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红开始当文娱大佬

第9章 与众不同

一个多小时的比赛完毕,台下的观众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姜晨雪没进后台,她直接从侧方通道来到了姜衡的亲友席。

“哥,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姜晨雪跑到姜衡的身边,小脸一扬,似是在等待姜衡的夸奖。

“很好,堪称完美。”

姜衡对妹妹竖起了大拇指,姜晨雪常年练歌,声音也甜美清脆,让姜衡感觉她唱的比前世听过的原著都要强一点。

“都怪我没用,如果能撑过这一场,把这首歌放在决赛拿出来就好了。”

姜晨雪咬着嘴唇,正如刚才薛成旭所说,如果把这歌放在决赛,他们几个也不用比了。

现在这首歌一出,她决赛就没底牌了,也无缘夺冠了。

“别担心,等到了决赛,哥再给你一首更好的歌。”

“真的还有更好的歌?”

姜晨雪问,她认为这首歌已经足够优秀,更好的还能好到哪里?

“多的是。”

姜衡点点头。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晨雪!”

姜衡和姜晨雪立刻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女人脸色严肃的的看着他们。

而姜衡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中年女人。

正是姜衡和姜晨雪的母亲,名叫郑虹。

“妈。”姜晨雪看到母亲,立刻开口。

“你怎么跟你哥在一起?这次比赛妈来晚了,不过你登场妈也看见了,表现的很好。”郑虹微笑的对姜晨雪道。

“妈,这首歌是我哥写给我的。”

“嗯,我知道。”郑虹的表情和蔼可亲,对姜晨雪道:“车在外面停着,你回到车上,我替你好好谢谢你哥。”

“嗯。”

姜晨雪一听母亲这么说立刻点头。

“哥,我出去了,在外面等你。”

姜衡应了一声,挥了挥手。

等到姜晨雪一离开,郑虹的脸色立刻拉了下来。

“还记得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了吗?你是要害了你妹妹吗?”

郑虹语气冷漠。

“依着您这么说,我跟晨雪见一面就是在害她了?”

对于郑虹的态度姜衡也不奇怪,记忆之中,她对原主一直都是这般。

“晨雪如果能在《我是歌星》夺冠,我会动用我的一切人脉去打造她,你那么平庸,会成为她的污点。”

姜衡不由感觉好笑,他能感觉出,明明是郑虹本人不喜欢原主,却还能扯在姜晨雪身上。

“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晨雪有任何接触。”

说完,郑虹就转身离去,一刻也不想和姜衡多待,她一看见姜衡,就想到姜衡那平庸的父亲。

对于姜晨雪的话,说是姜衡写歌给她。郑虹当然不会相信。

身为原主的母亲,她很清楚原主那庸人之资。

她认为是姜晨雪为自己写了一首歌,暗自给了姜衡,明着又让姜衡送还。

这样能让姜衡占据大义,她也能对姜衡改观。

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她。

郑虹走出演艺中心,回到车里,姜晨雪立刻问道:“妈,我哥呢?”

“你哥说他有点事要办,让我们先走。”

“那我们等等他吧。”姜晨雪道。

“他说不用我们等,有朋友会接他,跟我们一起不方便。”郑虹道。

“那……好吧。”

姜晨雪只得点头,跟郑虹一起离开了演艺中心。

在郑虹走后,姜衡出了演艺中心,自己一个人打车回了学校。

回到学校已经是七点多了,姜衡在校门口一家小饭馆吃了一碗拉面把晚饭给应付了。

结账的时候,发现卡里只剩下几百块了,这下子姜衡感觉自己真的要搞钱了。

魔都这消费,几百块坚持不了几天,现在的姜衡可做不到如原主那般,没钱了伸手向妹妹要,拉不下那脸。

回到宿舍收拾了一旦,姜衡才躺在床上。

打开微信,姜衡看见有一条添加好友的申请,这才想起了是殷雨晴,立刻点了同意。

“姜衡同学,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不一会儿,殷雨晴那边就发过来消息。

其实自从今天殷雨晴主动添加姜衡微信之后,她就一直在等姜衡同意。

结果她的那条好友申请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没音了。

等了一个小时,殷雨晴猜测姜衡可能在忙。

但是大半天过去了,殷雨晴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

她承认,戏曲学院中,在名气方面她不如表姐赵清婵那样出众,但在外貌方面却也不遑多让。

就比如平时走在校园街道上,被男生要微信的次数是多不胜数。

莫不是她样貌真的没有达到姜衡的标准线,好友申请被置之不理了?

