爆鸣之后,李甫清咬紧牙关,竟是没有被踹飞出去。李甫清面露狠色,灵力持续流转不息,再次朝着右拳聚拢。

“挡住了?”钱明海惊讶地叫了起来。

侯固安也很是意外,心道:“小师弟居然能挡下我的苍狼九踏,好大的力气!这一击有些意思……不对,还有一丝火气隐而未发,这是什么火气,怎会有这么恐怖的气息!他还在积蓄力量,糟糕,不能让他继续下去!”

侯固安面色惊慌,也顾不得什么让不让了,身子宛如无骨之蛇,以一个很诡异的姿势下压,随即右手伸出,在李甫清的小臂上轻轻一点,李甫清只觉得被毒蛇咬了一口,一股钻心地疼痛侵蚀进他的身体,而被点中的那里更是疼得毒辣,仿佛是有岩浆附着一般。

李甫清登时泄了气,双臂软软地垂了下来。

钱明海后背一阵发冷,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侯师兄居然用了这招,太损了!”

只是短短两个呼吸,李甫清就身不由己地微微颤抖,脸皮红涨得宛如要渗出血来,他的面容逐渐扭曲,却一声不吭。他死死地咬住牙关,哪怕牙齿也在情不自禁地抖动。

疼,钻心地疼!就像是有一条毒蛇钻进了自己的血管中!

侯固安看着李甫清,暗暗松了口气,落在了他的面前。十个呼吸后,他再次伸手点了一下李甫清的右臂,那种非人的痛苦,就像是潮水退却,很快就从李甫清的身上消失了,让他身心为之一空。

“李师弟,对敌最忌讳的就是意气用事。你的大日神拳抵住我的苍狼九踏,力道上却弱了三分。你应该一击而退,再做计较。而不是再次运劲到右臂上,意气用事。你的敌人是修为远大于你的筑基修士,也就是我,就算你再有五倍的力气,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如果是真的对敌,想逞一时威风,你刚才就已经死了。”侯固安语气平淡,内心可一点都不淡定,要是让你打出来,死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李甫清哪知道这么多,他长吸一口气,整理好心绪。这一个月来,似乎太过顺利,让自己有些无端自大了。今天最初和侯固安对阵的时候,因为时刻机警,才能躲过他的第一招。但当他的苍狼九踏,这绝不可能被自己的挡住的一招,被自己正面挡住后,他就有些自满了。正如侯固安所说,是自己的大意,才让侯固安得手,否则自己是有机会避开的。

“多谢侯师兄指教。”李甫清行礼道。

侯固安这才露出笑容,说道:“这一下还算没有白挨,走吧,今天是咱们灵植堂一年一度的大日子。”

“唉,大日子!”他又重复一遍,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与一秒之前,判若两人。

钱明海跑了上来,对李甫清竖起了大拇指,道:“李师弟,我现在才是服了你了,侯师兄的截灵手可是阴损无比,当年一战成名,在咱们外门可以说是凶威赫赫,你居然能挺住了不叫出声,真是一条好汉子!”

李甫清诧异地看着侯固安,不是说好不用成名技的吗?

侯固安咳嗽一声,道:“快走快走,别让大师兄他们等急了!”随后一拍钱明海的脑袋,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懂不懂什么叫观棋不语真君子,我不要面子的啊?

喵沾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