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诡秘之主考科举

第27章 审讯

阿尔文是一个无信者,并不信仰某个神灵,至少现在是。

平时他可能就如实回答了,现在还是怂一点比较好。

嗯…………“文人斗胆”不丢人。

问过阿尔文的信仰之后,黑衣男子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反而旁边穿警察制服的男子看向他的眼神好像友善了不少。

“你认识“疯狂暴徒”吗?”黑衣男人双手交错放在嘴边,蓝色的眼睛仿佛有两个漩涡浮现,注视着阿尔文问道。

注视感突然加强,这……这是非凡能力……普通人或许会以为刚才是自身紧张和对面审讯官威严共同造成的。

但阿尔文却清楚明白地辨认出这是一种非凡能力,辅助类的,类似于观察的非凡能力!

风暴教会有掌握观众序列的一部分魔药配方结合刚才的感觉。

他忙回忆以前看过的原著,迅速确认了怀疑的对象:

“观众”途径的序列7,“心理医生”!

也对,普利兹港是海港城市,在这里风暴教会的影响力比较大,看来“疯狂暴徒”搞出了不小的动静,竟然被一群暴躁老哥盯上了。

难道他不知道,风暴之主教会,教义强调以风暴般的酷烈对待敌人,有什么愤怒当场就会宣泄出去,战斗力还是相当可怕的,默哀。

但前提是只要他们不迟到。

本能的先看向贝诺律师,因为他们进警察局提前说好,阿尔文的所有口供都要经过他的同意,以免引起不好的效果。

转过头发现,贝诺律师冲着自己微笑点头,瞬间察觉出不对,这是被影响了?

转过头看向两位审问官,阿尔文并没有紧张,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撒谎,当即开口“不认识,我没有看报纸的习惯,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甚至昨天才听说过他。”

黑衣服审讯官没有任何表示,姿势都没换,再次开口:“你之前的口供是否全部属实。”

在这种像被人脱光衣服观察的感觉下,阿尔文诚实的回答道:

“全部真实。”

审讯官身体前倾,双手撑着小桌道:

“你制服那几个抢劫犯,离开公寓的时候是几点?”

“一点,凌晨一点。”突然感觉思绪有些混乱,眼前的人变成了一条狰狞的巨龙,金色的兽瞳紧紧盯着自己,一声巨大的咆哮。

吓得阿尔文猛然一惊,瞳孔收缩,急忙想要回退。

这时巨龙突然开口:

“回答我。”

一道剧烈咆哮声仿佛在自己耳边响起。

阿尔文眼中流过一丝温热,灵视恢复正常,眼前还是那个审讯室,根本没有什么巨龙,很快明白,这是心理医生的非凡能力,“震慑”。

他表现出被惊吓的状态,艰难回答:“把他们控制住后,期间我有专门看过时间,之后直接去了房东太太那里,在她的帮助下,找到了贝诺律师,因为拿了老师的左轮手枪,我想这可能会带来麻烦。”

阿尔文感觉到庞大的压力消失不见,对面的审讯官闭上了眼睛,好像在思索什么,经过短暂的沉默。

“你可以出去了。”他睁开眼睛,语气毫无起伏的吩咐到。

他觉得这比在杰洛特那里训练一下午还累,稍有差错,心灵就会被彻底压垮。

不,如果不是我本身灵性特殊,可以在某些状况下能很快恢复冷静和理智,刚才多半已经垮掉了……阿尔文背部凉飕飕地回到走廊里。

贝诺律师对着他笑了笑,“还以为他们会讯问刁钻的问题,结果净是些没有意义的问题。”

…………

阿尔文心里翻了个白眼:“我刚刚可是被吓的半死。”

……………

“是的,我也没想到能这么顺利”阿尔文看着贝诺微笑回应到。

这时哈桑警官走了过来道:

“和我去签字,办手续。”

呼……阿尔文暗自吐了口气,彻底放松了下来。

两人来到警察局的一间办公室内,经过一段时间的扯皮,贝诺律师为阿尔文争取到了1磅6苏勒的赔偿,这里面包涵有配合抓捕三名抢劫犯的奖金。

快凌晨四点时阿尔文和贝诺律师从警局出来,一阵凉风吹过阿尔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些只是你公寓门的损失,如果家里还有其他的财产损失,可以来警察局索要赔偿,刚刚跟他们说好的。”

“你知道的,不是所有警员都那么正直,当然这需要你主动去找警察局,理论上,你最后还能获得相应的赔偿,从对方的资产里,如果有的话。”贝诺律师向着停在旁边的一辆马车走去。