“不好意思,今天忙了一天,刚回到宿舍。”

殷雨晴看姜衡回消息,不由深呼了一口气。

“听表姐说你拒绝了娱乐公司的高待遇合约,为什么呢?”

“主要是想在网红这块儿发展发展。”姜衡回复。

“你还真是与众不同。”殷雨晴噗赫一笑,觉得姜衡实在幽默。

“晴晴,跟谁聊天呢?”

同宿舍的陈雅看到殷雨晴失笑,不由好奇问道。

“没有。”殷雨晴连忙摇头。

“没有?你不会交男朋友了吧?”陈雅狐疑。

“瞎说什么呢!”

殷雨晴瞪了一眼陈雅,不再搭理她。

“与众不同是真的没有。”

“怎么没有?你会写歌,你创作的两首歌都非常好听,很多专业的作曲人都创作不出。”

姜衡一愣,这妹子莫不是在舔他?

前世的姜衡快三十了都还没结婚,是个大龄单身青年,家里人急得不行,屡屡给姜衡介绍相亲对象。

有时加了妹子不知道该怎么聊,就只能称赞,也就是所谓的舔。

如今殷雨晴的聊天方式跟姜衡前世与相亲妹子的聊天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殷雨晴的颜值要比前世相亲妹子的颜值高出百倍。

“过奖了,这些都是看灵感的,没灵感我也写不了歌。”

姜衡谦逊回复了一句,他们这些搞搬运的,被人夸与众不同,其实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好意思。

“明天戏曲学院要举办父亲节感恩活动,姜衡同学想来看看吗?”

“不用了,我也不是戏曲系的,老往那凑也怪不好意思的。”

看到殷雨晴发来的消息,姜衡才知道父亲节了。

殷雨晴回复了一个点头的表情包,又和姜衡聊了几句之后,就互道了晚安。

“父亲节了……”

在原主的记忆之中,姜衡的父亲话很少,总是默默的做事。

父母离婚的时候,父亲几乎把一切都给了母亲,只留给自己几千块钱和一辆破旧货卡,因为他怕跟了母亲的妹妹吃苦。

尽管当时情况已经非常艰难,但是该给姜衡的姜父是一样没少。

父母离婚初期,姜父租了一间破房子,那时是暑天,姜衡白天要上学,夜里热的睡不着,姜父低价买了一个旧空调,但旧空调的主人说要等两个星期后才愿意卖,旧空调的主人是开面馆的,白天要做生意。

于是姜父和空调的主人谈妥了,晚上空调他拆走,白天面馆进客之前他再安装回来,

就这么倒腾了半个月,旧空调终于买到手。期间有一次姜父热的中暑,也是面馆的主人帮忙把姜父抬回了租的破房子里,这件事姜衡事后几天才知道。

高中三年,姜父每天凌晨两点多起床卖早点,就算生病了也拖着病体去摆摊,没有一天懈怠过,就这样给姜衡攒下了大学四年的学费。

在姜衡来魔都上大学的前一晚,姜父在家里摆了一桌酒菜。

姜父和原主都是闷葫芦,一顿饭下来话也没说几句,只是叮嘱原主在外面要万事小心,多交朋友,缺钱了打电话。

姜父喝了一整瓶二锅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那一晚,在昏黄的灯光下,原主第一次发现父亲的双鬓已经全部变白,皱纹布满了脸颊。

那一刻,他泪目了,眼泪在一瞬间就弥漫了他的双眼,他的父亲还不到五十岁啊,怎么就已经老成这样了?

也是在那一刻,原主暗下决心,他一定要好好上学,他要出人头地,要用他的一切去奉养父亲。

原主的这些记忆,是姜衡感同身受的,跟他亲身经历过的没有任何区别。

正在犹豫要不要给老父亲打一个电话的时候,姜衡手机响了起来,正是姜父打过来的。

小齐林

作家的话
谢谢‘魂断桥’的500起点币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