天空红月依旧,街道上只有煤气路灯的光芒。

快速回想今天的遭遇,真是一波三折,忍不住想到自己是不是有霉运体质。

晋升之后自己有点自大了,无论是在文学沙龙,指出魔术师小姐手链问题,还是应付今晚的抢劫事件,

如果当时第一时间直接报警就好了,还是太贪了,想着用几个普通人练手。

今晚的序列7,“心理医生”给了他当头一棒,以后千万要小心,自己还很渺小,稳住,别浪。

坐上了马车,本来正在熟睡的悠米,听到阿尔文的声音起身伸了个懒腰,快速爬到了阿尔文的肩膀上。

贝诺律师看到悠米,屁股又稍稍的往旁边挪了挪,他刚刚在警局可是看见了,那个打劫阿尔文的醉汉被抓过的伤口,看见这只猫心里多少有些发怵。

阿尔文侧头望了眼端正坐好的贝诺律师,诚恳开口道:

“谢谢,谢谢你今晚的帮助,我该为此支付你多少报酬?”

贝诺律师郑重的摇了摇头:

“这一单免费。”

“罗莎太太帮助过我,她是我的恩人,要是没有遇见她,我的家庭可能已经破碎,只要是她私人委托来的人都是免费,虽然你是第一个。”

看着贝诺律师坚决的态度,阿尔文不好说什么,只能开口聊起了今晚的一些案情。

一路到了柑橘街,由于阿尔文距离警察局比较近,车夫先送的他,罗莎太太的车夫跟着忙碌了一夜,阿尔文下车时主动给了5苏勒的辛苦费。

街边阿尔文微微行礼,目送马车从慢到快地离去。

马车上的贝诺律师,放松了一下坐姿,眼睛忽然扫到,阿尔文刚才坐过的座位上,静静放着两张1磅面额的金磅。

穿过巷道,走向了自己公寓,推开有裂纹的木制房门入内,看见一片凌乱的景象,阿尔文一阵心累。

“队长从刚才的审讯情况看来,那个阿尔文好像没什么问题,而且他还是主的信徒”罗伯·洛穿着警察制服,向侧方的黑衣,蓝眼睛的人说到。

一辆马车在寂静的街道上飞快行驶,车厢内坐着两名“代罚者”成员,正是阿尔文在警察局遇到的两位审讯官。

“哼,主的信徒,他的表演能骗得过你,却瞒不过我的眼睛”黑衣男人,蓝色眼睛看了一眼罗伯·洛,轻哼一声开口说到。

“不是主的信徒?不会吧,我看来他挺正常的啊。”

罗伯·洛诧异的对着问道。

“哦!我没有怀疑队长的观察,只是好奇他那里露出了破绽,而队长当时为什么没有拆穿他”看着队长蓝色的眸子正看着自己,额头冷汗浮现,心里一紧,赶紧开口补充到。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他的眼睛看了你一眼,应该是看到了你脖子上的纹身,他的拂胸里礼,姿势虽然正确,但是动作生疏,真正的信徒可不会这样。”黑衣男子放松坐姿,靠着椅背,笑着说到。

“那为什么当时不直接拆穿他?”

感觉到队长队长的眼神,没刚才那么有压迫力,心里舒了口气,接着刚才的话题又问道。

“呵呵,因为没有必要”黑衣男子笑着回应到。

“没必要?”罗伯·洛这位暴躁老哥显然没有听明白。

“他信仰这件事情不重要,因为那只是一次试探”黑衣男子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试探?”罗伯·洛一脸懵逼,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他的表情,黑衣男子笑着摇了摇头道:“从我打开灵视,进入“观众”状态他好像就察觉到了什么,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一些细微的动作表情,还是暴露了他,你说什么人能在我一打开灵视,就能察觉?”

“非凡者或者天生灵感很高的人。”罗伯·洛虽然粗心,但是基本的非凡常识还是知道的,听到队长的话很快回答道,又皱着眉接着开口

“不过后者,经常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事物,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所以常常胡言乱语,常常受到伤害,一般都有些不正常,那个阿尔文看起来很正常,他甚至都能做街头画家,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是一名非凡者。”

罗伯·洛这时才恍然大悟,终于搞清楚了队长说的试探是怎么回事。

“当时只是怀疑,但是后来他从我的“震慑”中挣脱出来,才让我真正确定他是一名非凡者。”黑衣队长看着罗伯·洛正在动脑子思考,满意点头的说到。

“那队长当时已经确定,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控制住阿尔文?或者对他直接用仪式读心呢?”罗伯·洛又疑惑的开口问道。

说完这句话他后悔了,队长死鱼般的蓝色眼眸又看了过来。

“呵呵,队长我不是怀疑你,真的…………”罗伯·洛干笑两声解释道。

大勺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